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期

贵人助姚明倒逼总局3部曲:CBA终将民进国退

2016-01-19 06:59:48 来源: 网易体育
0

东莞平地一声雷,中职联篮球俱乐部(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职篮公司”)应运而生。即将正式注册的这家公司有三大爆点:1、由姚明牵头成立,18家CBA俱乐部入股;2、该公司的宗旨是不仅要促进CBA管办分离,而且对整个中国职业体育都有示范意义;3、该公司提出推进CBA职业化的七项举措,每一项的目标都足够振奋人心。

贵人暗助姚明倒逼总局3部曲:篮协终将零股权

在该公司放出这三大爆点后,一时间人们奔走相告,皆以为CBA就此开始迎来真正职业化。但短期内,中职篮公司恐难有太多实质性动作。它的名字虽然让人浮想联翩,但残酷的真相却是目前的CBA运营权与它毫无关系,中国篮协对其的态度更是典型官方辞令的七个字——“不支持也不反对”。甚至说难听点,中职篮公司在自身尚未正式成立前就大谈如何推进CBA职业化纯属自说自话。但,因为有贵人相助,姚明牵头的中职篮公司已经成功倒逼体育总局原则上同意CBA管办分离,这无疑是万里长征成功迈出的第一步。

在倒逼总局重启原本搁置的CBA管办分离方案后,接下来,中职篮公司在倒逼体育总局和中国篮协方面还有两个阶段性目标:第一,让体育总局同意目前的中职篮公司可以改组为篮协管办分离文件中规划的CBA联赛公司;第二,在CBA联赛公司中,篮协不仅不占股权大头,干脆不占股权和席位,而作为补偿,联赛公司通过分期付款让篮协彻底淡出CBA的管理。当然,这期间的斗争注定会波澜起伏,但相信在贵人的相助下,在媒体和球迷的声援下,只要CBA所有投资人戮力同心,CBA终将进入国退民进、彻底私有化的时代。

四股力量合力促使总局收回成命

2015年7月,体育总局有关领导曾私下表示,将暂时搁置CBA管办分离。但短短6个月后的2016年1月,体育总局就收回成命,原则上同意CBA实行管办分离。在这短短的6个月中,是什么原因让总局领导改变了主意?或许是因为以下四股力量:

贵人暗助姚明倒逼总局3部曲:篮协终将零股权

在有迹可考的情况下,最早希望CBA实现管办分离的应为CBA的投资人,他们形成规模性意愿则出现在CBA成立的第四个年头——1998年底,有七家CBA俱乐部齐聚上海组建“职业篮球俱乐部联盟筹办委员会”。而梁希仪、孙保生、严子健等早期篮球媒体人也第一时间就为此积极宣传,他们大声疾呼,坚决力挺CBA球队。至于国家决策层面真正意识到管办分离的必要性,则是在2010年3月,彼时的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的指导意见》。而篮管中心开始着手准备CBA管办分离,则是在2013年底的全国体育局长会议上,篮管中心主任信兰成做了名为《深化CBA联赛改革 积极探索符合国情的管办分离的体制机制》的报告,就此CBA管办分离的话题正式进入了公众的视野。

CBA投资人渴望管办分离不难理解,国务院作为顶层制度规划机构对CBA管办分离进行原则性的指导也是其本质工作,球迷媒体等舆论力量呼吁CBA改革更是出于一片赤诚,或许一部分人不能理解的是,篮管中心为什么也想管办分离、自己革自己的命。这其中的原因很复杂,简而言之就是CBA日益繁多的业务工作和篮管中心有限的公务员编制存在不可协调的矛盾,并且CBA有很多深层次的体制问题也是篮管中心这个级别所无法破解的,这些矛盾都导致篮管中心整日忙的累死累活却仍被外界臭骂。与其整日被人声讨,不如早日推进CBA管办分离,篮管中心正是看透了这一点,所以最近两年,篮管中心才积极调研撰写管办分离报告,几次三番向总局层面递交文件、请求早日批准CBA管办分离。

国务院相关领导、CBA投资人、篮管中心和广大媒体球迷,这就是渴盼CBA管办分离的四股力量。但直接决定CBA能否管办分离的权力则归属于体育总局,而总局对CBA推进管办分离有四个顾虑:第一,目前正集中力量推进足球改革,总局无暇再去顾及篮球的改革,篮球可等待足球改革总结出程式化的策略后直接效仿;第二,篮球在男子三大球中成绩最好、综合商业形象也最佳,联赛仓促大变革可能影响男篮战绩和整个中国篮球的形象;第三,对管办分离后的CBA联赛公司运营能力、尤其是做大蛋糕的能力有怀疑;第四,一旦全面放开CBA,未来国家队免费征召球员恐CBA不肯放行(关于这四点顾虑,笔者曾在《CBA产业说》第一期——《CBA招商备忘录:羊城险酿裸奔 IMG盈方是福星》中有过详细阐述,恕不再赘言)。

正是基于这些顾虑,体育总局才搁置了篮管中心提交的CBA管办分离文件。有关领导曾私下直言,CBA应该再耐心等等,等足球改革有了阶段性成果后再直接学习效仿即可。平心而论,体育总局对全国体育稳步前进负有最直接最重大的责任,他们希望足篮排这些具有重大影响力的项目稳步推进改革也自有其考虑和道理,毕竟他们决策要从全局出发。但对于CBA投资人而言,他们已无法再等。毕竟,同是体育产业从业者,那边厢足球改革东风劲吹、备受资本市场大力追捧,80亿天价版权更是让所有人振奋不已,而自己这边厢却冷锅冷灶,还动辄就爆发赛场冲突等负面新闻,CBA的品牌影响力无形中反被削弱不少。

贵人暗助姚明倒逼总局3部曲:篮协终将零股权

在2015年7月意识到体育总局短期内不会支持CBA管办分离后,8月份,由姚明牵头、CBA各队开始筹划自行组建公司以保护和捍卫自己的利益,经过多番协调,这才有了如今的中职篮公司。必须指出的是,成立这个公司固然给体育总局施加了一定的压力, 但公司成立的初衷是,既然CBA暂时无法管办分离,那么在现行体制下,公司会全力争取在2017年通过竞标击败盈方中国。首先获得CBA联赛的商务运营权,然后再逐步获得CBA的竞赛组织权,直到N年后全盘接管CBA的所有商务知识产权。

除了CBA各队筹建中职篮公司、篮管中心的积极游说、以及以苏群为代表的篮球媒体人不断敲边鼓外,真正让总局收回成命、重新考虑CBA管办分离的一股重大力量来自于国务院有关领导。国务院负责国家整体顶层制度设计,而近年来则非常关注体育产业化改革。如前文所述,早在2010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就下发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的指导意见》,而在2014年10月,国务院更是下发了更具行政效力的《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俗称“46号文”)。

在政策大方向,国务院本身就肩负顶层制度设计的职责,而在个人情感方面,国务院有关领导对姚明本人很信任,对NBA联赛也很喜欢。近年来,领导在姚明的陪同下曾多次现场观战NBA比赛和参观NBA球队,并力主推进中国教育部与NBA进行合作,而姚明方面则负责具体的居中协调和方案执行工作。总之,领导很希望CBA有一天能够像NBA一样繁荣发展。

正是多股力量的合力推动下,2015年12月初,体育总局承诺会尽快复核审议CBA管办分离议题。但由于全国性质的体育指导工作遍布全年各个月份和全国各个地区,所以总局的主要领导们也经常出差,平日很难凑齐人数在一起研究重大问题。只有每年两会开始前的一月份和二月初,总局领导们才能齐聚在一起集中决策。所以,直到2016年1月中旬的体育总局局长办公会上,领导们才原则上初步同意篮管中心提交的CBA管办分离文件。但此时,新的矛盾也随之诞生了。

中职篮公司或改组为CBA联赛公司

当体育总局原则上同意中国篮协提出的CBA管办分离方案时,那边厢,姚明等18家CBA投资人也已经决定尽快完成中职篮公司的注册。此时,一个潜在的矛盾出现了,而矛盾的双方则是中职篮公司和中国篮协。

贵人暗助姚明倒逼总局3部曲:篮协终将零股权

要知道,体育总局批准的是中国篮协提出的管办分离文件,而该文件提议是分两步实行CBA的管办分离。第一步,成立CBA联赛公司,先接管CBA的商务运营权,简而言之,取代如今的盈方,全力保障CBA的商务开源营收;第二步,待到CBA联赛公司的能力得到证明后,中国篮协再把CBA联赛的竞赛组织权授权给CBA联赛公司。必须指出的是,篮协文件中的CBA联赛公司是由篮协主导成立,在CBA联赛委员会的指导下,以CBA联赛办公室为主体、CBA各队平均出资参股的股份公司。而在这其中,中国篮协不仅要占据一定的股权,而且篮协领导还要出任CBA董事会主席。简而言之,CBA联赛公司就像足球的中超公司一样(足协在中超公司中握有36%的股权,而16支球队每家通过出资平均认购4%的股权)。

体育总局原则上同意成立CBA联赛公司,但目前姚明牵头已经成立了中职篮公司,该公司由CBA18家球队投资人平均出资认购股权,但必须指出的是,该公司并没有给篮协预留丝毫的股权。原本,因为体育总局搁置了CBA管办分离,该公司的短期目标是就是在2017年通过竞标从盈方手中抢走CBA商务运营权。但现在总局又突然同意CBA管办分离,这意味着,该公司的出路只有一条,那就是尽快获得体育总局认可、直接改组为CBA联赛公司,否则在真正的CBA联赛公司未来问世后,其存在的价值将大打折扣,很可能会自行消亡。

姚明方面花了那么多心血才牵头促成了中职篮公司,他肯定不希望公司还没真正诞生就自行消亡,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游说体育总局和篮管中心,让他们同意中职篮公司直接改组为CBA联赛公司。暂且不说具体改组时的股权重新分配争议,单单让体育总局和篮协同意在中职篮公司和CBA联赛公司这两个称谓之间画上等号,就有两个直接阻碍。第一,姚明方面尽管声称,筹备中职篮公司时和篮协保持着顺畅的沟通交流,但篮协的态度却很暧昧——“不支持也不反对”,显然对这个自行组织的公司仍心存芥蒂;第二,目前只有18家球队参股,而真正的CBA联赛公司,除了中国篮协外,应该有20家球队参股。显然,想要让篮协同意中职篮公司改组为CBA联赛公司,姚明还要加把劲,尽快让剩余两家也加入中职篮公司中来。

贵人暗助姚明倒逼总局3部曲:篮协终将零股权

从某种意义上,中职篮公司在尚未完成注册的情况下就被被曝光其实并不是一个意外事件,而是一步人为布下的妙棋。据知情人透露,此前中职篮筹建会议还算保密,而此番之所以“一反常态”在酒店中打出指示牌,就是希望能获得前来报道CBA全明星赛的众多媒体的关注。

要知道,虽然中职篮公司宣称18家球队入股,但事实上,这18家中有不少仍持观望和狐疑态度,而没来参加的那两家更是心存疑虑。所以,通过巧妙地安排媒体曝光以及随后由姚明的“大管家”、中职篮公司新闻发言人张弛出面向媒体吹风,一方面可以坚定目前这18家参股的信念;另一方面,也可以让另外两家尽早参加会议并入股。更重要的是,舆论几乎一边倒地支持中职篮公司,也能够给体育总局和中国篮协施压,倒逼其认真考虑如何安置中职篮公司的问题。

据知情人分析,中职篮公司目前有两手准备:第一,虽然目前总局原则上同意CBA管办分离,但没有给出明确的时间表,所以到2017年时仍有可能通过公开招标的方式和盈方这类公司签约,所以,中职篮公司已经开始瞄准2017年准备狙击盈方;第二,如果总局能够尽快同意实施CBA管办分离,那么就游说总局同意将中职篮公司改组为CBA联赛公司。

让体育总局和中国篮协原则上同意将中职篮公司改组为CBA联赛公司应无太大问题,毕竟姚明前期游说各方相当于免费给篮协筹建CBA联赛公司做了基础工作。但涉及到具体改组问题,特别是篮协的股权设置时,双方难免会爆发激烈的争执。

参照NBL模式实现篮协零股权

如果一切都按照中国篮协的CBA管办分离方案来执行,那么最终的CBA联赛公司将会成为下一个中超公司,话语权依旧将牢牢把持在中国篮协手中,这无疑属于典型的换汤不换药。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中职篮公司改组为CBA联赛公司,并且沿袭中职篮公司的股权架构不变,简而言之,就是CBA联赛公司只有各队的股权,不给篮协任何股权。当然,想要把篮协摒弃在股东之外,这种难度之大超乎想象,但中职篮却仍机会做到这一点。

贵人暗助姚明倒逼总局3部曲:篮协终将零股权

按照基本的商业逻辑而言,中国篮协的确应该在CBA联赛公司中占据一定的股权,因为CBA一直由它主办。如果说CBA是个公司,那么中国篮协就是创始人。任何商业公司法都会尽可能保障公司创始人的利益。

每每说到CBA问题时,很多人动辄就拿NBA当例子,然后驳斥CBA的不职业。但在联赛股权方面,中、美篮协却毫无可以对比之处。NBA从一开始就是球队投资人联合主办,球员则是他们从社会中直接花钱雇来,与美国篮协毫无关系;但CBA联赛一直都是由中国篮协主办,并且CBA绝大多数球队都依赖各地体育局为其培养人才。特别是后一点决定了各队无法摆脱篮协而另立门户,偶有联合造反也会马上土崩瓦解。在这方面,有大量的前车之鉴,比较知名的有两次——“职业篮球俱乐部联盟筹办委员会”(1998年12月-1999年2月)和“职业俱乐部发展股份有限公司”(2005年)。

“职业篮球俱乐部联盟筹办委员会”恐怕是最早打着推进CBA职业化旗帜结盟的组织。1998年12月17-18日,上海东方、辽宁猎人、山东永安、广东宏远、江苏南钢、双星济军和吉林东北虎七家俱乐部的负责人齐聚上海建国宾馆竹轩厅并发起了旨在尽快推进CBA职业化的“职业篮球俱乐部联盟筹建委员会”,这被视为是在向“领导权、经营权、管理权”三权集于一身的篮管中心公开挑战。消息传到体育总局后,一位领导摔了杯子并责令此前对此持默许态度的篮管中心必须拿出应有的态度来。

此后,筹委会又宣布将于1999年2月18-19日在珠海召开筹委会第二次会议,并向国内甲A、甲B 和乙级队发出了邀请函。但篮管中心随后向各地体育局、总政文体局发送了一份题为《关于以“职业篮球俱乐部联盟筹委会”名义召开珠海会议一事的意见》的传真件。文件指出:“召开如此大规模的跨省市会议不是小事情,并且会议未经有关上级部门批准,没有合法的组织单位,从会议的内容上看亦超出了俱乐部的权利和责任范围。”篮管中心要求有关体委、解放军及时做好各自所属俱乐部的工作。最终,七家发起人只有五家顶住压力参会,但会议也就只有一项议题:即日宣布解散筹委会。

至于“职业俱乐部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更是死在酝酿阶段。在2001-2005年中篮公司运营CBA连年亏损的情况下,篮管中心有意将CBA商务运营权重新交给国际专业营销公司,最终如你所知,李元伟选中了盈方。但在这之前,北京首钢常务副总袁超联手上海东方负责人白李向李元伟抛出一个内部方案:北京、上海两家俱乐部愿意牵头成立一个职业俱乐部发展股份有限公司(professional Basketball Company,简称PBC),各家俱乐部自愿出资认购股份,由PBC接盘CBA联赛的运营。PBC承诺不仅要让CBA扭亏为盈,而且还会推进CBA职业化,但当时CBA已经连续4年亏损,李元伟已经没有勇气再去冒风险押宝PBC,这才与盈方签下7+5的长约,而没能拿到商务推广权的PBC还没正式注册就自行解散。

贵人暗助姚明倒逼总局3部曲:篮协终将零股权

纵观以上两次盟约土崩瓦解的前例,你会发现,这两次结盟和如今的中职篮公司均有一个共同的发起者——上海男篮俱乐部。不过和以前失败的两次相比,如今上海男篮的号召力更强,面对篮协甚至是体育总局时的抗压能力更突出,这不仅仅是因为上海俱乐部的投资人叫姚明,还因为姚明背后有更高层的领导在力挺他。

正是因为有贵人相助这一点,决定了在更长远的未来,姚明领导的CBA联赛公司有望在股权设置方面沿袭中职篮公司的模式,将篮协直接摒弃在外。并且在这方面,有两大案例可以遵循。

第一,NBL一直都是CBA管办分离的先期实验品,而NBL联赛公司的股权设置中就没有篮协的股份。众所周知,2015年,NBL在管办分离后成立了自己的联赛公司——北京恩彼欧体育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由9家球队每家出资300万现金作为股本,而篮协不出资也不占据任何股份,只安排两名官员出任联赛委员会委员负责监管。当然,篮协之所以不要NBL股权,主要还是因为NBL商业价值有限甚至动辄亏损。但无论如何,NBL向来都是CBA改革的先头军,篮协在NBL联赛公司中部占股,理论上也完全可以复制到CBA联赛公司股权设置模式中来。

第二,足协去行政化后很可能要出让股权,这是未来所有运动管理中心的一个趋势。或许中国篮协想效仿足协一样在联赛公司中占据36%甚至更多的股权,但目前在国务院的主导下,足协已经开始去行政化,而那36%的中超股权属于国有资产,所以体育总局希望某个金主可以出资接盘,从而让足管中心套现退场。既然领导喜欢让足球改革先行篮球随后效仿,那么何不在CBA联赛公司股权设置方面来个一步到位,干脆不给篮协股权,转而敲定一个数字,由联赛公司分期支付即可。

当然,想要一步到位将篮协摒弃在联赛公司股权之外,这个难度之大超乎想象,即使姚明有贵人相助,也不太可能在股权设置方面完全不考虑篮协。一位知情人直言:“只要你身在体制内,你就必须要为这个体制负责。无论权位再高,也不愿担负一个贱卖国有资产的名声。”所以,对于中职篮公司而言,最好的归宿就是先倒逼体育总局和篮协同意让中职篮公司改组为CBA联赛公司,然后厘清各方的股权设置。CBA联赛公司第一步是独立运营联赛的商务推广权,待时机成熟,再接管联赛的竞赛组织权。待到未来大气候进一步好转、篮协按照国家“国退民进”之要求抛售掉自己在CBA联赛公司的股权时,联赛公司优先收购即可。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国退民进一直都是中国经济改革的关键要素,在任何经济领域它都是激活市场的法宝。如今,国家正在把体育产业改造升级上升到战略高度,而在这其中,CBA联赛更是到了必须改革的地步,也许中职篮公司就是那个撬动CBA格局、实现国退民进的杠杆。所以,请一起为姚明加油!

(本文作者:付政浩,长期醉心于CBA与NBA外沿产业的学习,未来将持续推出《CBA产业说》栏目,欢迎各方来电来函批评指正、切磋交流。联系电话13264118660,邮箱:fuzhenghao@126.com)

付政浩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付政浩 责任编辑:付政浩_NS2936

本期摘要

四大力量合力倒逼体育总局重启CBA管办分离方案。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