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体育频道 > 中国篮球 > 正文

北京队霹雳鸭扮演者:每场比赛无论输赢 都会谢场

2017-03-21 08:20:51 来源: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2016年11月,CBA北京首钢篮球吉祥物的前任扮演者意外请辞,郝伟翔“临危受命”,成了最新一任的霹雳鸭扮演者。这名25岁的北京大男孩说,自己是拿着“北京孩子的劲儿在表演”。不久前落幕的五棵松之战,是他在CBA本赛季的谢幕演出,但霹雳鸭和球迷之间的故事,却远还没有结束。

北京队霹雳鸭扮演者:每场比赛无论输赢 都会谢场

2月19日晚的北京五棵松体育馆,终场哨吹响,北京首钢队败于四川品胜队。有球迷发现,首钢队的吉祥物霹雳鸭独自盘腿坐在球场边,双手托着脑袋,看起来落寞而沮丧。

“我其实是想拿面具往里捅捅,擦擦眼泪,因为在那里面哭太难受了,感觉特憋得慌,眼泪就跟存着似的。”霹雳鸭扮演者郝伟翔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

这场比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排名第八的北京只要战胜对手,将确保晋级季后赛。而在另一边山东对阵青岛的赛场,如果山东失利,北京将仍有机会晋级。

山东赢了,在最后剩余的十几秒内反超对手拿下了比赛。郝伟翔当时心里“直接就崩溃了”。那时北京正在力追比分,看到朱彦西、马布里先后投进三分球时,他开始在霹雳鸭的面具里哭,“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两队比分拉平,他又哭,“特别高兴啊”。

比赛临近结束,比分发生戏剧性逆转,北京以1分惜败四川,无缘季后赛。意识到输球之后,“霹雳鸭”已经坐在地上了,“我还没环绕一周呢,我一直想着环完一周我再怎么着,但是我那时候站不起来,俩腿是软的。”

“我尝的酸甜苦辣不是这一场球带给我的。”郝伟翔说。这名25岁的北京大男孩是北京随心而动花式篮球俱乐部的表演队员,也是新一任北京首钢吉祥物霹雳鸭的扮演者。

1995至1996赛季,霹雳鸭作为首钢篮球俱乐部吉祥物首次亮相。2015至2016赛季,首钢男篮常规赛落户五棵松万事达中心,俱乐部也发起了霹雳鸭新形象的征集活动。

在摄影爱好者“K记天涯”看来,从这次“升级换装”以后 ,霹雳鸭的设定改变不小。一方面是造型越来越丰富了,另一方面是跟球迷的互动也多了起来。

“它很像北京人”,“K记天涯”觉得,在霹雳鸭身上能找到北京土著的影子,有点玩世不恭,有点爱显摆,又有点懒,提笼架鸟,悠闲自得。

“他(郝伟翔)不光是球场上的一个工作人员,他还是一个球迷,我能感觉出来”,“K记天涯”说。从1996年关注首钢男篮,他拍过不少球员、观众、啦啦队和吉祥物的照片。2月19日最后一场比赛结束,他在现场看见霹雳鸭独自坐在地上,“我真的不忍心拍了”。

接棒演吉祥物压力“特大”

“三分能投不?”孙悦把球扔给郝伟翔。郝伟翔顶着霹雳鸭的大脑袋,手上套着一双白色厚手套,正好在三分线外面,他斜着眼睛,从“鸭头”的孔里瞄了一眼篮筐,一扔就进了。“我当时就傻了,我都不知道怎么进的,他(孙悦)也傻了。”

去年11月16日晚的五棵松体育中心,北京首钢对阵北京北控。这是郝伟翔扮演的霹雳鸭第一次亮相赛场。11月11日,霹雳鸭的前任扮演者韩炜因伤病原因请辞扮演工作。

11月14日晚,郝伟翔接到了扮演霹雳鸭的通知,第二天就去首钢篮球中心试了衣服。紧接着是练习舞蹈,巅峰啦啦队队长杨舒越给他发了一段视频,郝伟翔跟着学,“学完我给她发视频让她看行不行,她要说行咱就上去跳”。

第三天就是上比赛场。赛前球员热身的时候,孙悦和翟晓川把球递给他,他没接住,“因为戴着鸭子的头盔,看外面就通过两个孔,我正中间是看不见的,得斜着眼睛看”。

随后孙悦又递来一个球,他一投,中了。“他们问我还投不投了,我点点头,拿着球又进了一个”。郝伟翔说,当时觉得特神奇,之后自己再投三分球,十个里才能进一个,唯独这一次两个全进了。

谈起接任霹雳鸭的扮演工作,郝伟翔称,压力“特大”。而缓解压力的方式,是减少休息的时间。一般在7点半比赛开场之后,他回到休息区喝水的次数只有一两回,“基本上什么都会在场边解决”,累了,就在啦啦队旁边坐会儿,或者跑观众席上坐会儿,“让自己多出现在球迷眼前”。

新任霹雳鸭有四把道具扇子,每一把都不一样,有的写“我帅吗”、“你瞅啥”,有的写“新年快乐”、“赶紧给我拍照发微博”。

新年临近,设计团队要给霹雳鸭设计一套红色的外装,问郝伟翔意见,他说就穿大褂吧,更贴近老北京一点。设计师发现霹雳鸭手里空着,就给他添了四把扇子。右手拿着扇子,左手又觉得缺了点东西,郝伟翔就自己买了一个鸟笼子,当天下午就提溜着过去了。

第一次上场带的鸟笼是空的,有人说你这里面缺点什么吧,哪怕画一只呢。第二次再去,郝伟翔果然在纸上画了一对鸟放在笼子里,“其实球迷喜欢什么呀,(喜欢)你能打破规则跟他们玩”。

“24岁过去了,18岁就要来了”

郝伟翔现在有个新的外号——“鸭王”。

有人在微博下面留言调侃他“来碗鸭血粉丝汤,不要辣油”,他回一句“多给你放点儿”。

相比前几任霹雳鸭扮演者,郝伟翔在社交网络上更加活跃,他在意球迷的看法,几乎会回复每一条微博留言。起初,他担心有人会说“还是原来的鸭子好”,不过现在“大家都还挺认可的”。

他同时把这种回复当作霹雳鸭职责的一部分,“因为你是球员和球迷之间的桥梁,球员他有时候留言可能会挑着回一个,但是你都会回了,大家就觉得,诶,挺好的,跟有个球员回复我‘谢谢我’似的。”

“鸭王”身份之外,郝伟翔还是一名花式篮球表演队员,平时负责队伍日常的表演和校园教学、训练。

大学毕业后进入花式篮球领域,郝伟翔也曾经遭到过父母的反对。他心想,那我就“曲线救国”,跑到保险公司卖了两个月保险,最终父母“告饶”,同意他去打篮球。父母也逐渐理解他了,有时候他做了什么事,发个朋友圈,给爸妈看,爸妈发的比他还勤,“你得做出什么事让他们能觉得可以骄傲的。”

郝伟翔在24岁这一年做了不少“可以骄傲”的事,但“可能最重要的是接过了霹雳鸭的装备”,郝伟翔曾在微博上写道,“24岁过去了,18岁就要来了。”

在成为霹雳鸭扮演者之前,郝伟翔与花式篮球队的队员们曾上《笑傲江湖》表演。他们试图在节目中讲述这样一个故事:一群人正在训练花式篮球,迟到者郝伟翔被罚坐在场边放音乐,但是他发现,只要自己一把音乐弄停,大家就都定住了,然后他就可以给其他人捣乱,“我为什么捣乱呀,是因为我也想跟大家训练。”

节目最后,其他人作势要打郝伟翔,“教练,我想打篮球!”他大声喊出这句话,这也成为整场表演里唯一一句台词,随后《灌篮高手》的音乐响起,他被接纳了,算是向儿时的偶像致了敬。

体育是能让北京人“扎堆”的东西

郝伟翔记得,小时候他爱踢球,有时候不锁门就下楼玩去了,碰上父母外出,就把他捆在暖气上,不让他出去。

儿时住在酒仙桥,那是老北京街坊聚集最多的地方之一。郝伟翔记得自己去串老大爷的门,“大爷不在我就出来了,然后找什么哥哥姐姐们玩。”

那时候,小孩子习惯跟邻居攀亲戚,碰到比自己爸爸大的阿姨,不叫阿姨,直接就喊姑姑。谁什么时候在家什么时候不在家,邻里间都清楚。郝伟翔记得,有时候自己在屋里,就会听到楼下老太太扯着嗓子喊“郝伟翔——”“喊完了下去,拿根糖葫芦什么的。”

在篮球和足球场上,郝伟翔或许能够找到这种“家乡的感觉”。在他看来,体育是现在少有的能让北京人把情感凝聚在一块的东西,“首钢比赛和国安比赛开始了,会有很多人看电视或者去现场关注,这时候才是北京人扎堆的时候。”

“K记天涯”也认为,在体育赛事方面,北京观众融入的比较多。一次去现场看球,他跟旁边的人感慨,“现在要找北京人,就俩地儿,一个是五棵松,一个是庙会。”

2月19日的比赛结束后,郝伟翔发了一条微博,“K记天涯”给他留言说“其实抛开了工作生活,我们都是普通的球迷。”

郝伟翔告诉记者,作为球迷,他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最高兴,就是“球员做出的事情会让我觉得这个球队很尊重我(的时候)”。霹雳鸭每场比赛结束之后,不论输赢都会谢场,这是对球迷的尊重。“而且这是北京,北京都是讲情义的。散场的时候球迷为什么多呀,不是成绩,我觉得我满意了,打成什么样我都满意。”

2月19日那天晚上,霹雳鸭在地上坐了好一会儿,然后站起来,按照惯例环绕四周,向众人鞠躬致意。鞠完躬,郝伟翔觉得自己该走了,看到大家都在给他鼓掌,有球迷在那儿哭,他觉得特别激动,眼泪又控制不住往下掉。

郑彬 本文来源: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作者:张帆 责任编辑:郑彬_NS125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女留学生回应"美国空气又甜又鲜":没贬低中国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体育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