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越野车手八块腹肌成网红 梦想参加达喀尔

2016-04-12 11:13:23 来源: 网易体育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梁钰祥名言:老年人生活不应该只有带孙子和跳坝坝舞!

(原标题:61岁越野拉力车手成网红 秀八块腹肌人鱼线(图))

据华西都市报4月12日讯:

61岁,成都籍车手,他是近年汽车越野赛上的常客,自称“60岁的年轻车手”。曾驾车穿越欧亚大陆(成都-罗马),环游过宝岛台湾,横穿过美利坚,多次参加环塔拉力赛、中国大越野等国内顶级赛事。

2015年6月9日,成都双流熊猫汽车基地,准备出征环塔拉力赛的梁钰祥展示他价值400万的战车。 雷远东摄
2015年6月9日,成都双流熊猫汽车基地,准备出征环塔拉力赛的梁钰祥展示他价值400万的战车。 雷远东摄


“想不到一大把年纪了,还成了网红。”最近,成都越野拉力赛车手梁钰祥喜欢这样调侃自己,最近他的一组写真照片意外在网络上疯传,在写真中这个61岁的老爷子如同时下最潮的年轻人一样晒着八块腹肌和人鱼线……这些照片让梁钰祥一跃成为了“新晋网红”。

梁钰祥的爱好简直就跟时髦的年轻小伙们一模一样,网购、微博,健身、漂移……大爷的名言就是:“老年人的生活不应该只有带孙子和跳坝坝舞!”

实际上,梁钰祥最著名的头衔还是“花甲车手”,作为成都本土最著名的越野拉力车手之一,大家都尊敬地称他为“梁伯”。他曾经征战过环塔拉力赛以及中国大越野,而他的目标则是成为达喀尔拉力赛年龄最大的中国车手。

健身狂人 十年练出“马甲线”

梁钰祥秀八块腹肌
梁钰祥秀八块腹肌


梁钰祥是土生土长的成都人,成长于成都东大街。1971年至1979年,他在云南当知青,先是割橡胶,后到工程连修房子。结束“知青生涯”回城后,被安排在父亲所在的服装厂学习缝纫。从1991年开始,他一直在经营自己的灯具生意。

大约在2000年,梁伯在国外开车旅行归来,跟老朋友一起交流时谈到出去跑一次长途的旅行,体能有点跟不上。朋友劝他健身,于是梁伯便开始了长达10年的健身生涯。一开始,他是跟着教练在健身房里锻炼,到了后来直接在自己的灯具厂里开设了一间健身房,不仅自己锻炼,还鼓励自己的员工参加锻炼。按照梁伯的话来说:“现在很多人的将锻炼当做爱好,我是将锻炼当做嗜好。”

爱健身,也爱秀腹肌,但是梁伯却并没有和那些健身爱好者一样,热衷于一个固定的食谱。梁伯是一个美食爱好者,特别是肉食,但由于自己的胃不太好,还做过手术,所以每一顿都很注意饭量,“只吃七分饱”是他的坚持多年的原则。只不过每天上午和下午,他要各进行一次简单的加餐,他的理论就是:“想要吃啥子肯定就是身体需要啥子,身体有很强大的自我调节功能。我本人就不太爱吃蔬菜水果,而且经常还想整一块‘肥嘎嘎’。”

梁钰祥长期坚持健身
梁钰祥长期坚持健身


成都车手周远德是梁钰祥多年的好友,他透露,梁伯自从开始健身后,十年间几乎没有什么改变:“十年前,他的精神状态还没有现在好,自从他开始健身,简直越活越年轻。”

“花甲车手” 梦想参加达喀尔

其实,梁伯健身还有一个重要目的——参加越野拉力赛。

梁钰祥参加环塔拉力赛获柴油组第六名
2013年,梁钰祥参加环塔拉力赛获柴油组第六名。


他曾经是一名狂热的自驾游爱好者,带着夫人朋友从成都开车到欧洲自驾;之后又租车从美国西海岸开到东海岸。渐渐地,他开始觉得自驾不过瘾了,觉得还是开着车在沙漠、戈壁、河滩上“板命”比较刺激。于是,2008年,他与儿子梁熹搭档,首次参加了环塔拉力赛。

2012年,他的儿子梁熹将赛车开到了举世闻名的达喀尔拉力赛。那一年,梁钰祥作为亲友团去了南美,全程见证了儿子参加达喀尔的全部征程。达喀尔也从此在梁伯的心里撒下了一粒种子,按照周远德的话来说:“虽然作为亲友团成员去了达喀尔,但是梁伯还是心里痒痒的,三不五时还想摸一下车,当时他就跟我们的司机搭伴一起开了保障车。”

自从那一次陪儿子跑完达喀尔之后,梁伯就一直在考虑以自己的年龄和精力能不能有机会参赛。作为世界上最艰苦的汽车拉力赛,达喀尔可谓是“死亡拉力赛”,自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举办,到目前为止,已经有近百人在达喀尔赛场上罹难。

“达喀尔的确很艰苦,跟着车队跑过一次,我就感觉到它是考验人意志品质的一项赛事。”梁钰祥也曾经犹豫过是不是要去追求这样的梦想,但是每每想到在达喀尔赛场上,看到国外那些60多岁的老年人容光焕发的样子,他还是觉得自己该去。“我在达喀尔看到过那些对这项运动疯狂追求的人们。达喀尔对于他们来说,是一项伟大的比赛,很多人没办法参赛,就开着自己的私家车追着比赛走,我们都叫他们达喀尔追星族。另外,在比赛的营地中,也有很多五六十岁的人,他们不一定是车手,有的只是担任一些服务工作,他们让我深刻感受到一个道理人老之后也应该有梦想。我想让大家看到,老年人的生活不应该只有带孙子和跳坝坝舞。”

原本,梁钰祥准备参加今年年初在南美进行的达喀尔拉力赛,但由于赛事从去年开始改变了比赛路线,砍掉了最有吸引力的智利以及秘鲁赛段,这令梁伯有些遗憾,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将梦想放一放。

“2016年的主要目标是参加从莫斯科到北京的中俄丝路拉力赛,达喀尔的梦想是肯定不会放弃的,即便是不能参加2017年达喀尔,2018年我还是要去,作为车手去!”梁钰祥说。

“空中飞人” 50岁学会驾驶动力伞

除了赛车之外,梁伯还有一个既炫酷又危险的爱好,那就是动力伞。“单人动力伞和双人动力伞都玩过一段时间。”梁伯说起自己上天入地的本领时,神色颇有几分得意,“有时朋友们都会调侃我是一个两栖类爱好者,地上和天空,两栖嘛!”

梁伯与动力伞结缘还要追溯到10年前。

2006年,参加欧亚汽车越野赛时,他在阿尔卑斯山地区,看到无数的“飞人”在空中盘旋,极其震撼。他非常好奇,问同行的朋友:“还有这样的运动,太拉风了嘛!”同行的朋友,正好是一个滑翔爱好者,于是一路上为老梁做了详细的空中运动知识普及。回到成都后不久,老梁立马加入了动力伞俱乐部。

“我花了差不多一个月时间,学会了动力伞。”梁钰祥玩的动力伞需要用油,一桶10L的93号汽油能飞行三个小时。相比于无动力的三角翼,动力伞学习起来更容易一些,“只要一块空坝子,我就能飞起来(1000米以下)。

因为有着长期的开车经验,梁伯觉得学习动力伞并不算困难:“学会动力伞,就像学驾照一样方便。普通的爱好者,只需不到一个月就能上天飞翔。”但是毕竟在天上飞是有一定危险的,因此需要拿到中国航协颁发的会员证以及体育总局颁发的运动员证书。

尽管动力伞方便,但在成都地区,也有一些规定作为约束。如:飞行高度,只能在1000米以下的低空空域。另外,进行长距离飞行,还必须向有关部门进行申报。于是梁伯的飞行只能选择山区和河谷,过足瘾后,然后收伞回家。他曾经在参加巴丹吉林沙漠的汽车越野赛时,将自己的动力伞也一起带进了沙漠,并且为摄影爱好者提供空中航拍,广受欢迎。

潮叔梁钰祥
潮叔梁钰祥


梁伯的儿子也是“运动健将”

热爱运动是一种基因,深深地铭刻在了梁伯的骨子里,也传给了下一代。梁伯的儿子梁熹也是一名体育健将,除了开赛车,还热爱足球,是成都坝坝足球界的明星球员。

“他踢得好是应该的嘛,他从小就踢足球,都算是一个半职业的球员了。”原来,从小梁熹就展现出了过人的足球天赋,不过在儿子面临走职业道路还是读大学的选择时,全家人还进行了非常严肃的讨论,梁伯甚至带着儿子去测试了骨龄,预测了儿子的身高和未来的发展前景,以免选择错误而让儿子后悔,最终,儿子梁熹上了大学,没有走上职业足球之路。“以前五牛队兰一就是梁熹的同学,他们小时候就在一起踢球。”梁伯说。

不过人生总是无法预料,没当成足球运动员的梁熹,后来从事了一项危险系数更高的运动,成为了一名职业赛车手。2011年,梁熹在参加一次比赛时,赛车突然在沙漠中抛锚了,当时赛车的GPS也发生了故障,卫星电话的信号也不太好。这就意味着,梁熹很有可能要在沙漠中过夜,等待救援。这让梁伯心急如焚,谁知道第二天,梁熹竟然自己走出了沙漠!原来,梁熹凭借经验和胆量,参照月亮的方位开始行走,走着走着,遇到了两名记者,他们的车也在沙漠里罢工了。万幸的是,记者身上的GPS没有损坏,于是三个人搭伴走了一整夜,顺利回到了营地。

Kongka不是Conca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华西都市报 责任编辑:康健_BJS2605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42堂保姆级PS教程课重磅来袭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体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