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往事19:姚明接旗闹革命 继承职篮筹未竟大志

2016-04-20 12:58:39 来源: 网易体育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姚明如今成立中职联,相当于继承了17年前的职篮筹。

《中国篮球往事》是网易CBA一档篮坛历史回顾专栏,由中国资深篮球记者孙保生根据自己亲身经历倾心撰写。孙保生,资深篮球专家、《北京晚报》资深记者。报道中国篮球已逾30年,曾任中国篮球新闻委员会委员,首位中国篮球新闻奖特殊贡献奖得主。以下为该专栏的第十九期,系孙老师近日在与中职联相关人士交谈后根据自身感悟集结写就:

从大洋彼岸传来姚明进入篮球名人堂消息的那天,我正在归置茶几上的杂物,从小抽屉里居然翻出一本书,这本书是中文版的《姚明,我的世界我的梦》。忽然想起这本书还是12年前让我女儿给我买的,当时只是粗略地翻了翻就放下了,如今我忍不住认真读了下去。没想到的是,整理中文版的作者居然是我认识的张弛(编者注:著名篮球记者,现为上海队高管、中职联新闻发言人)。几年前我去过上海,张弛两次请我吃饭,只怪我那时不记得张驰是这本书的作者,不然的话,我们聊的话题会更多。

篮球往事19:姚明接旗闹革命 继承职篮筹未竟大志

说起来令我惭愧,当年这“三大中锋”中,我跟王治郅巴特尔最熟,王治郅的父亲王维君,我跟他在“文革”中打过球,跟他妻子任焕贞也认识。大郅登陆NBA之前,我在他家进行了长时间的采访,采访完了以后,大郅父母热情挽留我吃饭,说:“包饺子,喝二锅头。”我说:“我得赶活儿,这顿饭欠着吧!”次日,我写了一整版大郅登陆NBA的长篇通讯。巴特尔是北京队的,是我看着成长起来的,他去NBA时我也写了一整版。因为姚明是上海队的,我没机会单独采访他,他去NBA时我们《北京晚报》也用了很多版面,但我个人采写的不够一整版,这对我是很遗憾的事情。到了2004年备战雅典奥运会训练时,我让跟中国男篮当翻译的徐济成跟姚明垫了话,晚上电话采访了姚明,写完稿后我还给姚明念了一遍,看有没有不妥之处,记得姚明在电话里说:“行,孙大爷!”后来我虽然采访了两次NBA活动,但都没有机会进行单独采访,也不知道他记不记得我。在菲尼克斯的街上我曾与姚明和叶莉走个碰面,但我也只是微笑地跟他俩点了点头。记得我很早跟一些人说过:“三大中锋中,姚明是大智慧。”他因伤退役时,我在《老孙说球》中写了篇短评《壮志未酬》。可能是我的年纪跟他父亲相仿,我从未往姚明跟前凑过,只是远远地注视他。

12年后的今天,当我再读起这本书时,联想的更多更深,难免有不少今昔对比。现在姚明不仅是上海大鲨鱼队的老板,更是新近成立的中职联的牵头人。从球员到球队老板,再到中职联的董事长,姚明正着率领着他的团队发起一场新的革命。

我反复阅读这本书中的第十三章《我看中国篮球》,试图找出12年前的中国篮球在姚明的心目中是什么样子,12年后的中国篮球又产生了什么变化?

应该说有变化,但却远远低于人们的预期。比如:球队的编制已经不是主教练、助教、领队和队医四个人了,而是一个团队了,后勤保障服务工作比过去细致了,不仅是国家队,还包括CBA的球队。但是,乘坐飞机所有队员仍是经济舱,不管你身高有多高,体重有多重。有的俱乐部规定飞3小时以上的,外籍球员可乘坐商务舱,比如飞新疆。而在12年前,在NBA火箭队打了两年球的姚明,就提出了这个问题。2001年中国男篮去达拉斯训练时,姚明、王治郅、巴特尔三个大个子,就一起挤在一排6个位子上,三大中锋整整坐了16个小时才抵达目的地。

姚明也知道两个国家的条件太不一样了,火箭队有自己的飞机,每个座位都是头等舱位,还有很多食物供你享受。在美国,一个能为国家队效力的好球员,他的整个职业生涯,所有的事情都会有人照顾,美国的设施确实比中国要好得多。但是中国缺少什么我不想抱怨太多。令人不解的是,12年过去了,宫鲁鸣还在为国家队员里的高大队员和30岁以上的老将乘飞机坐商务舱而费心费力。不懈努力的结果只是初步的,去国外比赛时身高在2.10米以上,体重在130公斤以上的队员才允许坐商务舱位。我们不是喜欢把以人为本、人文关怀经常挂在嘴头上吗?讲真格儿的时候就虚了。运动员外出比赛能与公务员出差相提并论吗?这些年国家队打热身赛没少挣钱,且不论这些热身赛对国家队是否有帮助,单说挣了钱花在国家队员身上难道不应该吗!由此可见,宫鲁鸣与篮管中心的分歧不仅仅是因为个人待遇没有兑现,而是他为维护运动员权益坚持己见,为的是尊重和保护国家队员。国家队员为国家荣誉而战,理应得到保护和照顾。

在这个章节中,姚明还说在2003年夏天他与篮管中心新任主任李元伟进行了交谈,他向李元伟建议了两件事情:“我们应该为记者做更多的事情,我们因该让所有国家队员吸引更多人的注意力。”姚明还说:“你上过国家队的网站吗?上面只有关于几个球员的报道,首发上场的五名或头六名。但是国家队有12名队员,那是来自比美国人口四倍的中国的12名队员,这很像是NBA的全明星队。就算他们是新手或者侯补球员,他们在国家队,这就表示他们非常优秀。他们应该成为明星。不管他排名多少,如果进国家队能够使他们更好,那么,全国的年轻球员都会更努力地训练和打球,争取加入国家队。只要每个人打球和训练都更加认真,中国篮球的明天就会更美好。”我回想当时李元伟是听取了姚明的建议,随后就提出了“三个服务”,即“为媒体服务、为赞助商服务、为球迷服务。”应该说在中国篮协新闻委员会的协助下,对媒体服务工作基本做到了有布置、有检查、有督促。但是,我两次去过NBA,与人家比,我们为记者做的事情还远远不够。比如:赛后采访、进更衣室采访、观摩训练等等,不仅开放度不够,且组织工作粗糙,记者通道设计不合理,以致于造成记者与工作人员发生冲突。

对选拔国家队员,姚明也有自己的想法,他认为“现在我们只选择那些能够得分的球员,如果你在CBA能够得很多分,那你被选中的机会就很大,他们不看别的方面。我觉得我们还需要抢篮板的球员、传球手以及好的后卫。”“我曾经开过这样的玩笑,我喜欢说国家队的球员只知道拿球,不知道传球。”

读到这一段,我觉得那时的姚明就很善于观察和思考问题,这段话可谓切中要害。相当一个时期以来,从基层到一线队出现了一个误区:一是选材就选将来能长成高大队员的,输送时能卖个好价钱,而对那些身材不高却很灵活的青少年则不屑一顾,这就埋没了一些后卫人才。二是训练中不注重传球能力的培养,以至在比赛中时常出现有球有戏,沒球没戏的现象,迫使球员陷入单打独斗。而在CBA各队中,绝大多数控卫都由外籍球员担任,国内球员往往充当防守的角色,有的甚至跑了龙套。拿广东宏远举例,在李群退役后就再无能胜任控卫的国内球员。八冠王球队尚且如此,就甭说其他球队了。如果没有马布里这样出色的控球后卫,北京首钢队岂能斩获三冠?可在2004年之前,中国篮球还真不缺能传球、传好球的球员。就此问题。我不止一次的与钱澄海、蒋兴权、宫鲁鸣等名教头交流过,他们也有同感,一直认为如果没有好的传球手,将会拖累中国篮球。钱澄海老先生曾有句名言:“没有一个好小个子,累死一帮傻大个”。

在中国男篮兵败天津的四年后,宫鲁鸣于危难之际出山重整旗鼓,国家队不会传球的状况才有所缓解。他大胆启用有大局观能传球的小个子赵继伟,并精心雕刻郭艾伦的突破分球,使这一拨中国男蓝有了生机与活力。但是,距离比赛的需要,中国男篮的传球能力还要进一步得到提升。其实篮球比赛如同舞台上的一出戏,它需要各种角色的倾情出演,才能精彩而富于观赏性。中国篮球泰斗之一范政涛老先生早就说过:“篮球场上需要有不同特点的人,能得分,能抢篮板,能防守,能传球,只要有一招儿突出,就能给球队以帮助。”

现在中国篮球运动员的身体条件越来越好,但是始终没有找准自己的方向,一会儿学美国,一会儿仿欧洲,最后弄得什么都不是。在这方面,姚明也有自己的思考,他认为美国式的篮球并不是最适合中国球员的打球方法。美国球员更快、更强壮,跳的也更高。中国球员可以跑得很快,有的也能跳得很高,但是有个很大的区别,他们不知道怎么应付身体的碰撞,如果发生碰撞,他们的投篮也不准了。在姚明看来,韩国队一点也不像欧洲或者NBA球队,他们的打法不像任何队伍,他们有自己的风格。我们在中国可以做同样的事情。

读到这段文字,不禁使我想起在1997年的秋天,也就是篮管中心成立的那年,中心邀请中国篮球的老领导、老教练及部分老记者在京郊一个叫桃花山庄的地方开会,议题就是研究新时期发展中国篮球的指导思想,与会者各抒己见讨论热烈。遗憾的是,会议结束时也没有明确发展中国篮球的指导思想到底是什么。如果认为我们原来制定的“快速、灵活、全面、准确”的指导思想已经不适应当代篮球发展趋势了,就应补充新的内容。不了了之的后果大家已经看到了,中国篮球已经陷入迷茫之中,近20年来可以说是不进则退,也耽误了一些好苗子。典型的是东莞队的李慕豪,那么高的个子,又能跳又能跑,只是身体单薄些。可是如果拿他当小个子练,把基本功夯实,再炼就一手过硬的中远投和行进间传接球计技术,必是个出色的大前锋。倘若非要拿他当中锋使用,那就勉为其难了。令人欣慰的是,宫鲁鸣打造的这一届中国男篮,已经有了高快结合,内外衔接的初步技战术特点了,就看下一阶段的精打细磨了。

12年前姚明出这本书时,CBA联赛只有12个队,如今已扩军至20个,十二载寒暑过后CBA只见量变而鲜见质变。当年姚明就认为最重要的是我们要把CBA职业联赛办得更好,就好像一个金字塔,CBA是基础,国家队是顶峰,一个良好的基础造就一个优秀的顶峰。如今的CBA是比那时火了,但在我看来是虚火,火的很大程度在于高水平外籍球员的加入,他们的表现增强了比赛的激烈程度与观赏性,但是,这就使得绝大多数球队过于依赖外籍球员,很多末节经常是外籍球员“二人转”表演。直到最近两年推出末节单外援的新规,才使国内球员得到了更多的打关键球机会。

与12年前相比,CBA俱乐部的成分也发生了较大变化,民营成分越来越多,对球队的投入的成本逐年增加,但回报确实杯水车薪,因而要求改变经营模式的呼声也就越来越高。12年前姚明就想到过退役后的生活,教练是他退休后最可能有兴趣做的事情,但是,生活总是需要改变的,有的梦想经过不懈努力可以实现,有的梦想会成为夙愿。因伤过早退役的姚明,有两个梦想没有实现,一个是赢得一次NBA总冠军,另一个是赢得2008年奥运会金牌。尽管姚明球员职业生涯留下了遗憾,但在我看来他的成功是更大的。这不,如今他不仅成了上海大鲨鱼的老板,而且是中职联篮球俱乐部的牵头人。他接手球队这几年,在我看来目前还算不上成功,应该还是在摸索中。但是,他牵头的中职联,则是成功之举,迫使CBA联赛提前实现了管办分离。

前面我就说过,CBA只见量变鲜见质变,就是针对篮管中心行政思维理念和管理方式而言的。既然是命名的职业联赛,就要保护投资人的权益,一切按照职业联赛的模式来运转。值得玩味的是,1998年底成立的职业篮球联盟筹委会,就是由上海大鲨鱼俱乐部首任老总李耀民发起成立的。【相关阅读:CBA的两度“结盟造反”和一次“另立中央”】当时我们《北京晚报》周末有个《球迷世界》专版,我有个小栏目叫《球谈管窥》,我及时写了篇短评,题目是《联合起来如何》,旗帜鲜明地支持此举。为什么?既然搞CBA联赛是进行职业化探索,那就要充分调动起各俱乐部的积极性,逐步实现由行政办赛到商业办赛的转变。然而,从专业队体制向职业化过渡,面临来自各方面的阻力,不可能一蹴而就。迫于总局和篮管中心的压力,职篮筹两个多月后便夭折了。但是,我认为这是一次观念上的革命,是对体育体制认知上的一次飞跃。我在这篇短评里写道:“中国篮球要发展,必须搞好俱乐部建设,各俱乐部就应该联合起来,推举成立个俱乐部联盟或俱乐部联合会。成立这个机构有什么作用?一是大家共同制定个发展纲领,明确权利和义务,必须共同遵守;二可以建立教练员、运动员委员会,维护二者权益;三可以行业自律,谋求在公平竞争中相互促进、相互发展······”尽管我那时的认知很浅,但我清楚的知道行政办赛与职业化必须有本质的区别,否则,就是新瓶装旧酒。

篮球往事19:姚明接旗闹革命 继承职篮筹未竟大志

令人欣慰的是,17年后姚明接过了前辈的改革大旗,牵头成立了中职联,旨在拿下CBA联赛的经营权和商务权,推动裁判职业化和球员工资透明化,实现球员利益最大化。在与篮管中心进行的首轮磋商后,达成了五点共识。有人认为这五点就是个套话,但我认为这是俱乐部联合体向旧体制叫板的前奏,尽管过程艰难长久,但体育产业实体化改革终归是大势所趋。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自下而上发起的这场改革任重而道远,“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付政浩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孙保生 责任编辑:付政浩_NS2936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华语圈搭讪教父,蔡康永都佩服他口才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体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