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往事13:追忆恩师范政涛 曾培养黄频捷张卫平

2015-10-21 08:52:57 来源: 网易体育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范政涛是北京篮球界知名伯乐,张卫平是其关门弟子。

中国篮球往事》是网易CBA一档篮坛历史回顾专栏,由中国资深篮球记者孙保生根据自己亲身经历倾心撰写。孙保生,资深篮球专家、《北京晚报》资深记者。报道中国篮球已逾30年,曾任中国篮球新闻委员会委员,首位中国篮球新闻奖特殊贡献奖得主。以下为该专栏的第十三期,追忆北京篮球界最知名的伯乐范政涛

篮球往事13:追忆恩师范政涛 曾培养黄频捷张卫平

我们东单联队在1967年春夏之际被朝阳体校“招安”了,被“招安”的起因是朝阳体校有两个非常好的教练杨文清和陈宝石,前者是搞田径的,但篮球打得也很好,年轻时在通县颇有名气;后者是归国华侨,在北京体院学篮球的,待人善良。两个教练把我们队收编到了朝阳体校,有了固定场地,还有了服装,我们当然高兴了,训练和比赛就更加正规了。

我们队有几个大个,年龄比我小点的有樊春起(后改名为樊巍)、蒋思远、付建华,那时我们都想能走上专业之路,尤其是特别想到部队去打球。穿上绿军装,红帽徽红领章,得多神气。在阶级斗争年代,当一名解放军是所有人都羡慕的事情,且还可以躲开上山下乡了。在1967年底之前,樊巍、付建华去了38军,蒋思远后来进了北京青年队,其中樊巍又从38军去了武汉部队队。在一起打球的日子里,我对这几个小兄弟是很关照的,他们去了专业队我既感到高兴,又有些舍不得。樊巍在这三人中属于打得好的,是武汉部队队的主力,在主教练陈宝珊的率领下,1977年和1978年蝉联全国甲级联赛冠军。

在“文革”那几年,地方体工队瘫痪,解放军四处招收文体兵,既保护了一大批人才,也增强了自己的实力。在相当长的时期里,解放军队不仅名列前茅,而且占据了甲级队的半壁江山。八一队自不必说,像广州部队、武汉部队、济南部队、沈阳部队、南京部队等,都是很有特点的劲旅。虽然《中国篮坛群英录》的收录有些疏漏,但毕竟是一本难得的资料。我统计了一下,在57位教练员中,有军人经历的占22位;男篮运动员66人中,有军人经历的也是22位,解放军确实为中国篮球事业的发展作出了永不磨灭的历史贡献。

到了1968年底之前,我们队里的学生陆续被分配了,有的去了远郊区县当了体育教师,有的去了工厂企业,我因为是技校毕业没有上山下乡,分配到了海淀城建局工作,这支成立了三年的球队终于解体了。这个球队没了,但我在工作单位又组织起了球队,而且在海淀区联赛中打进了四强,冠军是清华大学教工队。在基层劳动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两年后,我被调到了局政工组以工代干,工作先是整理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的讲用材料,后组织开展职工文体活动,当了三年局文艺队队长,带队参加区、市文艺汇演 及“五一”、“十一”演出活动。

1972年,北京体院招收工农兵学员 ,海淀区体委推荐了我,我也参加了文化考试和体育测试,但最终没有录取我,我知道是父亲的历史问题影响了我。之前也有部队队到我家找我,但也因父亲而未能成行。当时我情绪低落至极,说是不唯成分伦,但实际执行起来咋就这么难!由于海淀区篮球圈里几乎传遍了我要去北体了,我觉得没脸在海淀呆下去了。局政工组军代表杨宝元很赏识我,他鼓励我好好干,有机会给我正式转正,但我还是想调走。

就在这时,技校同学介绍我去琉璃河水泥厂工作,这是家央企,军代表很重视文体活动,到那儿我会有用武之地。我到那儿看了看,打了场球,军代表和厂领导看后决定要我。我去时有个小心思,想通过军代表去部队队。为了调我过去,厂子费劲不小,宣传科长乔树勤八下海淀,历时一年,终于把我调走了。到厂报到的第二天,房山县体委就把我入选到了房山县队,集训备战北京市远郊区县联赛。打完联赛后一个月回厂报到,军代表刘政委告诉我军宣队要撤走了,今后如何就靠你自己了。琉璃河水泥厂有所职工子弟中学,初高中班都有,最终我选择到学校当体育教师。直到最近我才知道厂领导当时的考虑是让我转为干部,费那么大劲怎么能让我当个工人呢!

篮球往事13:追忆恩师范政涛 曾培养黄频捷张卫平

到学校我干的第一件事就是终止了体育课放羊的状态,按我制定的教学计划正规上课。我还向校领导建议,在学校开展象征性的长跑活动,校领导采纳了我的建议。早晨和下午放学后我训练校男女篮,晚上训练厂男篮,并不时约房山县地区的球队比赛。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房山篮球运动很有群众基础,但在信息传播不发达的年代,打法很陈旧。当我在比赛中背后运球过人时,他们都露出十分惊讶的表情,我感到这里确有我用武之地。

我虽然身在远郊,但仍关心市内的篮球动态,时而去市里听一些讲座,再把我学到的一些新东西运用到训练之中。记得是在1973年,北京工人篮球队在市劳动人民文化宫体育场成立了,队员都是职工中的高手,其中包括从专业队下放的张泰荣、汪武华等,主教练就是原北京篮球队副总教练范政涛,训练时间是星期一、四的晚上。我很想成为北京工人队的一员,朝阳体校陈宝石教练就向范政涛推荐了我,劳动人民文化宫体育场刘学义和何武振知道我,也向范老提了建议,于是我就加入了北京工人队。在这之前我就听说过范老,他培养出了很多国手、名教练。也知道他曾被打成了右派,但我知道不少所谓的右派都是有真本事的人,比如范老。我庆幸能跟着范老打球、学球。

范老虽然被下放了,但他始终为篮球奋斗不息,老的名将不说了,黄频捷是他亲自挑选进入北京队的,张卫平是他的关门弟子。这些弟子每去他家看望时,他一定先让他们讲讲出国比赛的观感,比如新技术、新打法啦,边听边摆边记。人老心不老的范老,那时就对北京工人队进行了全场紧逼、夹击等攻击性防守及阵地连续进攻等训练。在他的指导下,比赛经验丰富的北京工人队名气大振,在与外省市、部队队和北京青年队的比赛中胜多负少。那时北京有很多露天看台球场,业余队球票1毛钱,甲级队门票2毛钱,买票看球的人非常踊跃。北京工人队也有很多铁杆球迷,球队到哪儿比赛,这些球迷就跟到哪儿。可能是性格的关系,我跟范老挺投机,时不时范老还请我到东来顺吃宵夜,喝着啤酒听范老讲球技讲做人。结识范老后,我对篮球的认识上了一个台阶,这些认识不仅有助于我当时打好球、训练好学生和厂队,更有助我以后改行当记者写好篮球报道。范老不仅教授给我知识,还帮助我结识了更多篮球界人士。

上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初,北京市的职工篮球运动非常红火,原因有二:一是各单位领导重视,工会倾力组织开展,招收有篮球特长的学生;二是“文革”期间下放了一批教练和运动员,他们在各单位起到了骨干作用,促进了水平的提高。由市总工会体育部和劳动人民文化宫体育场主办的一年一届的职工篮球联赛,有近200支队伍参加。为了参加市联赛,各基层单位都要打选拔赛,前后历时一夏天。在普及红火的基础上,各单位迫切希望提高水平。劳动人民文化宫体育场就让范老聘请一些名教练给职工队讲课,范老先后邀请了钱澄海、龚培山、卢鼎厚等讲授基本功的训练和临场指挥等,深受职工队教练好评。他们讲课时我曾负责记录,因而记忆深刻。

篮球往事13:追忆恩师范政涛 曾培养黄频捷张卫平

范老一生坎坷,视篮球为生命。北大教授管玉珊曾称范老“每个细胞都充满了篮球。”年轻时的范老,就以球技精湛而驰名,先后加盟过“老鸡”、“北星”、“中北”等队,当教练后执教过“木乃伊”、“未名”及女子“红队”和“紫队,”培养出了王元琪、程世春、张光烈、龚培山、黄珍、鲍临津、周懿娴、虞德顺等一大批新中国首批国手。

时任北京市委第二书记的刘仁,深知范老的造诣, 顶着压力把被打成右派的范老从人大调到了北京篮球队 ,范老认真训练北京篮球队的三线队伍,不仅练出了巨人中锋杨殿顺,还费尽周折把黄频捷调入了北京队 。“文革”中被下放后,他又满腔热忱地投入到发展职工篮球运动之中。1993年范老病逝。在他逝世20周年之际,我在北京晚报写了篇通讯《丹青难写是精神》,寄托我对恩师的哀思。在那本《中国篮坛群英录》没有范政涛,但他对中国篮球的贡献早已深植在很多人的心中。

付政浩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孙保生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华语圈搭讪教父,蔡康永都佩服他口才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体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