网易首页-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女人-直播-视频-健康-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彩票-更多|
rss

冈田武史的辞职和卡佩罗的不辞职都是一种态度

本期网易体育《易言堂》特别节目,《世界杯军情观察室》为大家请来了来自日本足球之乡静冈,非常著名的在华友人加藤嘉一先生和北京社科院研究员金汕老师跟大家一起聊聊刚刚产生的世界杯八强。 [详细]

嘉宾简介

加藤嘉一: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用中文写作的日本人,专栏作家。被称为在中国发展的知名度最高的日本80后,也是媒体曝光率最高的在华日本人。

金汕:北京社科院研究员。[详细]

精彩观点荟萃

驹野友一不是罪人,是英雄

网易体育:看踢点球的时候,我有特别奇怪的预感,觉得这个球踢不进去?

加藤嘉一:说实话,我有同样的感觉,当通过一个镜头、电视看到第三位,驹野友一,看到他的表情和肩膀的紧张程度,绷着的,我就有不好的预感。巴拉圭是一个很有经验的强大队伍,局面对我们很不利了,这就说明结果在情理之中了。

网易体育:驹野在国内会被骂吗?会成为罪人吗?

加藤嘉一:绝对不会,因为对运动员来讲,心态非常重要。我也看了一些日本媒体的反应,“你的错就是我们的错”,这是日本的东方文化,我们共同承担责任,毕竟他是代表我们去的,他踢不了,我当然踢不了。[详细]

国际足联不能再奉行鸵鸟政策了

网易体育:因为世界杯都有这样的误判?

金汕:这次世界杯给国际足联提出了一个非常严峻的话题,如果你总是拒绝最先进科学仪器的监测,那足球可能就会失去很大的魅力,会受到很多国家的谴责,甚至在南美闹起事儿来,现在布拉德终于送口了,可以学习网球中的鹰眼,甚至是NBA中关键球的回放。

网易体育:可以有底线回放嘛。

金汕:国际足联也是希望把权力笼得越死越好,如果什么都可以用科技手段监测,那国际足联的掌控力要差好多,这里面的确有它的阴谋。[详细]

希望荷兰代表E组击败巴西

网易体育:那巴西和荷兰您支持谁?

金汕:我当然支持荷兰了,首先我认为从1994年开始,像邓加那批踢球的人,从1994年以后,我就感觉巴西的足球在走向功利,从球迷的眼光来讲多少有点儿走向堕落,它太想成绩好了,以至于当年巴西那种桑巴足球的魅力全然没有了。

网易体育:可荷兰这届也很鸡贼,打的也很功利呀。

加藤嘉一:但您放心,兴衰是有自然规律的,巴西不可能永远站在第一,靠市场原理,自然规则、游戏规则,尽可能会走向均衡、多元,包括现在的巴西也不是有绝对的实力。 [详细]

访谈实录

冈田武史的辞职和卡佩罗的不辞职都是一种态度

驹野友一不是罪人,是英雄

网易体育:各位网易的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网易体育《易言堂》世界杯特别节目——《世界杯军情观察室》,我是主持人思来。今天我们请到两位嘉宾跟大家一起聊天刚刚产生的世界杯八强,坐在我右手边的这位是来自日本足球之乡静冈,非常著名的在华友人加藤嘉一先生,加藤你好。

加藤嘉一:你好,各位网友大家好。

网易体育:坐在我左边这位是北京社科院研究员金汕老师,你好,也是非常知名的球迷。

金汕:你好。

网易体育:我们知道,世界杯八强赛刚刚打完,八强已经产生了,这些比赛中有一场大家一定看得很辛苦也很刺激,就是日本对巴拉圭的比赛,想先问问加藤,踢点球时你是什么状态?

加藤嘉一:我当时蹲下来了,我看到日本的球迷最后都蹲下来了,我也抱着同样的心态,因为我们球迷是“第12个球员”,我们所有的球迷也是抱着一种同样的心态,包括祈祷、希望,也很紧张,我比当时的人更紧张。因为我原来当过运动员,包括我当时的队友,我是专门搞中长跑的,其实自己跑不紧张,但看着我的同胞、师弟们跑时更紧张,所以相信当时我的紧张程度并不亚于在南非球场上看球的人。

网易体育:作为旁观者,金老师,当您看到踢点球时心态是什么样的?

金汕:说实话,对于这两个队,我还真没太多的倾向性,但我确实很佩服日本能踢成那样,对于谁胜谁负确实没有很强的倾向性,如果非要让我选择一个队,从本国利益出发,如果日本踢好了以后对亚洲的名额有好处,如果踢的都很糟糕,将来分配名额会更差一些。但我在网上看到一个观点,可能在中国球迷中比较少见的,在国安贴吧里有一个球迷说,当时我跟我爸、我妈都跪下了,祈祷亚洲球队的胜利。可能这在日本很多,但在中国很少,为别人的球队跪下祈祷,这是国际主义精神。

加藤嘉一:不是国际主义,是地区主义,因为足球平时的常态是国际主义的,比如皇家马德里、AC米兰,四年一度迎来地区主义,日韩朝,亚洲队,毕竟我们是代表亚洲队参加的,我当时也特别希望中国的球迷为日本加油,毕竟我们的努力就是你们的回报。

网易体育:看踢点球的时候,我经常有特别奇怪的预感,当日本第三个罚点球的时候,我对我先生说,我有很不好的预感,我怎么觉得这个球踢不进去?当球砸在横梁上时我觉得我太乌鸦嘴了,你是什么的感觉?

加藤嘉一:说实话,我有同样的感觉,当通过一个镜头、电视看到第三位,驹野友一,看到他的表情和肩膀的紧张程度,绷着的,我就有不好的预感。巴拉圭是一个很有经验的强大队伍,局面对我们很不利了,这就说明结果在情理之中了。

网易体育:驹野在国内会被骂吗?会成为罪人吗?

加藤嘉一:绝对不会,我们平时也练球嘛,练点球,他的成功率是非常高的,是整个日本队里最高的之一,所以冈田武史很惊讶,因为对运动员来讲,心态非常重要。我也看了一些日本媒体的反应,“你的错就是我们的错”,这是日本的东方文化,我们共同承担责任,毕竟他是代表我们去的,他踢不了,我当然踢不了。不可能在他回到日本后被骂成什么样,“卖国贼”什么的,这绝对不可能。

网易体育:我想他自己恐怕会痛苦一辈子。

加藤嘉一:他哭了很长时间,包括他接受采访时满脸都是眼泪,当然冈田武史恐怕要辞职了。

网易体育:我们知道世界杯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很多倒在点球上的悲情英雄,一般荷兰队和英格兰比较多,这种悲情英雄让大家记忆更深刻一点。

金汕:是,倒在点球前,人们记忆最深的可能就是忧郁王子罗伯特.巴乔吧,我在意大利失败后写了一篇“我不想意大利,我只想巴乔”,那篇文章的点击率有四五万,很多女球迷说看了这文章真的哭了。倒不是文章好,而是巴乔在罚失点球那一刻,悲情王子巴乔,球踢得那么好,又那么让球迷喜欢,可是蔚蓝色的眼睛在这一刻的残酷面前破碎了,那一刻可能是最让人难过的时刻,当然还有很多,普拉蒂尼、苏格拉底……但巴乔那一刻可能是历史上点球最悲情的一刻。

网易体育:从这个角度来讲驹野友一可能也会成为日本足球史上不会被忘记的人物。刚才说到冈田武史,其实在我们看来他带队的成绩并不算差,虽然世界杯前打比赛打的并不好,但我觉得在世界杯上打到16强已经很不错了,没有必要主动辞职,你看卡佩罗,人家说我就不辞职。

加藤嘉一:上一届世界杯中我们进入了16强,但没进入加时赛,这次应该说是有所突破,很多中国球迷都觉得他带得很好了,但我们日本的文化是你没能够遵守原来的诺言,比如他曾经说过要进四强、八强,这样冈田武史自己要负责任,而且他说,我们发挥了百分之百,肯定能赢。但他在随后的采访中说到“我没能够让他们赢,作为主帅,这都是我的责任。”按照日本的惯例,包括我们的政坛也是这样,你没做好就辞职,辞职对日本人来讲是一种负责任的方式,这就是文化的问题。

网易体育:像卡佩罗那样回去说“我就不辞职”,等着英足总开掉他之后付很高的违约金,这是什么态度?是契约精神的态度吗?

金汕:正如你所说,如果卡佩罗主动辞职……他是这次世界杯薪金最高的教练,可以说收入位居第一,英格兰也不是他的国家,他不需要向国人谢罪,他的国人是意大利,可能他也觉得挺窝囊,愿意在欧洲杯重新展现他教练的风采,问题是这次他掉价了,可人们对他期望很高,因为英格兰打预选赛的时候挺费劲的,这次他好象非常轻松的就赢了,所以给人了错觉,作为世界一流教练,钱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可能就是要赌这口气。像冈田先生这样的,一个是因为日本的文化,我原来就听说过日本的一种文化——及时引退,当干得不好,或是干得很好不能再好的时候就及时引退,其实我觉得里皮就是一悲剧,上届拿了冠军,意大利的民族英雄,你何苦再捡这么一个烂摊子,把以前的光彩都折掉了呢?很多人采取及时引退的方式我觉得是对的。

网易体育:这可能是东方文化中的思维。

加藤嘉一:把握一个度。

网易体育:过了度就不好了。那场比赛中球迷情绪都怎么样?

加藤嘉一:当然很失落了,当时丹麦对日本,给大家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绝对是世界杯开场以来最精彩的定位球,包括那场对巴拉圭,巴拉圭第一个定位球,巴拉圭特别警惕,我们都可以在屏幕上看到。

金汕:尽量在禁区外少犯规,不给你任意球的机会。

加藤嘉一:先做好防守,然后反击,依靠本田圭佑的个人才华,其实这已经给日本球迷留下了深刻印象,让我们的球迷变得很自信,我们日本很行,很可以,在情绪高涨的时候我们把它叫做“惜败”,那场比赛是世界杯开始唯一的一场点球赛,很可惜,我们整个的心态是你们辛苦了,你们确实全力以赴了,回国好好放松一下,好好休息吧。

网易体育:所以他们回国受到了英雄般的鼓励?

加藤嘉一:对,大家会鼓掌,为祖国带来了荣耀。

金汕:如果日本的球队一败涂地……

网易体育:比如小组赛打的不好。

金汕:像中国足球似的臭的不能再臭了,你们会怎么样?

加藤嘉一:我也曾经作为运动员,当你打的很好的时候大家也会很低调的鼓励你,打的很不好的时候也是会让你别伤心,还有下一次,别难过,是这样的感觉,日本人不管是对非常好的成绩还是非常不好的成绩都能够把握一个度,我觉得这点很重要。作为一个国家队的足球,要有群众的基础,背后有支撑的后备军,我们说“球迷是第12个球员”,他们的力量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他们的心态很不对,要么特别极端……

网易体育:好就把你捧上天,不好就踩在脚底下。

加藤嘉一:这样太极端了,球员踢球的环境,舆论环境,甚至有可能改变整个球队的水平,在这个意义上,日本足球届整体还是比较健康的。

网易体育:从这个角度讲,中国足球差,可能也跟中国球迷素质不高有关系?

金汕:你这么说留神点儿好,别人会说你的(笑)。

网易体育:中国足球这么多年让我们伤心很多次,他们不好的时候我们也得鼓励他们,谁让这是咱自己的国家队呢?

金汕:我也知道刚才你的话是玩笑话,说一个正经话吧,怎么说呢,说中日都属于亚洲,但确实文化有很多不同之处,因为中国体育跟它的历史渊源很有关系,一百多年来一直受压迫嘛,过去叫“东亚病夫”,所以非常期望用体育成绩摘掉东亚病夫这个帽子,几十年前这是一个很有效而且也很能鼓舞人民士气的东西,但这东西走过头会让老百姓觉得你成了就是民族英雄,败了就是卖国贼,所以这种宣传是双刃剑,弄不好会走到另一个极端,心态不一样。

网易体育:脱离开日本这场比赛的话题,我们都知道,在争夺八强的比赛当中,最受到争议的实际上是裁判问题,在德国和英格兰以及阿根廷和墨西哥的两场比赛中都出现了非常非常低级,让大家无法容忍的……错判,国际足联在是否推行电子裁判等辅助设备的问题上,还是没有定论,这两场比赛后几乎是被舆论围攻,不知道你当时看了这两场比赛是什么感觉?

加藤嘉一:误判,裁判后来通过视频肯定能知道,但我觉得一方面可能是他现场没注意到,当然我不是专门搞足球的,关于制度的细节我不知道,但毕竟他当场没有提出来,后来说了也没有办法,裁判也是人嘛,可能裁判确实没有看到,当然,他的工作没有做到位,所以有义务遭遇指责,国际足联也应该对此负好责任,给个表态也好或是怎么着。但纯粹靠当时动态时裁判与被裁判的关系,我觉得也确实有无奈之处,他没有看到。当然这对英格兰来讲是很糟糕的。

网易体育:如果当时他们进了就是2-2嘛。

加藤嘉一:我以为贝克汉姆会提出抗议,通过他个人的影响力去推翻结果,我想了很多乱七八糟的,可能您这方面更专业。

金汕:那倒不是,当时看到后我真的非常非常震惊,这么重要的比赛,后来有人比喻成是1966年的英德大战,也有人说,谁让英格兰当时占了便宜。但不一样,现在人们很难说那个球进没进,也可能是进了,也可能是当时没进,也就是它的确在进与不进之间,很可能进了也就一公分,但这球打进去半米啊,这么荒唐的错误在中超都没有打进半米不算的,后来我说第一,太荒唐了,第二,中国裁判压力能减轻好多。

网易体育:因为世界杯都有这样的误判?

金汕:但如果有裁判这样讲,我会对中国裁判讲,依然不一样,如果这个球这么荒唐,他没拿钱,都是可以原谅的,你吹的可能比他好一点,像是陆俊的哨吹得不错,但你拿黑钱了,那就可以说你是最下流、低级的裁判。但人们现在一直在议论这件事,而且有人提出各种阴谋论,有几个球队老占便宜,一个是阿根廷,其中提到阿根廷有一个国际足联的副主席如何在里面呼风唤雨,因此越位球也不算,跟尼日利亚的犯规球顶进去的也算。当然,我们只是作为一种猜测,不过的的确确,这次世界杯给国际足联提出了一个非常严峻的话题,如果你总是拒绝最先进科学仪器的监测,那足球可能就会失去很大的魅力,会受到很多国家的谴责,甚至在南美闹起事儿来,现在布拉德终于送口了,可以学习网球中的鹰眼,甚至是NBA中关键球的回放。

网易体育:可以有底线回放嘛。

金汕:作为任何一个执政者他都不愿意用科技手段,因为太科技手段了人就不好操纵,但任何一个掌权者……不仅仅是中国足协,国际足联也是希望把权力笼得越死越好,如果什么都可以用科技手段监测,那国际足联的掌控力要差好多,这里面的确有它的阴谋。

加藤嘉一:我觉得可能中国国民的想象力太丰富了,毕竟都是人,国际足联是人,裁判也是人,当然确实很有可能,裁判在中间站着看,可能没看到,其实我觉得这种情况会发生,像地震一样,不能排除它的发生,可能这次国际足联应该把他开除,给予应有的交待,这肯定是需要的,否则英格兰肯定受不了,但事情已经过去了,对于过去的事情不能再假设,这是运动里的基本规则。有他们,有国际足联,有裁判员,我们才能踢球,对于合作伙伴的失误,我们有义务好好指责他,让他们给出合理的交待,但我觉得对这种事情不能鼓吹阴谋,鼓吹黑钱、假球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觉得没有必要。

网易体育:还是把它放到足球世界中来。

加藤嘉一:对,我们可以通过这次的误判吸取某些教训,即使是国际足联也会犯错误的,当然,这对中国足球来讲也是一种安慰。

网易体育:假设这个误判发生在了日本队身上,当场裁判作出了不利于日本队的判罚,比如该进的球没进,或者没进的球判进了,日本队因此被淘汰,最后国际足联发表声明说我确实犯错了,把裁判开掉了,作为一个被伤害球队的球迷,你能接受吗?

加藤嘉一:这是作为体育人的一种精神状态,如果能改变,比如在田径比赛中的一些标枪运动,有些人吸了兴奋剂因此收获了金牌,这种可能性是有的,在田径比赛中这种情况非常多,但足球完全是在动态中,这种可能性是非常小的,我们肯定会提出很遗憾,表示抗议,也许在幕后日本足联和国际足联间会有一些谈判,但我们是没法儿知道的,作为球迷,一方面很生气,也非常遗憾,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没有办法的话就只能靠时间让它慢慢平静下去,这也是一个教训吧,我们不能指望太高,人家也是人,我觉得作为体育爱好者你应该有这种包容心,不能完全从国家利益、民族精神这个角度来讨论一切。既然是个体育爱好者,我更是作为曾经的运动员,对此应该表现出一种宽容的态度,如果因此被说成“你是卖国贼”,我也接受。

网易体育:其实我也问过一些退役的球员,他们也说这种错判在足球场上经常发生,当时真的非常非常气愤,但过后他们反而会忘记得比较快,因为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有吃亏的时候肯定也有占便宜的时候,不会一辈子都倒霉。

加藤嘉一:他有他的好处。

网易体育:运动员会忘得比较快,相反是媒体和球迷会记得比较长,从这个角度来讲可能也是被世界杯留点儿谈资,当然我这话绝对不是说不要引进科技,像这种完全会改变结果的错判还是应该引进,比如底线增加一个裁判,或是用红外等方式,这还是应该的。

金汕:你刚才说的前半句话不仅仅是你说的,还有一个非常大的人物曾经说过,九十年代初时当时的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说“误判是足球魅力的一部分”,让很多球迷津津乐道,过了多少年后也作为谈资。

网易体育:1966年的英格兰那个球德国球迷已经谈了44年了,估计今天这个球英格兰还得再谈44年。

金汕:或许当兰帕德已经老眼昏花时也许依然会有记者采访他“当时那个球你没有进去,你是什么感觉?”我觉得会有这个场面。之所以足球这么吸引人,我觉得它很像一个模拟的人生,人生中不可能都是公平。

网易体育:也不可能多重来。

加藤嘉一:没错。

金汕:所以要全部推翻重新来过就没多大意思了,一个完全公平的社会是不存在的,完全公平的球场我觉得不可能,另外,如果是完全的公平,确实也没多大意思。

网易体育:完全公平那就是电脑游戏了。

加藤嘉一:是乌托邦。

网易体育: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些悲喜可能也是我们生命中不可避免的,相反它是我们的记忆,是我们未来可以去考虑的。

加藤嘉一:何况这是国际合作,语言障碍什么的都存在,肯定有很乱的一面,有很多没做到的一面,这是世界杯的亮点,我觉得应该站在这种高度来看待。

网易体育:之所以我心态比较好,可能是因为两次误判的受益者都是我喜欢的球队,如果我是英格兰的球迷可能也不会这么平静。

金汕:国际足联倒不是为了一己私利,而是为了足球更长远的发展,比较典型的是1994年巴乔的意大利队对保加利亚斯特伊科维奇那支球队,当时国际足联的秘书长在不慎之中泄漏了天机,他说了一句话:这场球如果保加利亚要赢了,我们这么多纪念品卖谁去?一是保加利亚人口很少,和意大利没法儿比,另外意大利的足球市场是保加利亚的几十倍,如果意大利赢了,对于国际足联来说推广这项运动乃至它的经济效益是不一样的,果然有个录像,意大利的一个球员近距离拿手撩球都没判,倒不是他受贿了,而是客观结果就是这样,所以也可以理解吧。
但为什么中国人看裁判会有比较计较的心理呢?因为中国从职业化联赛以后,裁判太嚣张。

网易体育:受贿很嚣张。

金汕:不能说各个都是吧,但相当一部分都可以用哨子操纵比赛,同时也玩弄观众,观众声嘶力竭的加油,他一声哨子就把你的努力结果了,所以中国球迷对于裁判有一种本能的反应,在中国确实有这样的情况,不收钱就别想赢,甚至底下说,如果不给钱,进去球也给它吹出来。

加藤嘉一:但这也不是主流,这是中国特色。

金汕:你也知道中国在反黑,随着制度进一步的完善和清理,我想会好一些。

网易体育:所以也有人说,往往弱者才更容易有受害心理,因为在生活中他一直受到迫害,他觉得他生活中都是不公平的,所以觉得凡事都是有阴谋的,如果我们是一支强大的队伍,在世界杯上能好好表现,可能我们的心态不会是这样,但这对于中国足球来讲可能还是很遥远的未来。

金汕:你说的弱者论非常对,中国足球不能说是世界上最弱的,但也是相当弱的,为什么说他是弱者呢,因为他们始终受到操纵、愚弄,你说我们球迷干嘛呢?给你鼓了半天劲,你底下都算计好了,给裁判塞钱,已经把比赛的命运决定了,从这点来说,一方面中国球迷是非常好的球迷,另一方面也是挺命苦的球迷。

网易体育:从这个角度来讲,日本球迷是很幸福的,这些年看着日本足球在蒸蒸日上的道路上前进。

加藤嘉一:因为群众,球迷很健康,不管国家的表现如何,我们球迷的心态都比较稳定,在成绩特别好的时候喜怒也不波动的太厉害,这几年天天接到中国记者的电话,在八十年代时连中国队也不把你放在眼里,但你这二三十年发展的这么快,其实六十年代奥运会时日本足球还是比较好的。但我作为运动员也很清楚,运动是有高潮低谷的,也不能简单的说那时候那么好,后来不好了,现在又好了是有什么秘诀吗?也没有什么秘诀,就是你练好该练的,球迷喊好该喊的,休息也休息好,就是这样,没有什么秘诀。还有就是我们从小跟同学一块儿踢球,互相尊重,也没有什么要通过它赚钱出名(的想法),就是纯粹的寻求踢球的快乐,我是来自静冈的,我们从小有一个非常宽松的环境,没有人给你压力,父母也不可能通过孩子练球从中赚钱,没有任何这种心态,所以我今天发表了一篇文章《中国足球出发点不对》,出发点不对,那什么都不对了。

网易体育:从根儿上就走偏了?

加藤嘉一:已经走偏了,当然现在中国足球有体制的问题,很多很多的问题,但最根本的问题是你为什么踢球?是为了赚钱?为了出名?如果这样想,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不行,这样绝对没有可持续性,你看,巴西队的孩子,他们有没有场地?没有啊?有球吗?没有啊。你不要指望那么多。所以我觉得现在中国的足球,大家把足球抬得太高了,本来就是一种运动。

网易体育:本来就是一种游戏。

加藤嘉一:对,没错。

网易体育:我们也知道在日本曾经有过一个……我小时候看过的漫画,《足球小将》,最早开始看的时候觉得太玄幻了,怎么可能是这样呢?但十多年过去后发觉日本足球几乎是按照那个书开始写的,真的走向了世界舞台,当然,那些像杂技一样的动作是不可能出现的,但是成绩确实一步步起来了,当时觉得这部漫画像一个预言,我非常喜欢,你小时候也看吧?

加藤嘉一:当然了,大空翼,那是在我老家发生的故事,确实静冈培养了很多国家队的球员,所有的足球爱好者都看过,我也希望成为大空翼那样的人,给人一种鼓励,那是少年队嘛,对他们来讲这是最好的鼓励,他们都追求一个虚拟化的境界,大家都往那个方向奔跑,所以我说,那部漫画对日本人来讲是非常非常有影响力的。

网易体育:中国足球发展不好可能还缺少这样一部漫画让那些孩子有梦想,我记得很清楚,大空翼在第一集里说了一句很重要的话“足球,是朋友啊。”我想有这样的心态可能才能更好的热爱足球,为这项运动努力奉献自己。说完这些话题,接下来就将展开四强争夺战,你的祖国出局之后会转而支持谁呢?

加藤嘉一:当然是荷兰队了,毫无怀疑。

网易体育:为什么呢?

加藤嘉一:他们是打败我们进去的啊,这是我的正常思维,当然就我个人而言最喜欢的是巴西队,因为我小时候身边有很多巴西的朋友,包括拉莫斯,他们到了日本,包括邓加,巴西的教练,都曾经在本待过,我们对巴西特别有感情,心理上当然会喜欢巴西队,但这次世界杯的格局,我们在F组,荷兰队打败我们进去了,它就代表了F组,按日本人传统的思维方式,你是打败我进去的人,那你就要替我好好加油。

网易体育:哦,要他们取得更好的成绩。

加藤嘉一:对,所以我特别希望荷兰队打败巴西队。

网易体育:我还以为你这场比赛会很纠结呢。

加藤嘉一:不纠结。

网易体育:金老师怎么看?

金汕:先说您这个问题,这个倒真是感到日本人的思维方式跟中国人不太一样,咱们也遇到过这种情况,1982年时西班牙世界杯,当时新西兰和沙特阿拉伯两个人做了一场球,实际上中国一只脚已经踏进去了,他们故意输五个球,把中国踢出去了,中国当然很恨新西兰了,新西兰在1982年世界杯一场没赢,一共输给苏格兰5-2,输给苏联3-0,输给巴西4-1,一共丢了十多个球,中国球迷就特别高兴,汰!让你们玩中国。

加藤嘉一:在足球比赛结束时他们都会握手吧,会拥抱吧,因为彼此都尽力了,那场球肯定让双方产生一种感情,你们是我们的战友,我们共同努力过了,下一场,你替我加油。我觉得这是作为运动最基本的心态,我不可能希望……你们是打败我们的人,那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金汕:当时他们做了一场球,危害了我们的利益,当时你们年纪肯定很小,作为我们成年球迷,一看巴西灌的新西兰找不着北都特别高兴,该!谁让你把我们陷进去。都是这种想法。

网易体育:那巴西和荷兰您支持谁?

金汕:我当然支持荷兰了,首先我认为从1994年开始,像邓加那批踢球的人,从1994年以后,我就感觉巴西的足球在走向功利,从球迷的眼光来讲多少有点儿走向堕落,它太想成绩好了,以至于当年巴西那种桑巴足球的魅力全然没有了。我们在1982、1986年时,你们年纪都小,那时候巴西的球踢的,济科,苏格拉底还有法尔考,当时踢球我还记得特别清楚,有一次赢苏格兰3-0,苏格兰教练下来后怎么说?一般都会很生气的,但苏格兰教练说“输给巴西这样的球员一点都不丢脸,巴西人可以教我们怎么踢足球”,但现在没有人这么说巴西了,因为他们完全太功利了,把球完全当做致胜武器,他们这么强大的力量也经常玩起防守反击。

网易体育:可荷兰这届也很鸡贼,打的也很功利呀。

金汕:但从总体来说,我觉得荷兰的攻击性还是比巴西强一些,就是意识上的。另外从风水轮流转的角度,荷兰队对现代足球贡献太大了,尤其从克鲁伊夫,门森布林特,内森肯斯,1978年争冠军,在阿根廷打又输给阿根廷,非常冤,所以我觉得他们对世界足球有那么大贡献,应该轮他们一次了。还有,我感到世界足球应该走向多元化,当着日本先生说,乒乓球为什么缺少一些魅力?因为它老是中国的,比如五届比赛有三届冠军是巴西的,这项运动就会慢慢变得没有意思了,当有一个球队在这里面别人都无法战胜你时,我觉得这种比赛就没有多大意思。看世界篮球比赛为什么没有NBA好看?因为NBA谁都可能胜或负,但打世界篮球,谁都没法儿跟美国练,包括在奥运会上,西班牙发挥那么好最后还得输他十分,当一种比赛在一种格局里别人通过努力都无法战胜它……

加藤嘉一:但您放心,兴衰是有自然规律的,巴西不可能永远站在第一,靠市场原理,自然规则、游戏规则,尽可能会走向均衡、多元,包括现在的巴西也不是有绝对的实力。

网易体育:从我的角度来讲,我确实也不希望巴西赢,因为下一届他们是主办国,东道主的优势实在太大了,太有可能拿冠军了,我们总不希望看着两届都一样吧?所以从这个角度我支持一下荷兰吧,虽然我并不是荷兰球迷。另外一场大家特别关注的比赛是德阿之间的较量,作为两个误判的受益者,你怎么看这场比赛?

加藤嘉一:当然我觉得德国、阿根廷实力上还是挺匹配的,就我个人的情感而言还是希望德国队赢吧,因为日本跟德国很多地方有一种相互的情结,因为我们跟德国人很容易相处,那种执着,日尔曼民族、大和民族,还是比较相似,这不是二战(思维),跟这没有关系,对于德国,可能我们从情感上更贴近一些,我觉得德国队会发挥得比较稳定,阿根廷的梅西就不用说了,很棒的球星,但他的发挥,包括的他的防守,可能会不稳定。所以我认为实力匹配,但是阿根廷是很强大的队伍,所以不好估计。

网易体育:相对来说你希望德国赢?

加藤嘉一:对,这次16强里的南美太强大了,就像金老师说的,足球运动应该多元化,应该均衡分布。

网易体育:所以还是应该让欧洲队进去一个,金老师觉得呢?

金汕:我也觉得德国要是取胜会让欧美(欧洲和南美)之间更平衡,另外还不能说德国占了英格兰多大的便宜,到了最后你看那球玩的,打来打去,我看了一下,德国队这次的队员年龄结构非常年轻,大眼睛的厄齐尔,21岁,球玩得那么好。虽然德国队在克林斯曼的时代过去之后好象沦落了,但还真不能这么看,对于这样一个足球大国,技术那么好,身体又那么棒,这么快的崛起,我感到这个球队让我非常吃惊。

网易体育:而且德国足球的未来肯定很好,因为他们已经包揽了欧洲几个年龄段青年赛的总冠军,现在全都是德国的。

金汕:跟德国的民族性也有关系,第一可以说他们是最顽强的球队,有人讲,你很难把德国队打倒,有一个例子,这次他们罚失了一个点球,但他们居然能够保持20多年的点球不败,这是什么心理素质?另外所有互射的点球大战到至今一场没战,日本碰上巴拉圭有点儿倒霉,但巴拉圭要碰上德国它赢不了,因为他从来没输过。还有一个,这个民族确实是圣者如云,马克思、恩格斯,还有黑格尔等等哲学大家……所以他们在球场上非常严密,很理性,2002年的韩国当然也有裁判的问题,但踢的好的时候是意大利也挡不住、西班牙也挡不住,国际足联也着急了,真让韩国拿冠军也有点儿太大发了,但它碰上德国,不仅没进球,基本是没射门,你看他严密的,韩国能钻西班牙,能钻意大利,到他那儿全都实现不了,他太知道怎么利用自己的优势了,巴拉克将一米九的身体往那儿一横,你再跑也过不去。我当时写一篇文章,国际足联监管终于松了一口气,碰上德国真是他们倒霉,基本没有正经射门。所以我感到这个球队真是很了不起的球队,即使这次折在马爷手里,但下一届,无论对巴西还是阿根廷都很难。

加藤嘉一:而且我很多女性朋友都觉得德国主帅实在太帅了,勒夫。

网易体育:所以人气比较高。

加藤嘉一:对。

网易体育:但是老马的人气也很高。

金汕:老马引人注意可以说是他的那种老大的风范,甚至有点儿匪气。

网易体育:他很可爱。

金汕:那么重要的比赛,跟个大爷似的,唱着歌儿就下来了,但是勒夫呢……

网易体育:那是型男。

金汕:应该说那不是你们这个年龄喜欢的人了,他都50岁了,应该是老帅哥了。

网易体育:没有吧,正是现在女球迷很喜欢的岁数。

金汕:是吗?应该是中年女球迷喜欢的呀。

网易体育:我既喜欢阿根廷也很喜欢德国,但我觉得让阿根廷当垫脚石心里很不忍,但终场哨响起时必须得有一支球队离开南非,不管是哪支球队,四强比赛很快要打响了,世界杯比赛已经只剩下八场了,希望球迷们在未来都能好好享受这八场比赛,因为世界杯四年才一次,我们下次再见到它的时候就要在2014年了,谢谢两位嘉宾,也谢谢网友们,希望大家在未来这几天好好看球,我们要快乐的跟世界杯一起感受足球的魅力。
谢谢网友,谢谢你们。

经典语录

兴衰是有自然规律的,巴西不可能永远站在第一,靠市场原理,自然规则、游戏规则,尽可能会走向均衡、多元,包括现在的巴西也不是有绝对的实力。

--加藤嘉一

 

 

相当一部分比赛可以用哨子操纵,同时也玩弄观众,观众声嘶力竭的加油,他一声哨子就把你的努力结果了,所以中国球迷对于裁判有一种本能反应,在中国确实有这样的情况,不收钱就别想赢,甚至底下说,如果不给钱,进去球也给它吹出来。

--金汕

滚动图集

  • 加藤嘉一金汕接受采访
  • 金汕
  • 加藤嘉一
  • 加藤嘉一金汕

往期回顾

如需在专题页面中调用微博模块,请使用频道微博

小编微博——接受邀请

编辑:杨牧
制作时间:2010.07.01
网易体育,运动无处不在  
主编信箱 热线:020-85105345 给网易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