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武汉宏兴到村集体股份制 看中国社区足球未来

2016-11-15 10:30:45 来源: 中国足球研究院
0
分享到:
T + -

目  录

一、武汉宏兴总被人无视的过去

二、蔡屋围的成功与未来

三、什么村集体股份制

四、村集体足球的典型代表

        (一)深圳壆岗足球俱乐部

        (二)深圳南岭铁狼足球俱乐部

        (三)武汉将军路街足球俱乐部

        (四)大连湾足球俱乐部

        (五)成都高新中和联队足球俱乐部

        (六)防城港邓氏兄弟足球队

五、村集体与社区足球的未来

六、武汉楚风合力的现在

武汉楚风合力杀入中丙总决赛四强,让好多其他省市的球迷都接受不了,自媒体铺天盖地的抄袭串联,球迷在群里各种腹黑谩骂,除了人云亦云,少有人透过表向,理性去看待问题的另一面。

一、武汉宏兴总被人无视的过去

武汉市宏兴柏润足球俱乐部由武汉市柏润市政土方工程有限公司出资组建。其前身武汉市江汉区贺家墩村足球队成立于1982年,2006年成立武汉宏兴足球俱乐部201569日在武汉工商局正式登记注册成立武汉市宏兴柏润足球俱乐部。

很多不关注业余足球的人,第一次知道武汉宏兴,都是从与江苏苏宁的打架开始,并且通过媒体知道武汉宏兴的基本资料,就开始细数他们的黑历史。自媒体又都为了眼球经济去放大他和武汉宏兴的联系,而选择性的忽略了宏兴的过去,以及他们给中国足球带来的建树。

要知道,在武汉宏兴的背后,他藏着一个中国足球的未来,一个可以推己及人,向全国普及的俱乐部发展模式,一个可以让全国社区足球都能发展壮大的机遇。

2004年9月,武汉市启动城中村改造,位于汉口火车站附近的贺家墩村、航侧村和姑嫂树村三地合并,开始8平方公里的城中村升级转型。原先以村为单位的集体经济组织转型成为有限责任公司,符合规定的村民都成为公司的股民,三个村总共一万多村民当中,成为股东的大约有4000人。村改集团公司,从负债7000万到集体资产储备8个亿。这就是他们的成绩,如今所谓的村庄已成了比邻汉口火车站的武汉CBD。

贺家墩村2004年改制后成立柏润市政土方工程有限公司,进而发展成为武汉鑫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如今这个大型集团公司下属二十多家公司,管理着三个村村民的财富,原来的村支书陈光华在公司里担任董事长,村长黄承高则成了总经理。业务包括拆迁公司、土方公司、建筑公司、物业公司和投资公司等等。

柏润投资董事长陈光华柏润投资董事长陈光华

在村集体的转型期,为解决属地600多个年轻人的娱乐问题、社会问题和不良风气,他们要对他们年轻人负责,于是选择了足球作为年轻人的发泄方式。合作企业的资金介入,也让陈光华决定在2006年投资创建了宏兴足球队。

还记得宏兴主场给球迷发钱的新闻么?实际上这些球迷都是当地社区民众,也是俱乐部的4000位股东之一,俱乐部给自己股东发钱分红,这在股份制的村集体里见惯不怪。只是多数人都忽略了农村改革股份制的背景。

也许企业的发展史、企业的业务方式、年轻人的不良风气,就是网上所说的黑社会背景,但国家会容许黑社会吗?建议大家阅读这篇文章《柏润十年:为城市生长打好地基》。只能说俱乐部的成立是一个好的开始,也是一个尝试解决问题的开始。

有了这个开始,在2006-2016年的十年间,俱乐部参加了亚足联中国展望城市联赛冠军杯(2冠)、中国足协业余联赛(中丙8届3冠)、我爱足球(1届1冠)、足协杯(5届),以及诸多地方赛事上斩获多个冠军。

此外,武汉卓尔、湖北华凯尔(新疆天山雪豹)、贵州智诚、天津松江、沈阳中泽,都在冬训期间与同样要参加足协杯的武汉宏兴热身。而在2014年7月8日,中国国青队在武汉系列热身赛第三战,便是在新华路体育场与武汉宏兴队1-1战平。

时间继续往前翻,2011年,武汉宏兴队以中国男足U21足球队身份代表中国参加湄公河杯国际足球邀请赛。当时由于中国国青有比赛任务无缘参加,中国足协在征求五国的意见后,决定派出连续夺得近两年全国业余联赛冠军的武汉宏兴队参赛。两场比赛,武汉队分别以2-7负于泰国、1-1逼平越南,收获1平1负。

也有人问宏兴为何不进中乙?关于宏兴队每年的费用,有来自陈光华投入的两三百万,有福星惠誉和远洋地产每年赞助的300万,还有其他企业的小赞助。陈光华曾说过,“我们自身的企业是个股份制公司,你拿着股民的钱去投入某项运动,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投资,要确保获利,我们首先要保证股民的利益。”这样的情况下进入职业联赛,面对动不动就是上亿的投入,很难保证未来的持续性。

这就是广大球迷眼中,号称黑社会、假球无数,打架斗殴,无所不用其极的宏兴足球。这就是一个可以利用就利用,出了问题马上被集体甩锅的宏兴足球。

2016年足协杯,武汉宏兴打架事件2016年足协杯,武汉宏兴打架事件

之所以由武汉宏兴开始讲,旨在引出两个概念,一是城中村改造,二是村集体股份制,这是近年来中国农村改革发展的热点,也是中国足球发展的新机遇。

二、蔡屋围的成功与未来

上个月,一则《深圳水贝村拆迁每家赔偿近2亿!村里还有83位单身女性》消息被证实为谣言,同时也将“蔡屋围模式”再次摆到众人面前。

先看水贝村:2012年,深圳市水贝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与京基签订了水贝村更新改造项目合作协议书。全村人召开股东大会,在京基、佳兆业、华润、新世界和卓越五家开发商中选一家,最终选定在罗湖蔡屋围旧改中一役成名的京基为合作方。据水贝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兴祥介绍,水贝村原有村集体和村民物业178栋,拆赔比是1:1,其中一层赔商铺,二层以上赔住宅,水贝村村民均选择了回迁,没有现金补偿。水贝村一共的拆迁赔偿面积是16万多平方米,每个人头约200平方左右,最大的一户赔偿2000多平方米,也有赔偿500-1000平方米的,折合市价约为1亿多。

再看蔡屋围模式:罗湖蔡屋围是深圳市中心的有着600多年历史的城中村,国贸、地王、京基100,都属于蔡屋围的村庄用地。2006年启动城市更新改造,村民们几乎无一例外地选择了物业补偿回迁,比如1-2套120多㎡的大户型+10余套40多㎡小户型的“组合”,大户型多用来自住,小户型则对外出租。2012年人均分红达到7.1万元,每个家庭年收入超过50万。

同样发展的还有广州杨箕村。

杨箕村盆菜场面杨箕村盆菜场面

大家不禁要问,蔡屋围模式城中村改造和足球有什么关系?实际上这里面的都有一个共性,不论是水贝村、蔡屋围、还是杨箕村,以及武汉宏兴所在的贺家墩村等,都是在成立了股分制公司之后,再引进的合作。而城改回迁后的村民们,将有大部分年轻人的生活方式,生活水平发生了改变。是像暴发户那样秀跑车,还是像宏兴那样为了更多的人参与到体育活动中,这些都是城改后管理者要考虑的问题。毕竟跑车不是人人都有的,如果放纵年经人的攀比与奢华,这些人的未来将会做吃山空,无疑成立足球俱乐部是个很好的作法。

三、什么是村集体股份制

以村为单位的集体经济组织转型成为有限责任公司,习近平在2014年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五次会议上,便提出推进农村股份制改革,会议审议了《关于引导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积极发展农民股份合作赋予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试点方案》等内容。

农村股份制改革农村股份制改革

农村股份制改革,即以原村级集体经济为母体,借鉴股份制的产权组织形式、经营方式和分配方式,在坚持集体资产明晰且不可分割的前提下,将村集体资产的所有权和分配权分离,让全体社员股东享有决策权、监督权和分配权,并承担相应的义务。

1、形式多样化。社区股份制改革具体形式不尽相同,丰富多样,有实行以农村土地承包权为核心的土地股份制改革,即根据农民承包土地状况以及对集体的贡献等因素给农民配置股权,使农民的承包关系从原来的土地实物形态转变为价值形态来确定;有实行以农民对社区集体企业持股为主要内容的社区企业型股份制改革,即集体企业实力雄厚的地区,改制主要以农民对集体企业持股形式予以表现;有实行以村级集体所有或部分净资产量化为核心的社区集体股份制改革。

2、程序民主化。从改制调研、方案确定,清产核资、资产量化,股东代表选举、董事会与监事会成员选举及其成立、章程的制订,程序上都体现了民主管理、民主决策的思想,全面体察民情、充分尊重民意。

3、股权多元化。从股权设置项目来看,集体股、个人股、募集股(现金股)三种类型都有不同比例设臵。集体股主要是为保证社区组织运转开支和社区其他公共开支的需要而设置,其股份比例一般在20—30%左右。个人股的设置,基本按社区合作经济组织成员户口性质、在本组织劳动贡献、承包土地数量等要素,将集体资产折股量化分配到个人。也有一些地方开始探索对享受优先股对象实行一次性经济补偿的方式,不再予以股权。此外,一些地方还设立经营管理风险股,由股份经济合作组织董事长或总经理购买,风险股纳入企业总股本、实行动态管理。

4、运作企业化。改制后的股份合作经济组织,按照现代企业制度要求,基本上以公司制组织形式为参照体系,内设有股东代表大会、董事会、监事会三个机构,建立股东代表大会制度。股东大会表决时以实行“一人一票”为主要形式,少数实行“一股一票”。股份合作经济组织实行股东代表大会,领导下的董事长负责制,董事会为股份合作经济组织常设的经营管理机构。

可以看到,村集体股份制是一个人人参股,股东即是村民的过程,村里建立足球俱乐部,也是一个集体决议的过程。物产开发中,给俱乐部留下一块地,也离不开管理者有合作过程中的规划设计与公示。

四、 村集体足球的典型代表

村集体股份制下的足球俱乐部就只有宏兴一个范本么?其实不只,在国内就不少的成功案例。比如我们熟知的中丙五冠王深圳壆岗,三届五人制亚冠队伍深圳南岭铁狼,老牌中丙队武汉将军路街,近半世纪的大连湾前关,县改区的成都高新中和联,以及因公益而生的防城港邓氏兄弟等等。

(一)深圳壆岗足球俱乐部

俱乐部全名:深圳市宝安区沙井街道壆岗社区足球俱乐部,其前身壆岗村足球队,成立于1941年。1998年2月转型俱乐部。拥有标准草皮足球场、基地、俱乐部大厦。足球梯队拥有从儿童、少年、青年到成年、老年等各年龄段的足球队,包括小学生一队、二队,少年队,青年队和女子队。

壆岗社区面积3.08平方公里,下分四个居民小组,户籍人口678户,1822人。2004年,深圳市农村城市化以后,成立股份合作公司,目前股份合作公司有企业110家,厂房和宿舍82万平方米。社区固定资产12亿多元,股东人数1592人。2014年,社区经济总收入1.6529亿元(其中:租金收入9463万元,工缴费收入159万元,其他收入6258万元),全年股东人均分红20000元,每年公司为股东购买社保金(即社会养老保险金和医疗保险金)以及支付生活补助和其他福利5503万。

壆岗社区通过股份制合作,每年拨款几百万投资业余足球,连续斩获五年中丙冠军,和第一届中丙亚军。2007年当深圳壆岗第五次在中丙获冠之时,有关部门曾要求他们晋升中乙。考虑到进中乙后投资将上升到1000万,于是将一线队转让给景德镇恒远队,并将每年的费用继续转向投入到青少年足球上。这点和武汉宏兴的反应一样,都是为了股份制集体的利益着想。

中丙赛:深圳壆岗VS广州酒家中丙赛:深圳壆岗VS广州酒家

但也是这样的想法,使得壆岗足球队的少年梯队们,在此后多年代表沙井街道、宝安区、深圳市取得多个省市级别冠军。其基地产业还出租给后来参加中乙的深圳名博。俱乐部也在风雨飘摇的深圳足球圈中坚持了下来。

(二)深圳南岭铁狼足球俱乐部

深圳龙岗区南岭村社区股份公司董事长张育彪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发言,谈他的社区转型创新梦:从过去种田、“种”房子,到现在“种”高科技公司,并梦想带着村民去敲钟上市。“去年以来,我们在股权投资方面主要做了三件事:一是与清华大学的清华启迪合作建设清华启迪(南岭)科技园,租金不再作为主要收入模式,我们共同成立投资基金,南岭村占50%股权,从孵化科技企业中获得长远的更大的利益。二是与英国牛津大学设立南岭牛津生物医学(中国)研究院,我们占60%股权。三是今年1月份花1.2亿元收购了央企中国节能环保集团下属控股公司国成投资公司,绝对控股这家经验丰富的老牌股权投资公司,迈出了向现代企业转型里程碑式的一步。目前正在发起3-5亿元的私募基金。”

南岭村的改革开放,使得深圳南岭铁狼足球俱乐部同样受益。1990年,俱乐部董事长张育军与南岭村爱好足球的中学生一起成立了南岭村足球队,通过社区对足球运动的普及,许多社区年轻人的加入,使球队规模不断壮大,也带来了成绩和影响力全面提升。

早期的南岭村队早期的南岭村队

2010年,深圳南岭铁狼足球俱乐部成立。2011年,南岭铁狼首次参加五甲联赛便夺冠。此后五个赛季中,南岭铁狼四次夺取五甲联赛冠军、三次获得足协杯冠军。三次代表中国参加五人制亚冠,两次杀入亚冠四强。他们的成功,正是深圳足球最低迷的时刻。

如今的南岭铁狼足球俱乐部如今的南岭铁狼足球俱乐部

深圳市龙岗区南湾街道南岭村社区居民委员会发起的铁狼杯足球赛已经连续成功举办了14届,成为广东省足球界的品牌赛事。

(三)武汉将军路街足球俱乐部

2008年的武汉将军路街足球俱乐部2008年的武汉将军路街足球俱乐部

俱乐部全名:武汉市东西湖区将军路街业余足球俱乐部,成立于1987-06-28。俱乐部以将军路街道为根,立足于将军路中学,辐射辖区内的所有小学,建立从老年队到青年队的各级队伍。将军路街道,人口15000人,面积17.00平方千米。下辖7个社区居委会,在社区不断发展的同时,当地年轻人在从小学到中学的过程都是俱乐部发展的有生力量。

武汉东西湖区将军路街道武汉东西湖区将军路街道

(四)大连湾足球俱乐部

俱乐部位于大连市甘井子区大连湾街道前关村,前身为大连湾前关村队,成立于1956年。1984年5月1日,大连湾镇前关村成立中国农村第一所以少年儿童为主的足球业余体校。2013年9月前关村斥资组建了以培训青少年为主的“大连前关青少年足球俱乐部”,拥有一块标准的足球场。2014年以大连湾前关足球队名誉参加足协杯资格赛,2015年成立大连湾足球俱乐部,冠名前关足球队参赛足协杯资格赛。

大连湾足球俱乐部前关足球队大连湾足球俱乐部前关足球队

与前述不同的是,前关村没有成立股份制公司,一切招标事务均有大连湾街道办事处负责。其开发力度相对南方的村集体改革就弱化了很多。

(五)成都高新中和联队足球俱乐部

俱乐部位于成都市高新区中和镇。其前身“中和团委足球队”成立于1986年。2007年由球队成员伍兵、曾宏雷联合中和沙石企业总经理唐勇更名成立转型俱乐部,俱乐部虽然是企业建队,但在发展过程中,一直扎根中和镇,逐渐向属地化俱乐部转变。

2010年行政区调整中和镇由双流县划归高新区,球队因此更名高新中和联队足球俱乐部。2011年俱乐部虽因年度预算42万而一时供给不足,但因为发展得力,不仅拥有自己的专用足球场训练场以及宿舍、食堂,还汇聚了鲜小龙、张池明等职业球员,并在随后数年得到来自地方政府每年15-20万的经费扶持。

成都高新中和联队成都高新中和联队

(六)防城港邓氏兄弟足球队

这支球队与前述村集体队伍又有不同,球队位于防城港市港口区企沙镇北港村邓屋组,由村民邓琪琳与弟弟邓发铨共同成立。从2008年起,邓氏兄弟斥资400多万元,花5年多的时间,在村里建好了一个体育场。体育场包括一个11人制的标准塑胶足球场和篮球场、羽毛球场,所有场地均向群众免费开放。并计划将球场旁边4000多平方米的空地,安装上系列娱乐设施,打造成老年、儿童的活动场所。同时聘请足球教练,免费给村里的孩子们教学。此外,他们还通过举办2014“元旦杯”足球赛,并组织队员和群众募捐,帮助北港村的困难户和北港小学的困难学生,做到了俱乐部发展与公益并行。

位于北港村邓屋组的足球场位于北港村邓屋组的足球场

邓氏兄弟以这个北港村邓屋组体育场为基础成立的足球队,也在一定意义上代表着企沙镇,2015年该队代表企沙镇征战我爱足球,一路在防城港市、广西自治区夺冠打进大区赛,最终败在武汉宏兴脚下,不由得让人刮目相看。希望未来的他们,能坚持下去,并向俱乐部方向转型,使之成为下一个村集体股份制下的代表。

除以上所述,还有以潘家村为根辐射周边的常州潘家足球俱乐部, 由社区业主共同成立的成都天府新区怡丰足球俱乐部,以青训发展为主的上海嘉定区博击长空足球俱乐部,在五人制、沙足、十一人制全面发展宁波大榭区银博足球俱乐部,都在通过各种方式扎根社区,扎根地方,并向社区化靠拢,与社区管理方、社区政府等单位形成共生发展的合作关系。

历史上还有一支上海不夜城福豹足球俱乐部,他与武汉宏兴有些共同之处,也是地处火车站边上,以不夜城CBD城改项目为根本,由闸北区政府主导,只可惜俱乐部仅存在一年,如今闸北区也被撤并了。

五、村集体与社区足球的未来

有人会说城中村的改造都是在寸土寸金的CBD商圈,这样的地方不会浪费空间去造足球场,更不会有闲暇时间去踢球。我们可以看看深圳壆岗与深圳南岭的成功,他们不一定需要在CBD那样的城中村改造;也可以看看上海蕃茄球场的设置,他只需要在商超的顶楼那些他人忽视的空地;还可以看看武汉宏兴对于年轻人生活方式的引导。这一个个案例,都是其他社区型俱乐部值得学习的地方。

商超顶上的空中花园——蕃茄球场商场顶上的空中花园——蕃茄球场

据浙江省有关部门统计,截至2015年底,浙江全面完成农村集体资产确权工作,全面完成农村集体经济股份制改革,全省29400多个村社的3500多万农民当上了股东。试想一下,如果在集体股份制的推动下,哪怕是其中50%的村社,在合作招商发展的同时,将部分资源用来建设和发展足球队,那么仅浙江省一带也会像雨后春笋一样,冒出15000个社区性的足球队。而这里面哪怕是有百份之一的村队向有组织的业余俱乐部转型,也有150个常规业余俱乐部。

据不完全统计,2002年至2015年间,在浙江省内出现在地方赛上的足球队(含正规俱乐部、企业代表队、地方代表机、机关代表队)约有222支。如果这些企业资金都流向合作的社区足球,浙江的职业队还会向今天这样贫瘠么?

2015年底,给南通支云做咨询时,提到了“反哺”一词,并把厦门鼓浪屿作为案例之一讲给了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厦门鼓浪屿有着全国历史上的第一座体育场,但缺少一支与之区配的足球队。如果当地政府或是街道,有这样的意识,完全可以成立一支足球队去续写历史,继续为这个城市的旅游产业增加砝码。当地政府通过政策去促进和扶持足球俱乐部的发展,而足球俱乐部通过社会公益、产业促进等方式反哺社会。试想以中国历史上第一座体育场为主场的球队,他们的周边难道不能成为当地旅游的主要纪念品之一吗?

城市的宣传可以结合承办赛事来推动城市的影响力,也可以利用俱乐部的发展推动城市的旅游业,这次镇江华萨在镇江市政府与镇江文旅集团的支持下,虽然没能取得晋级中乙的优先权,但对于镇江与扬中在全国球迷的印象中,确实是实实在在的促进。

如今再次聊起南通支云,曾经的工作人员也会盛赞,“南通的范总确实思路好啊~以讲文化的形式在搞俱乐部~”

2016中乙开幕式2016中乙开幕式

如果是村集体股份制下的球队呢?村集体的商业合作所产生的利益是可观的,甚至数以亿计,拿出十几万组建一支业余足球队伍不在话下,同时还可以为属地内的中小学提供丰富的校园足球和课余活动。而以村集体所组建的俱乐部,即可以作为这些合作企业的广告载体,又可以丰富村民或股东的业余生活,去为企业和所有村民股东创造更多的商业化价值。这是相辅相成,毫无排斥的利益所在。

六、武汉楚风合力的现在

武汉宏兴俱乐部被勒令解散了。包括俱乐部官员和球员在内的共22人受到处罚,其中8人终身禁止从事足球活动;4人禁赛3年;10人禁赛2年。球场打架确实不该,补时绝杀让球队今年的黑马梦想成了泡影。而球员冒名顶替,其实还在于武汉新纪元2015年冲乙过程中,对中丙新政的不熟悉,因人员借调的问题造成了这样的结果。一切的因素汇聚,最终摧毁了这个股份制村集体模式下的产物。

宏兴是解散了。但以贺家墩村、航侧村和姑嫂树村为主的村集体4000多位股东对足球的热爱并没有减少,毕竟这里还出了国脚蒿俊闵(姑嫂树村)、国青女足岳敏等。如果这个地方失去了足球,相当于在武汉足球继光谷退赛事件之后,再被撕去了满满的一个篇章。

于是由武汉新纪元的杨东强牵头,接手武汉宏兴未禁赛的球员,成立武汉楚风合力业余足球俱乐部(注册地:航侧村万国花园7-19-1,与武汉新纪元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为同一地址),真要掰扯关系论的话,他也得是武汉新纪元足球队的延续,与武汉宏兴没有任何存续性,网上出现的他与宏兴有关的论调,无非是我在2016年中丙巡礼中的错误认识,因为当时陈光华曾作为球员出现在某APP中。

杨东强其人,有人说他是湖北足球的引路人,实际上他也曾在1996参与了武汉足球队(武汉光谷的前身)的管理。在《湖北足球史》中可以查阅:1996217日,武汉洪山体育馆,举行了“湖北美尔雅职业足球俱乐部有限责任(股份)公司”组建草签仪式,省长助理王少阶出席并做重要讲话。参加草签的企业有湖北美尔雅纺织服装实业集团(资金400万)、湖北正和商社(资金200万、湖北友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资金150万和武汉新纪元物业发展公司资金50万,省体委以球队的形式入股资产200万)。俱乐部董事长为罗日炎,副董事长杨东强、陈湘凯、丁海根,总经理杨东强,执行总经理余金彪,副总经理徐正文。会议决定俱乐部将于228日正式挂牌。

武汉新纪元董事长杨东强武汉新纪元董事长杨东强

且不说没有被禁赛的球员无过错,难道当年青岛海利丰被勒令解散,就禁止没有禁赛的球员和管理人员去昆明锐龙谋生吗?

虽然武汉楚风合力与武汉宏兴无关,但也可以说,如今的武汉楚风合力业余俱乐部确实是承载着当地民众们殷切的希望,继续为武汉足球服务的使命,扎根基层,逆风飞翔。

而中国社区足球的未来,也将会以上述这些提到的俱乐部为范本,蓬勃发展!

作者:中国足球研究院155 Sealango

李思明 本文来源:中国足球研究院 作者:中国足球研究院155 Sealango 责任编辑:李思明_ BJS2696
网易刊登此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转载已获原作者授权。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文学鬼才马伯庸,讲解22本隐世奇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体育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