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期

CBA收益分成畸形化到底谁之过?

2016-05-01 17:01:24 来源: 网易体育
0

当盈方中国董事长杨东为从篮管中心主任信兰成手中接过“中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杰出贡献奖”时,CBA投资人会议现场出现了耐人寻味的一幕:在一部分球队老板和高层热烈鼓掌的同时,另一部分却面露不悦、窃窃私语。从某种意义上,这一幕折射出了CBA老板们对盈方这个为CBA服务即将达到12年的合作伙伴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有老板认为球队尚且在赔钱,盈方这个外包公司凭什么赚的盆钵皆满;也有老板表示,要感谢盈方,不能因为盈方从CBA赚了钱就忌恨人家,毕竟盈方在CBA耕耘多年,人家最近几年赚到钱是前期大量投入的一种回报。

CBA收益分成畸形化到底谁之过?

上述两种心态基本可以涵盖CBA老板们对盈方爱恨难辨的那种复杂感情。后一种老板遵守契约精神的胸襟固然令人钦佩,但前一种老板的焦虑同样值得理解。因为,感谢盈方的和不爽盈方的都自有其理由:

服务CBA12年终于扭亏为盈

众所周知,CBA联赛在过去21年间的招商基本都是走的外包形式,即篮协将CBA的主要商务运营权统一外包给第三方公司来运营:1995-2001年的商务运营权授予了国际管理集团(IMG),而IMG平均每年要缴纳360万美金,而且还曾帮助辽宁、四川共建过球队俱乐部,目前的中职联董事长助理严晓明当年就是由IMG派往辽宁的第一任总经理。虽然IMG运营甲A为自己在中国体育界赚足了美誉度,但却没有实现账目上的盈利。

2001年夏,羊城报业集团以3500万/年+10%的纯利润分成的报价成功赢得了2001-04赛季的商务运营权,但他们随后经过摸底发现这个报价注定要亏损,于是临时撕毁协议。万般无奈下,篮协只能让自己的全资直属企业——北京中篮体育开发中心(俗称“中篮公司”,但从公司法角度而言它并不是公司,只是全民所有制企业)仓促接盘。但中篮公司运营四年下来,平均每年亏损近千万,总经理翟继荣更是在2004年总决赛开打前惨遭解职,深受李元伟信任的严晓明空降接管中篮公司,同样难以扭亏为盈。

CBA收益分成畸形化到底谁之过?

在2004-05赛季结束后,李元伟不堪连年亏损的重压,于是重新将CBA商务运营权外包,最终和盈方签下了长达12年(7+5模式,篮协在前7年合约期满后有权终止合作)的合作协议。盈方每年要向篮协缴纳至少650万美金的基础保证金,此外,一旦盈利,盈方要将盈利的大部分上缴给篮协,自己只能留15%-22%。为了监管盈方是否盈利,李元伟提出了一个苛刻的条件:要求盈方和中篮公司一起注册一个名为“中篮盈方公司”的空壳公司,中篮公司占股51%,盈方则是49%。招商工作完全由盈方负责,但必须以中篮盈方的名义走账,如此一来,盈方是否盈利都尽在篮协的掌控之中。可惜的是,盈方签约后同样连年亏损,此外,盈方在这一时期签下的中国男篮和中国男足同样招商惨淡,于是,忍不可忍的瑞士盈方总部在2008年4月对盈方中国管理层进行了大清洗。从总经理王应权到篮球事务总监董建强等人均惨遭解职,大清洗后的盈方中国一度人手奇缺到了连日常工作都无法开展的地步。

在大清洗后,瑞士盈方总裁菲利普-布拉特亲自来到中国选拔新掌门,在此期间他多次拜访了时任BOB(北京奥林匹克转播有限公司)的马国力,试图游说其主政盈方。如你所知,马国力曾一手创立央视体育频道,被誉为“央五教父”,在2001年被英国《卫报》评选为“全球体育领域最有权力的50个人”之一(位列第47位),他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上榜的中国人。布拉特最终靠诚意说服马国力出任盈方中国总裁,马国力自2008年10月上任后凭借其在业内的资源积累一步步让盈方扭亏为盈,并在2012年以惊人的3.36亿/年的报价击败多路竞标对手,成功和篮协完成7+5合同中的后5年续约。此后,马国力连连祭出惊人手笔,持续为CBA签下优质赞助商,其中尤以与李宁签下的5年20亿的天价合同最为轰动。

CBA收益分成畸形化到底谁之过?

在经历了多年亏损、管理层惨遭血洗等重创后,盈方中国终于在马国力手中实现了盈利,这也是自CBA1995年成立以来,首家真正盈利的商务运营承办方。不过,盈方的盈利也招致不少CBA球队的愤懑。

虽然2011年时盈方拍出3.36亿/年的报价在当时让各队暂时高兴了一把,毕竟扣除篮协要征收的青少年篮球发展基金和女篮联赛补贴费用外,每队还能分到1300万,和以往相比,这一数字已算是一笔巨款。只是,随着此后CBA各家军备竞赛日益激烈,投入成本自然水涨船高,1300万的分红再度沦为杯水车薪,CBA球队亏损越来越多。以刚刚结束的2015-16赛季为例,据不完全统计,20支球队平均每家投资7000万,平均亏损则在3000万左右。而本赛季的赞助商总数却多达26家,其中本赛季新增5家(腾讯、天梭、他能量、舒足速乐、 NBA2K)。据保守估算,本赛季CBA赞助总额至少达到了惊人的6.25亿,而盈方在向篮协缴纳3.36亿的“公粮”后还剩2.89亿,扣除各种运营成本、税收,起码还剩2亿,这如何能不让人眼红?

在CBA各队巨额亏损的同时盈方却实现了巨额盈利,这就是CBA各队对盈方既爱又恨的复杂感情的根源。一方面,如果没有盈方,CBA的赞助总额未必能如今日这般惊人,毕竟无论是此前的IMG、中篮公司还是王应权时代的盈方,都只能让CBA的赞助费徘徊在在数千万这个级别。从这个角度而言,马国力主政下的盈方的确大大提振了CBA品牌的商家价值;但另一方面,盈方虽然为CBA吸纳了6.25亿元,但他们“只”用上缴约定的3.36亿,剩余的扣完各种杂项也差不多有两亿,而各队最终分到手中的只有1300万。而与此同时,由于CBA球员薪水日益暴增,CBA各队平均每年的亏损额度也在疯涨,从2012年每年亏损近千万疯涨到如今的3000万。也正是因为如此,某CBA老板才怒斥CBA运营现状太畸形——“搭戏台的(中国篮协)和在边上卖茶的人(盈方中国)赚的盆满钵满,唱戏的(CBA球队)却连年亏损。”此外,还有不止一位CBA球队高层在私下来抱怨盈方拿的太多,其中一位更是半开玩笑地说:“既然篮协说CBA是国有资产,那么让盈方赚走这么多钱算不算是国有资产流失?”

盈方3.36亿价曾喜坏各队总经理

虽然中职联的不少球队高层都私下怒喷过盈方,但最起码在公开场合,大多数人还是很注意保持自己的风度,毕竟要遵守最基本的契约精神。既然有约在先,盈方在缴纳3.36亿后还能赚到这么多只能说明人家水平高。所以,切不可一味因为自己亏损就声讨盈方。而从某种意义上,CBA近年来亏损加剧的深层次原因恐怕还是一些球队过于短视和急功近利,高薪挖人时压根没有联赛大局观。

CBA收益分成畸形化到底谁之过?

时间回到2012年4月,盈方和CBA的7+5合约中的前7年合作到期。在新一轮的竞标中,他们遭到中体产业旗下的中奥体育和国际篮联终身名誉主席程万琦的上海嘉懿言集团的强力挑战,最终马国力以惊人的魄力拍出了3.36亿/年的这个报价。相比于之前七年每年650万美金的报价,新的报价几乎翻了8倍,这绝对堪称是天价报价。而当这个消息被流传出去时,中国篮协恰巧在杭州举行中国篮球俱乐部总经理培训班(具体时间为2012年4月19日-22日),各队经理在听闻这一消息后都十分激动。

在4月20日晚上的一个主题为“CBA体制改革”的探讨会上,各队经理从一开始就背离了讨论会主题,大家都在感慨盈方3.36亿的惊人手笔,随后则开始分析这个超级蛋糕到底能让自己得到多少益处。当时主持讨论会的是时任篮管中心培训办主任的肖红安,于是高管们纷纷向其询问盈方报价的详情,但这明显超出了肖红安的职责范畴。尽管肖红安几次提醒大家回到会议的主题上来,但根本没有人听得进去。原定于19点-21点的探讨会最终聊天聊到22点50分,几乎所有经理都兴奋的像个孩子。

在当时,一位威望很高的总经理替众人算了一笔账:盈方在前七年每年给650万美金,篮协在支出自身的各项办赛成本(裁判费用等名目)以及给各队分配联赛经费后,剩余的部分还能补贴女篮和青少年篮球基金这两块。现在完全可以把650万美金翻一番全给篮协,让其去补贴女篮和青少年篮球基金以及填平其自身的办赛成本,这也不过才1300万美金,折合人民币8000万左右。3.36亿扣除8000万,剩余2.56亿,分给17家俱乐部,每家能分到1400万出头。这1400万的分红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有一半球队将不再亏损。

CBA收益分成畸形化到底谁之过?

要知道,当时各队平均每年投入是3500万左右,而每家球队自身商务运营的收入则在1500万左右,其中球队冠名费、门票这两大主要收入约有1300万,此外,球队场地广告、官网广告等四项小额度营收能达到200万。如果能再从篮协那分到1400万,那就是2900万的收入,如此一来,平均的亏损缺口只剩下600万,而诸如吉林这类投入2500万一年的球队就可以扭亏为盈。而那些投入额度较高的球队多是有夺冠希望的豪强,而他们凭借着季后赛的优异战绩则有望从赞助商和当地政府手中再额外分一笔奖金,所以也基本上亏空不大。

无效限薪令乃亏损根源

总经理们2012年4月的美好畅想场景尚历历在目,但四年后的现实却是各队平均投入已激增至7000万/年。当年算那笔帐时考虑了很多因素,甚至还自作主张把给篮协的分红翻了一倍,但他们唯独没有考虑到的是CBA军备竞赛太夸张。

CBA收益分成畸形化到底谁之过?

以CBA第一人易建联为例,2012年夏,他从NBA回归CBA,广东为其开出了500万/年的薪水,这让其超越年薪450万的巴特尔成为当时的CBA第一高薪。如今他仍是CBA第一高薪,但年薪却已涨到2000万,4年间足足涨了4倍,而阿联的案例基本上就是CBA疯狂军备竞赛的缩影。

其实,CBA不是没有限薪令,相反,CBA的限薪令分门别类相当详细,而且针对外援和本土球员各有标准,但问题是篮协制定的薪资标准落后现实行情太多。这其中有球员漫天要价的成分,也有球队为了挖人墙角而无视规则的缘故。总之,CBA限薪令从一开始就名存实亡,各队为了搪塞篮协而大搞阴阳合同。

外援限薪令最早见于1998年4月中国篮协发布的《外籍运动员等级划分及酬劳意见》。该《意见》将外援划分为三级七等,按类别发放外援薪水,但执行效果极差,很多球队甚至连阴阳合同都懒得拟,直接塞现金红包。后经几次调整,特别是经历了集中赴美倒摘牌选外援(2004-2008年)和各队自行选外援等制度变革后,外援薪水更是成为一个谜,2010年,十分无奈的中国篮协干脆宣布废止外援限薪令。不过,在2015年夏,中国篮协又重启外援限薪令:“各队对上赛季的签约外援享有优先续约权,只要球队给外援的薪水超过原合同10%,其他球队就不能抬价哄抢球员。”2015-16赛季是执行该条款的第一年,但据悉,为了照顾大牌情绪,一些球队的涨薪额度仍超10%。

本土球员限薪令最早形成规范性规定是在2009年9月。篮协在《CBA俱乐部球员和教练员工资总额控制暂行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中规定:“各队的工资总额不得超过上年度该俱乐部收入总额的55%,细分到各本土球员和教练,则分为4个等级:现役国手和国家队主帅并随队参加过国际大赛者,年度工资总额不得超过100万元人民币;两次入选过国家集训队及国家二队主帅或国家队助理教练,年度工资总额不得超过75万元人民币;如系国青球员或主帅,年度工资总额以50万元人民币为上限;其余球员的年度工资则不得超过30万元人民币。另外,外援的月薪不能超过6万美元。”一年后,篮协又增补了条款:“凡上年度经营亏损的俱乐部,其俱乐部球员、教练员工资总额上限均下调5%-10%。至于具体是多少,由篮协决定。不过,凡从NBA回归的中国球员可不受此条款限制。”

CBA收益分成畸形化到底谁之过?

CBA推出限薪令的本意是让球队缩减运营成本、让球员薪水支出控制在球队营收总额55%以内(这和NBA的劳资协议几乎一致)。虽然这个初衷是好的,但CBA各队的营收总额太低,55%的营收总额根本不足以维持球员的工资支出。此外,谁敢让国手级别的球员仅拿区区百万年薪?即使真的敢这么做也是自寻烦恼。

2009年夏,姚明托管上海队后试图用篮协规定的标准重新修订球员的合同,结果遭遇集体罢训,其中公开和姚明团队闹翻的正是国家队队长刘炜。此事一度闹得沸沸扬扬,最终姚明团队也只能向阴阳合同这个潜规则低头。在这件事中,刘炜没错,因为他的价值的确超过了百万年薪的级别,姚明同样没错,因为他是在照章执行篮协的规定。真正错的是CBA不该盲目照抄NBA的限薪标准,而且规则推出后压根没想过委托专门的律师会计团队对各队进行监督。所以上,阴阳合同的滋生既有篮协盲目学习NBA的原因,也有各队喜欢耍中国式小聪明的问题。中国人一遇新政,率先想的不是如何踏踏实实去执行,而只会去玩“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种小手段。短期内看似自己占到便宜,但人人争相效仿,最终只会搞乱大环境,这纯属典型的短视和急功近利。

除了篮协规章与现实不接轨导致阴阳合同盛行外,另一个拉高军备竞赛成本的因素则是有些球队缺乏联赛大局观。诸如新疆这类土豪球队每年总用高薪挖人墙角,从巴特尔、李根这类球星到蒋兴权、邓华德、李秋平等名帅,新疆只要看上必定砸出重金抢人。一来二去搞乱了市场行情,直接推高了联赛整体的签约成本。再加之CBA真正粹的优质自由球员犹如凤毛麟角,此外各种高质量外援也先后来到CBA,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导致CBA市场行情几乎每年都是一个全新的价码。2014年孙悦正式签约北京时,首钢开出5年3500万的报价曾遭遇空前的质疑和嘲讽,但两年后的今夏,和孙悦同级别的全明星球员动辄就能收到800-1000万的报价。

所以,在回顾了CBA近年来军备竞赛的疯狂程度后,你会发现,各队的平均亏损额度从2012年的千万左右陡增至如今的3000万左右,最大的原因就是CBA缺乏有效的限薪办法,军备竞赛的成本翻倍过快。而究其根本原因无外乎篮协制定标准不接地气,而各队又过于急功近利,任由阴阳合同横行。

在自身问题不断的情况下,如果总把亏损的怨气直接洒到了实现盈利的盈方头上,这既显得自己的心胸气度不足,又有欺软怕硬之嫌。毕竟是中国篮协将商务运营权打包卖给了盈方,即使真的要撒怨气,各队也应该跟篮协理论,而不应该因为自己亏损就拿盈方撒气。如果连这点气度都没有,即使未来有天商务运营权真的落到你手中,试问有多少合作伙伴敢跟你合作?毕竟合作伙伴都是为了赚钱才来投资CBA,如果只能跟你一起赔钱遭罪,一旦我赚钱就反目成仇,试问谁还愿意来谈合作?幸好,CBA还有一些有气度和远见的投资人能够客观看待盈方盈利的问题,最起码姚明就曾表示:“虽然中职联的目标就是要和盈方争夺CBA商务运营权,但我们还是得先对盈方说声谢谢,是他们给CBA带来了大量的赞助商。”

要尊重+学习盈方招商秘诀

当然,不得不说,“搭戏台的和在边上卖茶的人赚的盆满钵满,唱戏的却连年亏损”的确是个畸形现象。但各队需要冷静下来认真分析这个畸形现象的真正原因所在。除了CBA目前军备竞赛过于夸张外,还在于各队手中的商务运营权太少。所以,与其怒喷盈方撒气(这么做毫无实际意义且缺乏契约精神),不如鼓起勇气和篮协谈判,要求将更多的商务运营权下放给各队。至于盈方,除了对其说声谢谢外,最好也能研究一下盈方为什么能盈利。盈方的盈利绝非侥幸,这其中既有坚韧不拔的忍耐力(王应权时代连年亏损却仍继续投资CBA),又有魄力十足的赌博(马国力2012年拍出3.36亿/年的报价),更有一流的市场判断力和长远眼光(投入3.36亿后马上能让李宁开出5年20亿的赞助)。

CBA收益分成畸形化到底谁之过?

所以,“姚明们”不仅应该从单纯客套的角度对盈方说声谢谢,更要想办法向盈方学习和寻求合作,毕竟,职业联赛的商务运营是个很有技术壁垒的工作。即使未来篮协下放更多商务运营权到各队手中,即使CBA公司真的可以独立运营,但如果缺乏足够的商务推广技巧,各队仍可能继续亏损。在这方面,可以先看看NBL的前车之鉴。

在2015年之前,NBL要么由中篮公司运营,要么则干脆外包,而在2015年,NBL获准迈出管办分离第一步,于是各队兴冲冲地集资组建了北京恩彼欧体育管理有限公司。但真正一接触市场他们顿时大失所望,因为单靠恩比欧根本无法招商。于是他们一度寻求和华奥星空合作,在体育产业资源交易平台对2015-2019赛季的NBL进行打包招商,但乏人问津,NBL最终在2015-16赛季近乎“裸奔”(即没有赞助商),这一情形堪称NBL历史最惨。此后万般无奈之下决定重新回到外包的道路上,于是今夏以4年1.8亿的价格将商务运营权和恩比欧20%的股权打包卖给了智美体育。

当然,CBA要比NBL的商务价值强上百倍,但要想真正把纸面价值转化为真金白银,各队仍需要提升自身的商务运营能力,同事要善于借助外部合作伙伴的力量。正所谓,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做大事胸襟气度最重要,CBA即使未来真的成立了自己的公司,相信仍需要在很多细节层面和盈方继续合作。所以,请CBA各队老板善待盈方,给盈方这个合作12年的伙伴真心诚意地送上掌声,更给那些潜在的合作伙伴们释放一个热忱欢迎的信号!(完)

付政浩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付政浩 责任编辑:付政浩_NS2936

本期摘要

搭戏台的和在边上卖茶的大赚特赚,唱戏的连年亏损。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