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体校or学校”说不 青少年体育不是非A即B的选择

2018-02-02 10:48:39 来源: 北京晨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向“体校or学校”说不 青少年体育不是非A即B的选择

当21岁的韩国球员郑泫在澳网晋级男单四强,当越南男足闯入U23亚锦赛决赛,当美国加拿大的花滑选手一代接一代不断冒头,我们忍不住思考:中国的体育后备人才培养状况如何?中国青少年的体育需求得到全社会的重视了吗?素质教育和体育消费升级构建起科学的联系了吗?职业体育和社会体育人数的金字塔结构是稳定的吗?

本月22日,由清华大学体育产业发展研究中心和网易体育共同颁布的《星火指南》——全国青少年体育培训机构调研报告(点击了解《星火指南》评选详情)给出了上述问题的答案。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清华大学体育产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王雪莉表示:“当前的青少年体育人才培养,一定要降低原来的决策压力。原来就是非A即B型,要么去体校走专业队道路,要么放弃体育继续学业。每一种选择都是非常困难的,而且风险很大,我们需要有一种有利于未来发展的社会支持系统。”

数字?超三亿青少年培训市场

作为体育产业链条上基础性的一环,社会培训机构和校园体育共同组成的青少年体育培训承载着培养更多体育人口的使命。根据国家体育总局和国家统计局联合发布的数据,体育培训与教育在2015年总产出为247.6亿元,增加值为191.8亿元,占当年体育产业增加值的3.5%。

在人口方面,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中国统计年鉴(2017)》的数据,2016年中国0至4岁、5至9岁、10至14岁和15至19岁四个年龄段的人口分别占总人口比例为5.91%、5.51%、5.22%和5.32%。按照2016年13.8271亿人口计算,这四个年龄段的总人口分别为8171.8万、7618.7万、7217.7万和7356.0万人,总计近3.04亿。

在青少年占我国总人口21.96%的情况下,加上目前家长对于子女身体素质的日趋重视,青少年体育培训显示了巨大的市场潜力。

“青少年体育培训的市场潜力很大一部分在于‘消费升级’,因为大多数家长对孩子身体能力、性格等方方面面的要求是上升的。”王雪莉进一步解释,“这个不占家庭消费太大部分,是负担得起的。特别是足球、篮球,它们都是单价比较低的市场,一年也就两万块左右。我觉得这种消费整体还是很健康的,不会像运动式的,突然一下子上去。”

向“体校or学校”说不 青少年体育不是非A即B的选择

采样?考学造成退出体育培训

为了给相关机构以及致力于推动中国青少年体育发展的社会力量一个更好的参考,2017年网易体育联合清华大学体育产业发展研究中心开展了《星火指南——全国青少年体育培训机构评选》活动,对足球、篮球项目社会培训在全国的开展进行调研。

在报名参与评选的足球培训机构中,2017年全年招收的学员总数为66874人。培训机构学员平均人数为782人,但仅有31.58%的机构招收的学员总量超过平均值,这些机构的学员总量占所有样本总量的77.85%。

在参与评选的篮球机构中,年度招收的学员总数为46239人。培训机构学员平均人数为680人,中位数300人。除去几家学员数量规模巨大的机构,大多数篮球培训机构的学员规模仍较小。

在这些机构中,学员的年龄跨度为3岁至18岁,但主要集中在6岁至11岁之间,与小学阶段年龄吻合。显然,目前接受社会体育培训的学员均面临较大升学压力(这一现象在二三线城市愈加明显),因而在小学六年级(12岁)、初中三年级(15岁)两个年龄点,学员会选择退出体育培训,将精力转向文化课程培训,集中于准备升学考试。

资质?大多是高学历培训人员

教练员作为青少年体育培训机构运转的直接参与者,是培训机构的主力军,是学员能否接受提供高质量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

根据《星火指南》所给出的数据,所有报名参选的足球培训机构教练总数为2227人,平均每家机构拥有教练26人,其中全职教练平均数为15人。全部教练员中,拥有各级足协颁发的教练员证书的总人数为1228人,占比55.15%;拥有教师资格证的总人数为207人,占比9.29%;拥有本科及以上学历的总人数为999人,占比44.85%。

报名参选的篮球培训机构教练总数为1637人,平均每家机构拥有教练24人,全职教练平均数为10人。全部教练员中,拥有各级篮协颁发的教练员证书的总人数为397人,占比24.25%;拥有教师资格证的总人数为216人,占比13.19%;拥有本科及以上学历的总人数为1248人,占比76.24%。

除了学历和协会认证之外,王雪莉表示,在青少年培训过程中,教练的言传身教、立德立言也非常重要。“体育不仅是‘体’,还有‘育’,它是一个教育的过程。在这个育人的环节中,教练要懂得青少年心理,要意识到不仅是在教动作,还要教他们成长、面对挫折,培养他们的团队精神等。”

向“体校or学校”说不 青少年体育不是非A即B的选择


目标?全民健身不光培养职业选手

回到本文最初提出的关于“中国体育后备人才培养”的问题,以足球为例,根据《星火指南》的数据,尽管每一位学员都表示自己对这个项目“有兴趣”,但只有35名学员通过社会培训进入到职业俱乐部梯队,仅占所有决选机构总学员人数的千分之二。在篮球方面,后两个数字分别是25和千分之1.37。

不过,自从国务院下发《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以来,作为体育产业链条上基础性的一环,社会培训机构和校园体育共同组成的青少年体育培训承载更多的,并不只是职业体育人口的培养,更是对于全民健身这一国家战略的实践和推动。

事实上,经过最近几年的发展,对于通过培训培养青少年对于足球、篮球等运动的长期兴趣来看,培训机构已经起到了巩固和加强青少年对运动的感性认知的作用,越来越多的孩子们愿意放下手机走上球场,家长也愿意为他们的身心健康买单。

向“体校or学校”说不 青少年体育不是非A即B的选择

“青少年体育人才培养,一定要降低原来的决策压力。原来就是非A即B型——体校或者学校。在前者走专业路线,实现突破之后可能就会是黄金期的消退,退役后可能面临无法自然融入社会的风险。”王雪莉说,“另外的例子就是假设一个孩子正常完成高中学业、大学学业,他可以在过程中打CUBA,即便将来他打不到CBA,也一样可以有很好的未来和发展。所以,我觉得能不能降低家长过早做选择,是中国青少年体育发展的一个非常关键的环节。”

李琳 本文来源:北京晨报 作者:葛晓倩 责任编辑:陈环宇_B679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工作常用Excel技巧,专治各种头疼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体育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