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被承认的黄金一代:98三杰总分8万+ 传奇将谢幕

2017-03-09 07:15:46 来源: 网易体育
0

文斯-卡特已经成为联盟中唯一年满40岁的球员。不过他并不寂寞,跟他同年进入NBA的人,还有些仍在奋斗。

39岁的保罗-皮尔斯已经知道这会是他的最后一季;还有38岁的德克-诺维茨基,仍希望自己还有力量多支撑一个赛季。对自己的未来,卡特是感觉游移不定的,他现在偶然能在比赛中贡献360度扣篮的表演,仿佛回到了巅峰时期一样。

1998届的所有球员里,只有这三人还是现役,第23顺位新秀泰伦-卢都已经成了骑士主帅。当年的状元秀迈克尔-奥洛沃坎迪生涯连点水花都没有,早已被人遗忘;6号新秀罗伯特-泰勒被小牛交易到雄鹿,换来了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德国少年。泰勒在离开NBA六年后,在2011年因心脏病突发去世。

剩下的前十顺位里,榜眼是麦克-毕比,探花是拉夫伦茨。4号秀安托万-贾米森、7号秀杰森-威廉姆斯、8号秀拉里-休斯,都打出了不错的水准,在同届新秀丽算是出人头地了,但三人加起来一共只入选了两次全明星。

5号新秀卡特——在选秀当晚被拿来跟贾米森(他们是北卡队友,也是好友)交换,在猛龙和篮网效力期间打过8次全明星,被誉为“半人半神”。虽然年纪越来越大,但卡特的角色也能随之调整,现在他还在帮灰熊争夺季后赛排位。

9号秀诺维茨基当时甚至不确定想来NBA打球,但他现在已经是历史得分榜排名第六的传奇,是小牛的门面,达拉斯也成了他第二个家。本赛季他因为跟腱问题休战了两个月,小牛很有可能无缘季后赛,但他还是不肯放弃奋斗。

10号秀皮尔斯的34号球衣早晚会被凯尔特人退役,“真理”在离开波士顿以后的四个赛季辗转了三支球队,现在他跟熟悉的教练道格-里弗斯在快船重聚,他的责任与其说是上场打球,不如说是在更衣室发挥作用。

诺维茨基、皮尔斯和卡特三人的生涯总得分之和超过了80000分(截止2017年3月8日,德克的生涯总分为30005,皮尔斯为26364, 卡特为24409),有机会成为同届新秀得分最高的三人组合,仅次于84届的乔丹+奥拉朱旺+巴克利(82995分)和96届的科比+艾弗森和雷-阿伦(82516分)。

将近二十年的奋战,一路以来留下了太多鲜明生动的记忆。球迷不会忘记他们巅峰时期的样子,他们自己当然也还记得。

·关于选秀夜,你们最记得什么?

诺维茨基:我并没有到场参加选秀,那几天我正好跟霍尔格(诺维茨基的投篮教练)一起训练,住在他家里。当时德国并没有电视台直播选秀,我们也看不到,就记得在半夜接到了唐-尼尔森(当时的小牛主帅)的电话,他说她们选中了我,很希望过来看看,交流一番。因为之前我说过自己不确定是否要去NBA打球。

我觉得一切都很疯狂,在参加完篮球峰会之后,我都不觉得有球队会对我感兴趣,尤其是我还说自己不确定要去NBA打球。所以被选中算是迈出了巨大的一步,我有点担心,“小牛真的愿意用9号签来赌?”

唐尼-尼尔森(当时小牛总经理)和老尼尔森大概在几天后来到了维尔茨堡,罗斯-佩罗特(当时小牛老板)坐私人飞机来的。他们在一家小酒店为我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我真是永生难忘。当时大概就来了两三个记者,其他媒体都没准备。是罗斯要开的,但电视台都没来,反正场面是特别特别奇怪。

然后罗斯飞走了,唐尼和内利(老尼尔森绰号)多留了几天,跟我反复聊天,告诉我,“在你来达拉斯之前都先别急着做决定,我们希望你能看看球队是什么样子。”于是我同意了,跟他们去了达拉斯,住在内利家里。我从来没穿过西装,还记得在达拉斯下飞机后,立刻就去买了一套,开了新闻发布会。

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到纳希(史蒂夫-纳什),他也参加了发布会。我们俩一开始就挺要好,大概是在达拉斯的第二天,内利在他家办了一次烧烤派对,芬(迈克尔-芬利)、斯特里克(埃里克-斯特里克兰德)来了,纳希也在,我就操着不熟练的英文跟他们尽可能多聊了一会儿。

接下来一晚就是我们做决定的时候,在我走之前他们准备了一个发布会,内利让我好好想想,走之前要给他一个答复。这真的很艰难,我还记得自己跟霍尔格坐在泳池边聊了几个小时。我很担心跨越这么大,离开父母会有很多问题,但最后,我们还是决定试试。他们有年轻的团队,不是季后赛强队,我可以得到出场时间。

内利说:“不管怎样,就算不顺利你还是可以回欧洲的。等到你合同结束后,还可以这么做。”所以第二天,我就去参加发布会了,我愿意试一下。

皮尔斯:我就记得顺位往下掉,都不知道自己会去哪里效力。我只试训了拥有前5顺位的球队,我还记得自己根本不知道杰森-威廉姆斯是谁,但他的顺位都比我靠前。反正就是很奇怪,我觉得自己能进前5,但却掉到了第10,真的很奇怪。

然后我就去了凯尔特人,我从小并不喜欢的队伍,因为我是湖人球迷。但你知道,一切事情的发生都是有原因的,大概是命中注定,这样的结局也挺好。

卡特:我试训了五六支球队,终于等到了选秀,但却大吃一惊。我们都知道毕比和奥洛沃坎迪的顺位会很靠前,但那之后都不确定,我在第3到第8都有可能。反正这是我听说的,因为没有球队承诺保证选你。

我还记得自己坐在那里,奥洛沃坎迪被选了,好的。毕比,好的。拉弗罗茨,好吧。在那之后就不确定了,我记得贾米森坐在我旁边,我们家人还在一起说笑,我还对他说,“哥们,你觉得会发生什么?”我们都不知道。

安托万是第4,我们俩关系特别好,所以我也很兴奋,就好像自己被选中一样。奇怪的是,他从来没有试训猛龙,但却被选中了,我以为猛龙真的很想要他。当时我为猛龙试训过,他们还告诉我,“如果能选一定会要你”。所以我有点疑惑,不明白怎么回事,虽然是为他感到兴奋的。

摄影机越来越靠近你,你就知道他们在讨论里。我很想装得酷一点,在被叫到名字之前我就接到了电话,真的特别高兴。我还记得从克里莎-琴手里接过帽子,走上台阶的感觉。但我看见安托万还没上台阶,还问他怎么回事。在拍照之后,大卫-斯特恩对我说:“你在这里等一下,现在有一笔交易要发生了。”

于是我又退回去,看着手里的帽子。我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奶奶的,这么快就有人被交易”,结果被交易的人竟然是我。我就明白了,安托万大概知道了,所以才没上台,因为我已经离开座位了所以不知道消息。

才进入联盟5分钟,我就体会到了商业的无情,在5分钟时间里,我的未来从西海岸变成了东海岸。另外,每个人的座位前都放着帽子,挺酷的;而我跟安托万一起经历选秀,还互换了球队,也是挺酷的。

·是什么成就了卡特的特殊生涯?

诺维茨基:文斯的天赋太变态了,我觉得他在球场上做的事是前所未见的。2000年扣篮大赛的时候,我在奥克兰现场,真的没人见过那样的表演。

但他能在联盟里打那么久,真的是靠高超的技术。即使是现在,他也有运动能力和弹跳,他还有投篮技术,后仰、三分,在禁区也很厉害。在挡拆之后他跑到右边出手,总是很致命。他是个很难防的对手,能背打,天赋很强。他在挡拆之后起跳,基本没人封盖得了。在篮下假如你想挑战他,往往也会成为海报背景,他在巅峰期打球真是赏心悦目。

皮尔斯:他的能力很特别,有强悍的运动能力,投篮手感也特别好。一般这两者很难结合在一起,但他能做到,这是很罕见的,联盟里很久以来都没有出这样的球员。

·是什么成就了德克的特殊生涯?

皮尔斯:德克真的改变了比赛。他作为7尺大个还能成为射手,这种全面身手让他成为最早的能拉开空间的大前锋之一,他真的是篮球的革新者。这种球员往往是划时代的。

卡特:首先,他有职业态度,为了训练付出了非常多时间,这就让他跟其他球员都不一样了。我打了这么久,可是看过很多球员如何做准备的。而他对比赛、对竞争都充满热情,同时也非常无私,以球队为先。

他是超级巨星,是第一选择,也愿意按照正确的方式打球。他不会觉得“这个战术是为我设计的,我就一定要投进”,他只会觉得“这个战术是为我设计的,我一定要打对”。他想要球的时候,真的会要球,他是职业得分手,这大概跟保罗(皮尔斯)是一样的。有时候你觉得他们根本不会上场,但德克就能得到35分,不管赛前他感觉怎么样,只要站到球场上,他就知道如何完成自己的工作。

·是什么成就了皮尔斯的特殊生涯?

诺维茨基:他很强壮,能占据位置,还很关键。他绝对有关键先生的基因,假动作很厉害,擅长造犯规。作为小前锋,他的技术很全面,面对身材较小的对手,他能强吃。从两边都能突破,还能打挡拆。

我不敢说他是很强大的三分射手,但在比赛的关键时刻,任何对手都不想看到他投三分。他斗志强悍,非常全能。

卡特:他就是个杀手,从高中开始就是如此了。我还记得在麦当劳高中全明星赛上,我们曾经做过对手,他有得分手的气质,渴望统治比赛,同时也有能力做到。他身材很高大,也擅长利用这个优势。他的速度时常被低估,所以当他在内线持球,利用身体才创造空间的时候,你只能祈祷他投丢。

我跟他有过很多很多经典的较量,我们都知道他的三分很致命,他就是一个专业的得分手。

·你们如何接受生涯即将结束这一现实?

诺维茨基:曾经我就是个年轻人,但一眨眼功夫就30岁了,时间过的太快。我享受每一个赛季,以前年轻的时候,我在夏天还要为国家队效力,真的只有几星期的休息时间。如果一直很忙,时间就过的很快,我觉得自己的20岁就跟一节心跳一样快。

然后就变成中年人了,有比你年轻的,有比你老的。过去几年,我就是最老的了。19年,真的太快了,一下子就过去了……现在,我仍然保持着斗志,还很享受比赛。当然,对我来说已经没那么轻松了,必须要付出更多努力,还要应对以前没有遇到过的伤病,这让比赛没以前那么有趣了,但希望我能保持健康,继续享受下去。

皮尔斯:哦,比赛还是很有意思,我享受每一刻,不管是投篮训练,还是一起坐大巴坐飞机,我都享受着与队友相处的时间。在更衣室、在赛场,我全情投入,我打了那么多年,坐过那么多次飞机和大巴,进行过那么多赛前演讲,听过那么多国歌,我仍在享受。我知道这是最后一年了,所以更加如此。

卡特:有时候我会感到不安,有时候还能够接受。我知道我的生涯所剩不多了,也为此在做心理准备。有时候,我是真的不愿意离开,因为我还很愿意来到球馆,愿意跑步训练,跟队友一起玩笑。能打这么长时间真的太棒了,这是我唯一会做的,也许不是唯一,但确实是我一直在做的。

现在我已经准备好进入下一篇章了,但也许其实准备还不够。我还记得看到猛龙那些老将,看到奥克利、安东尼奥(戴维斯)、奥拉朱旺的生涯末年,他们离开的时候似乎就很迷茫,不知该何去何从,要知道,他们也是以为自己做好准备的。

杨建坤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kewell 责任编辑:杨建坤_NS4215

本期摘要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