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变印第安后裔?厄文认祖归宗背后,不仅是一笔笔血债,更是一声声呐喊

2018-08-25 07:13:32 来源: 网易体育
0

(本文为网易NBA栏目《盲点》第32期,欲看往期,请点这里

2015年11月23日,达拉斯降生了一个小女孩,她的父亲给她取名Azurie Elizabeth Irving。

这个父亲就是凯尔特人当家球星厄文。女儿名字中间的Elizabeth对厄文来说意义非凡,他身上有Elizabeth字样的纹身,就连专属球鞋上也有Elizabeth的字样。

厄文

原因很简单,厄文的妈妈就叫Elizabeth(伊丽莎白)。“妈妈,我把你放在我女儿的名字里,因为我知道你会永远保佑她,就像你保佑我们一样。妈妈,我爱你。”厄文曾动情的说。

1996年9月9日,伊丽莎白死于脓毒症综合征。脓毒症是指由感染引起的全身炎症反应综合征,临床上证实有细菌存在或有高度可疑感染灶。

厄文

那个时候,厄文才4岁,厄文唯一的姐姐Asia也仅5岁。这么多年以来,厄文和姐姐无时无刻不怀念自己的母亲,除了厄文用各种方式致敬母亲之外,成为时尚设计师的Asia也以Elizabeth来命名自己的店。

对一个4岁的孩子来说,失去母亲无疑是天大的打击,这也让他的成长失去了很多东西。虽说在父亲的引领下,厄文走上了一条成功的道路,但母亲的早逝仍然是他心中无法消除的隐痛。

厄文

可偏偏有人触碰他的隐痛。去年,球爹家族的炒作引起NBA世界的反感,于是厄文诚恳的提了一个建议,在球哥进入NBA之后,球爹应该放手让球哥自己去闯,不用再弄那些乌七八糟的炒作。谁成想,球爹不仅没领情,反而嘲讽厄文是个没妈的孩子,没资格跟他说这些。

为此,球爹触犯众怒,遭受了如潮水般的批评,被称就是个没人性的东西。虽然厄文并未公开回应什么,但我们可以想见,他的内心受到了多大的伤害。

* * * *

2018年8月24日,厄文上了ESPN的头条,只见他身穿带有丝带的传统服饰,站在水牛皮上,在一位部落长老的祈祷声中,伴随着鼓声的吟唱,被包裹在毯子中,头上插着一根鹰的羽毛……

不了解情况的人,可能第一反应是懵逼,这是在搞什么?

厄文

厄文

其实厄文是在认祖归宗(被部落授命"小山"),他的身体中有印第安血统。他的母亲伊丽莎白是立岩苏族(苏族部落之一,归属于北美印第安人)的后裔。厄文并不是一开始就知道这一点,他在2016年才第一次提到了此事。

由于厄文的知名度很高,立岩苏族知道此事后感到很震惊,并展开调查,得知伊丽莎白来自于白山家族。

得知母亲的血统后,厄文积极支持立岩苏族反对输油管道的斗争,而且在脖子后面文上了部落的标志。今年,他给自己的球鞋推出了印有该部落标志的版本。去年,厄文为这个部落捐款达到六位数。

厄文

厄文就像找到了自己的根,一种永恒的东西,更像是通过这种方式,找到了追忆和缅怀母亲的最佳方式。

立岩苏族的过往,就是一部浓缩的印第安人悲催史。立岩苏族只是苏族这个群体下的一个小分支。苏族,又称达科他人,是美洲土著印第安人,代表苏族大联盟之内的各个部落,亦指他们使用的各种方言。

最初的苏族生活在美国西部的大平原区,跟其他印第安人族群一样以狩猎为生。但随着白人的入侵,印第安人的悲惨命运便已注定。从17世纪晚期开始,苏族人就开始抵抗英国人。而到了19世纪中期,苏族人则开始与美国政府军展开长期的斗争。

厄文

最为知名的战役当属黑山战争(又称大苏族战争)。为了守卫拉科塔人(苏族按照语言主要有三大族群,分别为达科塔、纳科塔和拉科塔)的圣地黑山,拉科塔人在大酋长坐牛及手下战争酋长疯马、高尔等人的带领下与美国政府军勇敢作战,并在著名的小大角河战役中,全歼卡斯特将军率领的号称“消灭一切印第安人”的第七骑兵团250多人,这也是历史上美国印第安人对美国政府军的最辉煌的一次胜利。

但历史终究不可逆,苏族人换来的是更残酷的镇压,甚至是屠杀。而且随着铁路的开发,北美的野牛被大量捕杀,苏族人很难再获得赖以生存的猎物。美国政府也禁止苏族人再进行游牧活动,使得苏族人不得不被迫接受白人规定的居留地,逐渐为白人所同化,历史上最后一个马背上的民族就这样成为了历史。

* * * *

历史不会因为一个人,甚至是一群人的苦难而停止前进,它的车轮过处,既是伤痕累累,也是满眼新生。

时间来到了1967年,世界早已天翻地覆,各种思想与运动层出不穷,互相激荡。1967年的美国也是如此,社会的波纹此起彼伏,涌现出各种运动,比如披头士运动,黑人民权运动,女权运动,同性恋平权运动……

厄文

这一年,一个有着苏族血统的小女孩出生在明尼苏达的圣保罗。出生仅仅9天后,她就被来自华盛顿的一对夫妻领养,这个女孩就是厄文的母亲伊丽莎白。

虽然印第安人仍在顽强抵抗着传统的全部消亡,但不得不承认的是,相当多的印第安人已经被白人同化,逐渐融入到主流社会当中。伊丽莎白就像一个美国的典型孩子一样,带着时代的烙印成长着。

在那个年代,很少有美国人不会提到政治和运动。伊丽莎白从小就精力充沛,并且见多识广,喜欢输出观点。别看人小,她心中却隐藏着一个极大的梦想,那就是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至今美国也没出现过女总统,希拉里曾无限接近)。

伊丽莎白颇具运动天赋,喜欢打排球和篮球,一直呆在校队。高中毕业后,她离开了华盛顿,来到了波士顿大学,主修政治学。正是在波士顿大学,她遇到了厄文的父亲德雷德里克,然后才有了Asia和厄文。

* * * *

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更改自己的肤色,更无法修正自己的血统。伊丽莎白的脸,具有明显的印第安特色,很容易辨识出来。

即便印第安人让出了土地,做出了各种妥协,他们的生存环境依然受到了严峻的挑战,像上面所说反输油管道运动就是典型的例子。

2016年,在北达科塔州南部,一条输油管道在挖掘的过程中破坏了苏族部落的祖坟、祷告场所及其他文物,这激怒了苏族人,他们翻过围墙,闯入工地,同开发商雇佣的私人保安发生扭打,后者动用狗和辣椒喷雾来对付他们。

这仅仅是一个缩影。说到这里,还有一个很值得深思的故事。1927年,就在苏族人曾用生命捍卫的黑山地区,著名的总统山开始动工,四位总统的头像即将完工时,当时的拉科塔酋长斯坦丁比尔也想让世人知道:印第安人也有自己的英雄。

厄文

厄文

于是斯坦丁比尔邀请一位雕塑家为疯马(黑马战争期间的拉科塔战争酋长)塑像,并从1948年开始动工,且立下规矩,绝不接受美国政府的一分钱捐款。如今,70年过去了,当年的雕塑家早已去世,工程已花费将近2000万美元,不过却只完成了面部雕塑,虽然美国政府曾主动表示愿意捐款(数额达到1000万美元),但遭到拒绝。

疯马像与总统山距离不远,只有半小时车程。疯马像虽然没有完工,但气势宏伟高大,锋芒甚至盖过总统山。苏族人似乎在用这样一种方式,诉说着他们的心声:也许我们抵抗不了现实,但心中的神圣却无法泯灭,它会生生不息,永传后世。

苏族人积极让厄文认祖归宗,也是为了借用厄文的名声,激励更多的苏族后裔站出来,走进这个部族,重拾丢失的传统和信仰。

杨建坤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CHUCK 责任编辑:杨建坤_NS4215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