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象不断!黎兵跟川足没签合同 转让不利因巨额债务

2019-04-18 10:03:40 来源: 足球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特约记者林志雪报道17日中午,疑似四川FC队员渠成在微博上发出一张图片,图片上的场景疑似是球队食堂餐厅,只有三个菜一个汤,分量也不多,“现状就是这样!还能怎么样?有人管?没有!”


这张图片又一次引爆了四川FC队窘迫的现状。球队自2019年起,教练、球员、工作人员等都没领到过工资……

[ 罢训 ]

今年未领过工资

自大观集团与四川安纳草签转让协议后,球队陆续补发了2018年10、11、12月的工资。4月15日本是俱乐部发工资的日子,但球员们的工资卡上却没有钱出现。

4月1日,四川FC队员推举了老队员陈涛、本土老队员干颖波以及队长肖震等6名队员前往四川省足协,将全队队员签名的现状说明(未发放工资)递交到了省足协领导手中。

4月3日是球队结束假期的日子,正当教练组成员准备从市区的家里去都江堰基地的时候,球队的微信群里先有队员们表示,“今天不想训练。”随后,不少队员跟进,都纷纷表示不想训练了,教练组瞬间无语,也只能尊重队员的选择,不过教练组不希望家丑外扬,告诫队员,不要向外界透露不训练的事情,如果有人询问就告知,“球队仍然在假期中。”

但是,球队罢训的事情还是很快被外界披露。在罢训事件发生后,4月4日,大观集团的董事长凡哲浩赶到基地与队员见面,在此次见面中,凡哲浩一再给队员打气,并确认目前仍然就收购俱乐部与原投资人何亚平进行磋商,收购事宜在积极推进中,并且表态,“1、2月的工资是何亚平的事情,但是3月份的工资和奖金由大观支付,队员们一定要相信我……现在我和队员们是一条绳上的,我已经投入了1000多万元。”

打了这针鸡血以后,球队在4月6日主场与梅州客家队的比赛中2比1击败对手,凡哲浩在现场观看了这场胜利。按照以往给队员宣布的奖金发放时间,上周三(4月10日)球队应该发放赢球奖金,但是奖金并未到位。

上周客场与杭州绿城的比赛中,球队2比3输球,在输球后,球队执行主教练李胜在微博中流露出了辞职的念头。

输球后的第二天,球队实际主教练黎兵、教练彭晓芳带领主力队员返回成都备战本周的中甲联赛,李胜、冯峰、守门员教练毕建涛带领替补队员前往山东淄博备战16日的足协杯比赛。4月15日,是球队发放工资的日子,但队员们仍然没领到一分钱工资。

从去年7月开始,俱乐部就没能按时发放工资,拖欠工资的情况让队员们已经麻木,“我们现在训练和比赛都不是为了挣工资和奖金,大家纯粹就是对足球的热爱和球队的不舍。我们辛辛苦苦取得的中甲资格,是靠我们自己流汗、流血拼出来的,大家还是希望能努力地踢球。”队员们现在基本就靠这些信念在支撑,至于什么时候能领到工资已经麻木了。

[ 夹心 ]

教练组也想过辞职

现在最尴尬的其实还不是卖方和买方的老板们,教练组夹在中间是最难处的一群人。

外界曾经询问俱乐部总经理马明宇,黎兵为什么从来不在替补席出现。马明宇的说法是,黎兵有腰伤不适合久坐,所以没出现在替补席。这显然是一个托辞,实际情况是,黎兵目前并未与俱乐部签署工作合同。

在凡哲浩与何亚平草签转让协议后,经历了数次转让搁浅的遭遇,黎兵坚持要等双方正式签署协议、召开新闻发布会后才与新东家签工作合同。虽然没有合同,但黎兵表示,自己会尽主教练的义务,正常带队训练,指挥比赛,只是比赛的时候自己不出现在教练席上。黎兵也确实按照自己的承诺在工作,除了比赛期间不在替补席出现,平常训练、休息室战术安排等事务仍由他负责。替补席的指挥权交给了去年就实际一直在负责现场指挥的执行教练李胜。

虽然没有合同保障,但球队上下出现任何事情都眼巴巴地望向教练组。“我们现在能做什么?球队的现状大家都知道,我们能去苛求队员做什么?队员问我们情况,我们实际上也是什么都不知道!”一名教练说,从2月份开始备战今年联赛开始,教练组只见过一次何亚平,见过三次凡哲浩,俱乐部转让的具体进展到了什么程度,他们也不清楚。

在13日输给绿城以后,教练组曾经想本周就向俱乐部提出辞职,但四川省体育局相关领导对他们进行了挽留。领导们都清楚,作为现在球队真正的主心骨,一旦教练组离开,球队就真正垮了。“我们现在最尴尬,球队一旦打不好,第一责任人还是教练组,但是,队员连基本工资都保障不到,我们又怎么去苛求队员?”

[ 拉锯 ]

新冒出的巨额债务

原安纳俱乐部的投资人何亚平与凡哲浩就转让股权一直在纠缠,具体的结果外人很难知晓。本赛季第一场联赛结束后,双方敲定了最终的转让费在1.6亿元左右(包含约8000万元的债务),约定最后的股权转让时间是4月10日,但是到4月10日,双方仍然没有完成交易。

在交易过程中双方就财务审计后不断出现的债务反复拉锯,据传闻最后卡在了俱乐部的各种债务之上。作为接手方的凡哲浩方面认为,何亚平之前隐瞒了许多债务问题,这些债务远远超过了之前披露的8000万元,而超出8000万元的那部分债务不应该由自己承担。何亚平则认为,所有的债务都应该在转让期间解决。据介绍,如果按照何亚平的要求,俱乐部股权交易的数额将超过2亿,这对于一家中甲升班马来说属于天价。

目前,转让最终还是卡在交易金额上,如果按照之前约定的1.6亿进行交易,除去全部的债务,何亚平几乎不会从这次交易中获得多少现金收入,这可能是何亚平迟迟不同意交易的原因。毕竟在此前的三年多时间内,据说何亚平先后向俱乐部投入超过了2亿元。

目前,双方仍然在就股权转让进行磋商,但最终的结局谁也说不清楚。何亚平之前曾向四川省体育局相关领导表态,即便不进行股权转让,自己也会寻找资金继续玩下去。但这些资金是否到位、什么时候到位,现在也是疑问,毕竟球队已经三个月未发放工资了。按照中国足协规定,一旦队员向中国足协递交仲裁申请,足协将判定队员获得自由身,可以自由转会。越临近联赛二次转会窗,这样的危机越严重,毕竟目前四川FC队的大部分主力队员的能力,作为自由身在中甲、中乙赛场上不愁没有去处。

不过截止目前,四川FC队员还是非常团结,大家都希望能继续努力比赛,保住自己辛苦得来的中甲资格,只是这样的硬撑能撑多久、欠薪问题何时能解决,没人能给出答案。

张泽农 本文来源:足球报 作者:林志雪 责任编辑:张泽农_NS573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学十几年英语不敢张口说,原因在这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体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