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期

FIBA欧锦赛禁赛风波背后的卑劣政治游戏

2016-04-22 12:01:53 来源: 网易体育
0

(本文转自公众号:中篮产业说  作者:付政浩)

在亚洲的中国,姚明正带领着由十八家CBA俱乐部成立的中职联公司向中国篮协索取CBA的商务运营权和竞赛组织权,这被视为是俱乐部自发自下而上进行的一次革命性倒逼,但目前姚明方面陷入了倒逼困境,当此之际,他们或许很有必要向外国同行取经。而放眼世界,和中职联情况最相似、最适合让中职联效仿学习的并不是从诞生之日起就纯属私营性质的NBA,而是目前负责运营世界第二大篮球联赛——欧洲篮球冠军联赛的欧洲篮球联赛公司(以下简称ECA)。

FIBA欧锦赛禁赛风波背后的卑劣政治游戏

曾经,欧洲篮球冠军联赛的前身欧洲篮球冠军杯也是由官方性质的欧洲篮联在1957年创立,这点和CBA由中国篮协主办大致相同。但在2000年,欧洲的一批顶级俱乐部自发结盟组成欧洲篮球联赛联盟(ULEB)并成立ECA,最终成功倒逼欧洲篮协同意由其来举办欧洲篮球冠军联赛。经过多年发展,ECA旗下的欧洲篮球冠军联赛(Euroleague)和欧洲篮球冠军杯(Eurocup)已成为欧洲吸金能力最顶级的商业篮球赛事。显然,昔日的ECA和如今的中职联情况高度相似,ECA的过往经历无疑能够给中职联足够多的改革启示。不过,与此同时,也永远不要低估既得利益集团的反扑决心,目前ECA正遭遇欧洲篮联和国际篮联的疯狂打压,已有八个国家因为此事而遭遇禁赛,并且禁赛规模很可能进一步扩大。昔日结怨:欧洲篮联2001年丢欧冠运营权

昔日结怨:欧洲篮联2001年丢欧冠运营权

放眼世界篮坛,按照联赛综合发展水平来划分,无疑是NBA最强,欧冠联赛次之,而我们的CBA自然更逊一筹。从某种意义上,造成这一水平差距的一大原因就是三种联赛的产权有明显差异。换言之,这取决于三个联赛的运营方在和各自国家(地区)的篮协之间关于联赛产权的界定是否足够清晰:

FIBA欧锦赛禁赛风波背后的卑劣政治游戏

众所周知,NBA最初是在1940年代由一些冰球老板自发出资建立的,从诞生之日起,其产权就100%属于联赛的各个老板,运营工作自然也就完全独立于美国篮协的管辖范围之外。事实上,不仅是NBA,美国的很多低级篮球联赛都独立于美国篮协的管控范围之外,而美国篮协只负责美国青少年业余篮球发展和男女篮国家队的组建。虽然自1992年起,美国篮协开始和NBA合作组建梦之队参加世界大赛,但NBA的事情美国篮协从来无权插手,更甚者,在历届梦之队组建时美国篮协甚至要听从NBA的建议和意见。

和NBA情况完全相反的自然是CBA。CBA由中国国家体委篮球处在1995年创立,各个球队在所在地政府、解放军体工队的大力支持下参赛,不少球队甚至就是国企和体育局合作建队,一方出钱,一方出人,所以CBA从诞生之始就印有鲜明的国有联赛烙印。虽然经过多年职业化改革发展,尤其是在2005年经过CBA联赛准入制洗礼后,各家俱乐部看似名义上成为在工商局注册的职业俱乐部,但整个联赛的性质仍然是国有资产牵头的混合所有制企业。中国篮协在CBA中占据着绝对的话语权,CBA的赛程甚至经常要因为国家队而缩水。如今姚明牵头18家俱乐部成立中职联公司,试图向中国篮协索要商务运营权和竞赛组织权,但由于国家的现行法律规定中国的职业篮球联赛必须由中国篮协主办,而CBA的产权也在广义范围内认定为国有资产,所以姚明的中职联多番协调但毫无收获。即使在未来真的成立CBA公司,拟占股30%的中国篮协依旧是最大股东,CBA仍然摆脱不了官办联赛的性质。

在看过NBA和CBA的强烈对比后,我们不妨再看看产权问题介于两者之间的欧洲篮球冠军联赛(Euroleague)。欧冠联赛的前身名为“欧洲篮球冠军杯”(European Champions' Cup),由欧洲篮联在1957年创立。由于欧洲大多数国家幅员面积较小,各国篮球联赛商业价值含量一般,所以欧洲篮联在各国的国内联赛之上架构了象征欧洲最高篮球水准的欧冠联赛,各个国家则根据自己在欧洲篮联的排名高低来确定本国球队进入欧冠联赛的名额多寡。所以一些豪门俱乐部除了要参加本国的篮球联赛外,还要同时参加欧冠联赛。除了最顶级的欧冠联赛外,欧洲篮联还为那些实力相对较弱的俱乐部设计了Korac Cup和Saporta Cup两项杯赛。此外,欧洲篮联还负责运营各国国家队参加的欧洲锦标赛。

经过长期职业化发展,在上世纪90年代末,越来越多的顶级篮球俱乐部认为欧洲篮联在商业利润分成、职业化改革方面的弊病越来越多,体制顽疾也越来越束缚联赛的发展,联赛改革迫在眉睫。各家俱乐部在和欧洲篮联多番协商无果后,于是,在2000年,意大利、西班牙、希腊的一批顶级联赛组建了欧洲篮球联赛联盟(ULEB)并成立欧洲篮球联赛公司(ECA)来自行运营欧洲冠军杯。而由于各国篮协在平日的利润分成中也对欧洲篮联不满,所以他们纷纷暗中默许自己国内的俱乐部加入ULEB。欧洲篮联失道寡助,旗下的球队纷纷与他们脱离关系。但他们不甘示弱,随后在国际篮联的支持下于2001年仓促推出了FIBA超级联赛,可惜由于参赛球队竞技水准一般,联赛招商能力不足,运营一年就背上了巨额亏损债务。

FIBA欧锦赛禁赛风波背后的卑劣政治游戏

万般无奈之下,欧洲篮联选择暂时和ECA妥协,他们最终在获得些许股权和买断费后允许自己旗下的超级联赛以及Korac Cup、Saporta Cup这两个次级联赛统统并入ECA。ECA随后在2002年努力整合资源后推出了全新的欧洲篮球冠军联赛(顶级联赛)和欧洲冠军杯联赛(次顶级联赛)。其中,欧冠联赛只允许16个国家队的24支最顶级球队参加,而相对实力较弱的俱乐部则参加欧洲冠军杯。失去主导权的欧洲篮联只能暂时放弃职业联赛,转而专心运营欧洲各国国家队参加的欧洲锦标赛。

尽管ECA这些年发展势头越来越好,欧冠联赛更是奠定了自己全球第二大职业篮球联赛的地位,但欧洲篮联一直都幻想夺回自己在欧洲职业联赛的主导权。对此念念不忘的同样还有国际篮联,毕竟国际篮联的不少官员都来自于欧洲篮联。最近几年,随着欧篮公司的影响力在国际范围内大幅提升,特别是在中国成立了欧篮中国公司,并通过和华录百纳的通力合作取得了令NBA都为之惊奇的商业开拓效果。而欧篮的这一系列成就让国际篮联和欧洲篮联对欧冠联赛这个超级金矿越发垂涎,这也为如今的欧洲篮坛禁赛风波埋下了导火索。

因财生妒:欧洲篮联挖角ECA自取其辱

自从2002年欧洲篮联暂时交权后,ECA每年都在用职业化的理念对欧冠联赛进行改革,终极目的自然是为了让联赛的吸金能力不断提升。这些年他们不仅把欧冠联赛和欧洲冠军杯这两大联赛做的风生水起,让各家顶级俱乐部吸金无数,而且还为各个国家培养了大批顶级篮球人才。正是因为欧冠联赛在不断提升欧洲篮球水平,这才有了2006年篮球世锦赛出现欧洲两强争夺冠亚军、星光熠熠的梦七队只能争夺铜牌的奇观。一度,NBA总裁斯特恩还曾授意幕僚前往欧洲对欧冠联赛进行深入调研。

FIBA欧锦赛禁赛风波背后的卑劣政治游戏

不过,在欧冠联赛高速发展的同时,ECA也意识到了一个极其不利于职业联赛发展的核心问题,那就是欧冠联赛实行的是升降级制度,简而言之,每年参加欧冠联赛的球队都不固定。对于一个职业联赛而言,如果每年连参赛的球队都经常发生变化,球迷们每年都要试着去重新认识一些新的球队和球员,这无疑不利于培养球迷的忠诚度。此外,由于欧洲各国的篮球水平差异较大,所以24支欧冠球队对抗时总有一些场次明显拉低整个联赛的对抗激烈程度,所以ECA希望压缩参赛队伍数量以便“挤掉水分”。

经过不断和各国篮协商讨,ECA最终决定将欧冠的参赛队伍从最初的24支球队压缩至16支,ECA向目前以奥林匹亚科斯为代表的欧洲最顶级的11支球队发放永久参赛权。而另外5的个名额则授予欧洲冠军杯联赛中的最强球队。取消升降级,将联赛的参赛队伍尽可能固定下来,这无疑是职业联赛发展道路上的一个必经阶段。事实上,在这方面,中国篮协比ECA行动更早,早在2005年,李元伟就宣布CBA不再实行升降级。当然,这更多的是因为CBA是官办联赛,中国篮协可以一言九鼎,而欧冠联赛的参赛队伍因为来自于欧洲各个国家,所以ECA想要改革,只能和各国篮协、各国联赛不断协商妥协。事实上,即使他们近年来一直极力推进,但欧冠“瘦身”计划最早也要到2017年才能真正实行。

从某种意义上讲,11家固定球队+5支升降级球队的竞赛模式是当前最适合欧冠联赛的模式。这既顺应了职业联赛的发展诉求、保护了球迷的忠诚度,同时也给习惯了升降级文化的欧洲篮球一个逐步过渡的适应空间。

诚如前文所言,欧洲篮联尽管失去了在欧洲各个级别联赛的主导权,但他们一直坐等复辟机会,而此番ECA推进欧冠“瘦身”计划则被欧洲篮联视为反扑的天赐良机。于是,欧洲篮联和国际篮联先是指责ECA让11支顶级球队垄断欧冠联赛绝大多数利润,随后又开始酝酿组建全新的欧冠联赛,试图去和ECA分庭抗礼。

FIBA欧锦赛禁赛风波背后的卑劣政治游戏

一方面欧洲篮联不断向各国篮协施压,要求各国篮协大力支持这个自己要创办的这个新的欧冠联赛,另一方面,他们私下向目前正在参加欧冠联赛的豪门球队许诺很多优厚条件,比如高额度利润分成,希望他们能够脱离ECA转而回归欧洲篮联旗下。可惜的是,大多数俱乐部这些年跟ECA合作良好,并且ECA在宣布欧冠改革后承诺将让各家豪门球队的收入每年都至少在3500万欧元以上,这远远超过了欧洲篮联的承诺。所以,欧洲篮联的私下挖角行动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反而遭到诸如西班牙等一些篮球强国的俱乐部对其公开说“不”。如此一来,所谓的“全新欧冠联赛”的筹建工作自然也无从说起,这让欧洲篮联恼羞成怒。

在“全新欧冠联赛”计划暂时被搁浅后,欧洲篮联只能恳请一直在背后出谋划策的国际篮联出面惩罚ECA。于是,国际篮联先是今年4月在FIBA官网登出一篇讨伐ECA的“檄文”,其中列出ECA有4宗罪(包括“对联赛和俱乐部施加不适当的压力”、“11家俱乐部形成寡头,可以‘独裁’般获取篮球欧冠联赛和欧洲杯的商业利益”、“削弱欧洲篮球平衡性”、“歧视经济实力较弱的俱乐部”等4项罪名),随后又以国际篮联、欧洲篮联、欧洲各国篮协的名义组成综合调查小组去调查欧冠联赛的运营情况,试图找出ECA的把柄。但这些手段均未能取得预期的效果,大多数俱乐部通过欧洲篮联的这些卑劣行径进一步看清其真实面目,所以绝大多数俱乐部都表示要坚决和ECA继续合作,一起持续推进联赛的改革。无计可施:FIBA恼羞成怒乱挥禁赛大棒

无计可施:FIBA恼羞成怒乱挥禁赛大棒

国际篮联和欧洲篮联绞尽脑汁也无法直接找到ECA的把柄,恼羞成怒之下,他们开始通过舆论对ECA进行道德攻击,称其从来没有对欧洲篮球基础建设做出任何贡献,但却从欧冠联赛中获取了巨额利润。另一方面,他们给欧洲各国篮协施压,要求各国篮协想办法规劝各国的俱乐部脱离ECA,否则国际篮联将对各国的国家队进行禁赛。最终,西班牙、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波斯尼亚、塞尔维亚、黑山、马其顿和俄罗斯等八国被率先宣布剥夺了2017年欧锦赛参赛权,而希腊、立陶宛、土耳其、意大利、波兰和以色列也收到了将被禁赛的严厉警告。国际篮联随后威胁称,如果西班牙等八国接下来仍然无法劝说自己的俱乐部解除和ECA的协议,那么将把对他们的禁赛扩大到全球范围,即禁止参加奥运会和篮球世界杯等世界大赛。

FIBA欧锦赛禁赛风波背后的卑劣政治游戏

值得一提的是,国际篮联此次的禁赛不仅理由牵强,而且肆意扩大惩罚规模,有欺软怕硬之嫌。如前文所述,国际篮联和欧洲篮联目前只是计划建立一个“全新的欧冠联赛”,所以即便有竞争,也只是和现有的欧冠联赛有竞争关系,但他们却把打击规模扩大到了参加欧洲冠军杯的球队。在通知西班牙、斯洛文尼亚等八个国家的禁赛通知上,国际篮联给出的理由是这些国家不能劝阻自己国内的球队参加欧洲冠军杯。

众所周知,ECA旗下的欧冠联赛只有欧洲最顶级的24支球队才能参赛,而他们的另一个赛事——欧洲冠军杯则是欧洲各国参赛最广泛的赛事。一直以来,欧洲几乎所有的中下游球队都靠欧洲冠军杯联赛来培养人才,但现在国际篮联却公然禁止他们参加这项赛事,并且与此同时,国际篮联并未组建新的赛事供这些球队参赛。所以,这种肆意扩大禁赛规模的做法完全是对弱小球队的肆意欺凌。

在国际篮联连挥禁赛大棒、通过肆意打压各国篮协来逼各个俱乐部脱离ECA的同时,ECA曾几次致函国际篮联,请求双方建立沟通机制,就各种问题进行沟通。不过,国际篮联对此并不感冒,仍然只是一味给各国篮协施压,这让不少国家的篮协官员都开始对国际篮联的霸道行为表示愤慨:“FIBA此番主动挑起禁赛风波,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眼红ECA在商业运营方面的大获成功,特别是欧篮中国近两年在中国的急速扩张让他们更是羡慕嫉妒恨。只是,FIBA无法公然向ECA索要利润分成,只能把这种嫉妒的怒火转嫁给了各国篮协,用禁赛来威逼各国篮协来劝说俱乐部退出ECA,这无疑是种卑劣的政治手段。如果就因为一个联赛不向FIBA主动进贡就要挥出禁赛大棒,那么这些年,NBA压根没向FIBA缴纳过任何费用,但你何曾见过FIBA敢向美国篮协开出禁赛罚单?”

尽管目前国际篮联喊打喊杀,但相信他们未必敢真的对西班牙、塞尔维亚等篮球强国长期禁赛,更不可能全球禁赛,毕竟在世界范围内FIBA还需要欧洲诸强帮助他们“对抗”NBA。所以,接下来FIBA和ECA很可能会坐下来谈判,也许看在钱的份上,FIBA将会很快终止这场其自编自导自演的卑劣禁赛大戏,毕竟在这之前,日本等国家就已领略过FIBA的这种出尔反尔。

张驰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付政浩 责任编辑:张驰_NKBJS2517

本期摘要

困境中以姚明为首的中职联,也许可以向ECA取取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