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毒瘤!黑帮太子组最强极端组织 意总理吓呆

1401304549000 来源: 网易体育 0人参与

网易体育5月29日报道:

意大利时间5月3日意大利杯决赛当天发生了震惊世界足坛的球迷枪击事件,造成三人中弹受伤,其中一人重伤,直到现在仍未脱离危险,而这不过是这一系列事件的导火索,之后与之相关的负面事件层出不穷,把意大利足球暴力问题赤裸裸地暴露在全球视野当中,也让意大利政府、意大利足球和意大利球迷为之蒙羞。

比赛当晚6点半,由罗马极端球迷和那不勒斯极端球迷引起的冲突最终演变成了一起枪击事件。开枪者手持一支贝瑞塔7.65口径手枪连开四枪,射出子弹数停留在四发仅仅是因为凶手在射击第五发子弹时手枪卡壳了。一位名叫奇洛-埃斯波西托的极端球迷当时胸部中弹,受伤部位距离脊椎很近,有造成瘫痪的危险,救护车赶到的时候他已经倒在血泊之中,在他所支持的那不勒斯队战胜佛罗伦萨赢得冠军的同时他正在医院在生命线上与死神搏斗。

恶梦还没结束,晚上8点30分,距离意大利杯决赛比赛开始时间还有半小时,那不勒斯球迷遭到枪击的消息在球迷当中传播开来,尤其是在那不勒斯球迷看台上,同时一个想法也在球迷中开始浮现:意大利杯决赛不应该继续。当时双方球员刚刚结束热身回到更衣室,从北看台就传来了一个诉求:“我们要跟队长哈姆西克谈谈,否则我们都将离开。”

球迷要跟球队交流,受伤球迷的情况很危急,决赛有不能继续的危险,事态紧急,那不勒斯体育主管和市场开发部主管不敢冒这个风险,他们说服那不勒斯队长哈姆西克接受了球迷的要求,距离比赛开始时间九点还有十分钟,哈姆西克在数名安保的陪同下开始前往北看台,此时球迷从看台上扔下无数烟花和爆竹以示不满,一名消防警察被击中,幸运的是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一名极端球迷代表越过栅栏从看台跳下同哈姆西克交涉,那不勒斯队长全程只是聆听没有开口说话。

通过电视直播,所有人都看到了那不勒斯球迷代表凶神恶煞的面孔,他横跨在栅栏玻璃上发号施令,一个双手下压的动作就使不断躁动嘈杂的那不勒斯球迷看台瞬间安静,之后他从看台上从容跳下,球场安保人员和警察丝毫没有阻拦,他与哈姆西克近距离聊了很久,谈判全程只是极端球迷代表一个人在说,哈姆西克也只是频频点头未发一声,这还哪里还是谈判,只是通知而已。

随后极端球迷代表宣布“现在可以比赛了”,为比赛重新开始扫除了最大障碍。赛后他说道:“我们施加压力是代表球迷们的意愿,电视画面中可以多次看到,我们同哈姆西克和治安负责人的谈话是在互相尊重及和平的气氛中进行的,没有任何恐吓和挑拨,没有在比赛是否继续进行上与警察有任何谈判,我们的担心是出于对伤者情况的考虑,在此基础上任何的欢呼和喝彩声都是对伤者的不尊重。”

通过电视直播,人们也看到了主席台上各界权威人士无所适从的表情和不作为,要知道看台上不仅有足协领导还有意大利新任总理伦齐和意大利奥委会主席马拉戈,两队主席德拉瓦莱和德劳伦蒂斯、意大利足球职业联盟主席贝莱塔、意大利足协主席阿贝特一起讨论商讨解决办法避免比赛被迫取消,总理伦齐最小的女儿艾斯特被扔下看台的爆竹巨大爆炸声吓到哭泣不止,总理伦齐也频频离席显得烦躁不安,直到国歌响起时才回到座位。这样的一幕,对于伦齐可真是耻辱。

最终做决定的是罗马行政长官佩科拉罗,他下命令宣布比赛继续,虽然那不勒斯球迷并没有离场,但他们全场比赛用沉默表示抗议,双方球员和裁判组在9点33分回到球场,在经过了12分钟的重新热身后,比赛在9点45分重新开始,此时距离规定开球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45分钟,意大利国歌《马梅利之歌》响起时竟然遭到了本国球迷的巨大嘘声。无论如何,本场比赛一定会被载入史册,以耻辱的方式。

赛后各界政要纷纷发声对事件表示了谴责。参议院主席格拉索说:“我到奥林匹克体育场是为了颁奖,却发生了严重的冲突,那些人不是球迷他们是罪犯。”意大利著名演员、作家贝培-格里洛表示:“球场里坐着软弱的警察和众多领导高层,最后却让极端球迷说了算,共和国已死,甚至不值得为他准备葬礼,这是国家的耻辱。”反黑手党协会秘书、社会学家马尔科-迪-莱洛询问意大利总理伦齐“是否要评估一下意大利足球该不该继续下去了?” 反黑手党协会主席罗西-宾蒂表示:“需要深入研究一下球迷组织和有组织犯罪之间的关系了。”

描写那不勒斯黑手党组织的著名小说《格莫拉》的作者罗伯托-萨维亚诺在社交网络上写道:“为什么国家领导们从来不为过错承担责任?”警察自主协作工会秘书长弗朗科-马卡里甚至攻击道:“为国家的托词感到愤怒,当治安警察出动时又造成了新的受伤情况,所有事件发生后警察署长在哪里,他没站出来可能是因为没有为他的愚蠢找到最佳代言人。”球场内的嘘声、谩骂,球场外的斗殴、枪杀让意大利足球丑态百出,让意大利整个国家的软弱、低迷和混乱暴露无遗,谁又能站出来真正解决问题呢?

比赛虽然没有被迫取消,但也留下了不少疑问:到底是谁开的枪?开枪动机是什么?极端球迷代表又是谁?因何有如此大的权利?警方最初将犯罪嫌疑人定为一个报刊亭老板,随后几天经过各种消息源和目击者的证词最终还原了事件经过。

警方通过对涉案枪支弹道和硝烟反应的分析结果确认开枪者为一人,名叫桑蒂斯,今年48岁,并不是什么报刊亭老板,是一名罗马极端球迷。当时桑蒂斯与其他至少四名同为罗马极端球迷的同伙埋伏在一个专门为球迷指定的停车场,载有那不勒斯球迷的大巴车停靠在那里,之后陆续有球迷下车时,以桑蒂斯为首的罗马球迷用爆竹和土炮对那不勒斯球迷进行了投掷攻击,而那不勒斯球迷也不甘示弱,对罗马球迷予以了反击。

据目击者称,双方都手持棍棒,都用帽子和衣物进行了遮挡处理,可见都不是善类,街头斗殴对他们来说已是驾轻就熟,甚至有消息源爆料称罗马极端球迷当天下午就开始寻找目标以便展开行动,罗马球迷眼见那不勒斯球迷人多势众便四散而退,为首的桑蒂斯躲到了一个栅栏门后面不料被发现,桑蒂斯随后拔枪射击,那不勒斯球迷应声倒下,起初他们并没有反应过来那是枪声,直到桑蒂斯手枪卡壳他们才恍然大悟趁此机会一拥而上对桑蒂斯持续不断进行了攻击,最终导致桑蒂斯颅骨损伤脚踝被打断,其他地方也是遍体鳞伤。

警察到来时发现他平躺在地上四周散落着子弹以及涉案枪支,当天晚上他就被送到医院看护起来,警方以谋杀、严重斗殴和非法持有枪支等罪对他提起控告,桑蒂斯本人宣称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另外得到消息临时赶来的两位骑警也遭到了球迷的攻击,其中一人之前就因被那不勒斯球迷攻击而造成肋骨断裂和胸腔积液经过了将近一个月才逐渐恢复。

第二天的急诊室里,奇洛-埃斯波西托的家属在焦急的等待,埃斯波西托的主治医师出来对他的父母说道:“你们的儿子醒了”埃斯波西托数次徘徊在死亡线之间最终挺了过来,所有人都激动地哭了,主治医师补充道:“他的第五脊椎断了,胸腔被清洗过了,子弹射入部位距离脊椎骨很近,他还能和我们在一起是个奇迹。”埃斯波西托的妈妈更关心自己儿子的安危,无暇顾及对凶手的仇恨“无论谁开的枪都是一种野蛮行径,但我打心里已经宽恕他了,不幸的是我不知道我的儿子的腿还能不能恢复行动”要知道桑蒂斯本人也正是在埃斯波西托所在的医院关押着。不幸的是二十多天过去了,埃斯波西托直到现在还是没有完全脱离生命危险,目前仅依靠插管和呼吸机进行呼吸,全国各地包括赛场内外也都有不少球迷为他祈祷祝福。

通过电视镜头,极端球迷代表的名字也浮出水面,托马索,绰号“恶棍杰尼”,那不勒斯极端球迷组织领袖,他在比赛当天出尽风头,他的名字也瞬间成为社交网络十大热门词之一,但更大的争议来自他与他代表的那不勒斯极端球迷所穿的体恤衫上的字:“斯佩齐亚莱是自由的”。

这源于2007年发生的一起足球暴力事件,在西西里德比卡塔尼亚巴勒莫的比赛结束后双方球迷发生大规模骚乱,警察菲利普-拉齐蒂在保护巴勒莫球迷时遭到卡塔尼亚球迷攻击,不幸被人群中扔出的土炮击中面部,最终医治无效身亡,后有报道称其实拉齐蒂身体其他部分也遭到了攻击,其真正的死因是肝脏损伤,最终投掷者安东尼诺-斯佩齐亚莱因谋杀罪名遭到指控现在监狱服刑,当时他仅为17岁。

极端球迷组织认为他是冤枉的,认为他并没有谋杀意图,多年来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为洗脱斯佩齐亚莱的罪名四处抗议,这次在众目睽睽之下又故技重施,举国哗然,遇难者拉齐蒂的遗孀质疑道:“这是一个软弱失败的国家,竟然允许为一个杀人犯歌功颂德,即使接到国家领导人的安慰电话也只不过让我感到更心寒,整个国家就像他们在球场里那样对这种行为无动于衷,他们究竟做了些什么?”

国家内政部长对此回应道:“我们永远站在您的丈夫一边,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拉齐蒂,对于那些足球流氓,应该发布终身禁令。”可“恶棍杰尼”不这么看,“体恤衫上的字是我们当天真正想表达的,是为了纪念这个城市中有很多朋友为了一个年轻人在法律诉讼中所做的努力,这是一次对正义的诉求,并不是针对逝者和逝者家属的攻击。”之后“恶棍杰尼”的确收到了一纸禁令,禁止他进入球场、禁止参加任何体育相关活动,不过不是内政部长所说的终身,而是五年,那不勒斯主场圣保罗主场也遭到禁赛.

不过,这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随后的主场比赛在恶棍杰尼副手们的指挥下,那不勒斯主场更是涌入了三万身着“斯佩齐亚莱是自由的”体恤衫的极端球迷以示抗议,不单如此,在尤文图斯主场、AC米兰主场甚至多特蒙德的主场都有此类标语赫然出现在看台之上,极端球迷组织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依靠众多组织力量将法律制度和道德约束公然踩于脚下。

“恶棍杰尼”也是曾经的恶名不断的“獒犬”极端球迷组织领袖。在那不勒斯经营一家酒吧,有多次犯罪前科,2008年曾因贩卖毒品被捕,也曾被判“禁止参加体育相关活动”两年,解禁复出后继续活跃在体育场内外,网上流传着他的一张照片,在2012年意大利杯决赛上,那不勒斯当时战胜了尤文图斯获得了冠军,照片中“恶棍杰尼”手捧奖杯,露出的胳膊上布满了刺青,周围簇拥着他的同党,仿佛这个奖杯是属于他的,是他赢得的一样。

其实托马索的照片已经上过英国的报纸了,去年十月欧冠比赛阿森纳主场迎战那不勒斯的比赛前,“恶棍杰尼”带领的几十名那不勒斯极端球迷挑衅警察,大闹伦敦餐馆,打碎了餐馆的玻璃,摔烂了桌椅,造成一人受伤住院,他们所到之处横行霸道,挥舞着皮带,一副流氓做派,给那场比赛造成了非常坏的影响,英国媒体对这种行为深恶痛绝,甚至把他们与黑手党联系起来,把那不勒斯称为黑手党大本营。

其实他们还真说对了,意大利警方在早年间对一个囚犯进行审讯时了解到,曾经由“恶棍杰尼”领导的极端球迷组织“獒犬”其实在当地同时也是一个有组织的犯罪集团,他们专门对球员和球员家属下手。在2008到2012年期间就制造了八起抢劫伤害事件,受害者包括哈姆西克、卡瓦尼的妻子和拉维奇的女友,不同于一般的抢劫偷窃行为,这位囚犯鲁索马尼奥透露:“‘獒犬’是特殊的集团,他们专找那些在球场表现不好的球员下手,他们还对球员们在球场内发表抵制球场暴力的声明非常不满。”

如此猖獗的犯罪集团头子,为什么警方竟对他无动于衷,也许是因为他有个黑手党老爹!杰纳罗-德-托马索的父亲名叫奇洛-德-托马索(和受伤的奇洛-埃斯波西托是一个名字,他们都来自卡莫拉地区,之前也曾有媒体质疑埃斯波西托是黑手党,但他的母亲坚决予以了否认),是意大利三大黑手党势力之一也是那不勒斯本地黑手党组织卡莫拉的米索家族成员之一,除了“老爹奇洛”这个名字,在网络上遍寻不到其他资料,对此意大利媒体也是讳莫如深,这次事件后“老爹奇洛”也曾出来为儿子辩护:“杰尼不是领袖,他只是个发言人罢了。”不过,罗马检察院还是以扰乱公共治安、涉嫌暴力威胁行为对他发出了五年禁令。

卡莫拉,是意大利三大主要黑手党势力之一,活动范围在那不勒斯地区,因小说及电影《格莫拉》被熟知,也是最顺应全球化潮流最善经营的一支,同时有别于另两大势力。卡莫拉的入会门槛相对较低,他们抛弃陈旧规矩,比较开放,卡莫拉势力的扩大与其不追求血统纯正接收成员的特点也有关系,只要愿意加入,皆可入帮。

斗殴、吸毒、贩毒、暗杀在这里司空见惯,同时他们的生意已经趋向国际化,依靠走私将触角已经伸到西班牙、东欧、非洲甚至亚洲等地区,其党羽遍布德国、英国、西班牙等几乎所有欧洲国家,形成了庞大的走私贸易网,其规模远胜于欧洲任何一家公司,年营业额也远在意大利菲亚特汽车公司之上,那不勒斯地方检察院正在调查那不勒斯极端球迷与当地犯罪集团之间的关系,这些人中很多都是前“獒犬”极端球迷组织成员,“恶棍杰尼”与卡莫拉脱不了干系。

至于朝那不勒斯球迷开枪的凶手达尼埃莱-德-桑蒂斯,警方给他的绰号叫“加斯托内”,48岁,至今未婚,没有儿女。1994年不到20岁就加入极端球迷组织,被组织内部称为小达尼埃莱,对战争艺术有着疯狂的崇拜,过去曾在罗马和父亲、兄弟经营一家健身房,一直对极右政治势力有好感,后为Ciak体育文化中心(其实就是酒吧)看场子。该酒吧在三月底的时候曾因涉嫌从事非法活动而遭到关闭,直到最近才重新开放。

在当时桑蒂斯与极右势力走得很近,也是在那里被介绍入会极端球迷组织,视那不勒斯人为仇敌,曾因对罗马前主席弗朗科-森西敲诈勒索被捕入狱,在2008年居然被在贝卢斯科尼二期和三期政府中担任农业部长的贾尼-阿莱曼诺提名参加了地方市政选举并获得了50票,在之前多次遭到处罚被禁止参加各类体育相关活动,与“恶棍杰尼”类似,他在球迷生涯中最“辉煌”的时刻是曾经作为罗马球迷代表与托蒂进行过谈判,最终制造了臭名昭著的“罗马德比造谣”事件。

2004年在罗马德比进行前,有消息传出一辆警车将一个小孩撞死,后被证实完全是虚假消息,但直到比赛开始,以桑蒂斯为首的极端球迷组织仍在球迷当中散布谣言煽动敌对情绪,球迷不断将烟花爆竹扔进球场导致比赛被迫中断,奥林匹克球场内一片混乱,赛场变成了战场,这才有了和托蒂的谈判,为了防止球场暴力事件发生,主裁判宣布比赛中止择日再战,桑蒂斯用卑劣的手段成功的决定了比赛的走势,最终他也只是被禁止进入球场草草了事。

意大利极端球迷很多,每当有什么重要比赛的时候也是他们跃跃欲试的时候,意大利杯决赛成为了他们最好的宣泄渠道。在本赛季意大利杯决赛当天,在枪击事件之外,佛罗伦萨球迷和那不勒斯球迷之间,那不勒斯和罗马球迷之间也都发生了大规模球迷冲突,从高速公路休息区一直到奥林匹克球场整个一大区都成为疯狂球迷们的“表演舞台”,最终将受伤人数扩大到10人,罗马城北因此遭到戒严,一时间店铺关门,停车场禁止入内,交通也开始瘫痪,甚至距离体育场两三公里范围内的道路也都被封锁。

比赛当天罗马城聚集了几乎半个意大利的球迷,罗马和拉齐奥球迷之间的恩怨因为有那不勒斯球迷的存在而暂时搁置,在佛罗伦萨球迷看台上混入了至少100名维罗纳球迷,而在那不勒斯球迷看台则发现了50多位热那亚球迷,20多位卡塔尼亚球迷甚至还有一些保加利亚普罗夫迪夫队的球迷,他们与那不勒斯建立了友好合作关系,所有这些团体都将意大利杯决赛当作向敌对势力球迷以及警察政府示威的最好机会,这一刻球场内外,暴力无处不在。

据《米兰体育报》分析,意大利目前总共有大约8万名极端球迷,,遍布整个意大利,有5000人正受到禁令处罚,其中1.2万人为罗马南看台球迷,1万拉齐奥北看台球迷,AC米兰和国际米兰在南看台和北看台各占8000,尤文图斯也有8000极端球迷,另外还有都灵、热那亚、桑普多利亚、维罗纳、佛罗伦萨、亚特兰大、卡塔尼亚和博洛尼亚的极端球迷都在3000人以上。而极端球迷“王国”那不勒斯有1.5万极端球迷,甚至分成了A和B两个区。因此米兰双雄的极端球迷人数和那不勒斯比可以说是被完爆。这里已经去掉了将近一半的非组织极端球迷,还有不是来自大城市的,不是来自足球运动的甚至还有来自国外的极端球迷。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极端球迷发展历程中,各地各组织自然而然地就形成了敌对同盟关系。现在很少有人记得米兰极端球迷和罗马、那不勒斯极端球迷曾经情同手足,国米球迷也与维罗纳球迷保持了二十多年的友谊,近些年意甲逐渐形成了“北方联盟”,顾名思义,就是北方的一些俱乐部极端球迷组织形成联盟一起对抗南方极端足球势力(主要是针对那不勒斯球迷),本赛季纷纷在自己的主场不分时间场合辱骂那不勒斯,对抗意大利足协处罚就是他们的杰作,从尤文图斯到AC米兰到罗马,他们主场都因地域歧视而遭到关闭看台处罚。

而球迷组织互相成为仇敌的原因则有很多,有地域原因造成的:亚特兰大和布雷西亚因为同处一区水火不相容;有简单的竞技体育竞争关系:尤文图斯和国际米兰,国家德比不只是球场上的对抗;还有政治原因:拉齐奥和利沃诺,这是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的对抗。尤文图斯的仇敌有国际米兰、佛罗伦萨和那不勒斯;国际米兰的仇敌包括那不勒斯、罗马和维罗纳;AC米兰的仇敌是那不勒斯、罗马、维罗纳和热那亚。

南部的罗马的仇敌最多,分别是拉齐奥、那不勒斯、维罗纳、国际米兰、AC米兰和尤文图斯,显而易见,那不勒斯理所当然的成为了箭靶,几乎所有球队都对他们嗤之以鼻,究其原因应该是那不勒斯人有自己独特的方言,而行为方式与意大利传统文化也不尽相同,这让意大利大部分极端球迷都不将那不勒斯人当做意大利人。

意大利极端球迷地图仍在不断发展变化当中也是因为这些球迷已经换了几代了,有些陈年旧事新的球迷早已经忘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最近几年的发展趋势是与国外球迷组织结盟,被称为“极端球迷国际化”,组织球迷到对方的主场观看比赛交流心得扩大国际影响力以便打击共同的敌人,但目前还没有形成很大的规模。

值得注意的是极端球迷并不都是极端的,他们大多只是出于对球队的热爱自发形成的球迷组织,他们也都是普普通通的人,有些中国留学生也会加入极端球迷组织,他们都是比赛时营造主场气氛组织球迷活动的主力军,有组织有纪律地为球队做出贡献是他们的目标,和足球流氓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但就是这些少数足球流氓却成了意大利足球文化中的毒瘤,大大损害了意大利足球的形象甚至抑制了意大利足球的发展,球场暴力成为意大利很严重的问题之一。

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意大利这种特有的现象?有意大利足球文化的原因。比如同样是去看球,同样是场面震撼,德国就能营造非常和谐的看球氛围,而意大利赛场里却充满了谩骂、暴力、地域歧视和种族歧视,德国人周末去看球都是拖家带口连同孩子们一起快乐的去看球,而在意大利呢?小孩也有,本赛季尤文图斯主场就曾经因为辱骂那不勒斯人南看台遭到了关闭处罚,尤文图斯俱乐部也想到了解决办法,组织学校的小球迷去免费看球,当天南看台被小朋友们挤满,比赛开始前也充满了欢声笑语,可是比赛一开始小朋友们就化身极端球迷,喊着和极端球迷一样的话,辱骂那不勒斯那也是驾轻就熟,一时间让尤文图斯和意大利各路媒体颇为尴尬。之前在拜仁和阿森纳的比赛中针对厄齐尔的侮辱标语也被证实是意大利球迷所为,这就是意大利的足球文化,骂着并快乐着。

另外,意大利近年来经济不景气,年轻人失业率增高,大批青年人无事可做,他们渴望证明自己但又没有那个能力,怎么办,只有诉诸暴力,另外意大利人聊天最爱两件事:政治和足球,在没钱没地位的情况下只有抱团加入组织才能通过各种手段达到自己的政治诉求。桑蒂斯和托马索其实有很多相似之处,年轻时血气方刚,都处于社会底层,没钱没地位,只能拉帮结派,只不过托马索有个黑手党老爹当靠山而桑蒂斯没有,无论是威胁罢赛还是散布谣言,他们从中能得到什么好处,又有什么利益驱使,都是意大利人真有什么血海深仇?无非是想出个风头争个脸面,以一己之力能决定一场比赛、能让国家领导人甘当自己的背景板多有面子,实际上呢?一个到了快退休的年龄还当着街头流氓见势不妙就登时拔枪,一个丢人丢到国外还不嫌够干着危害社会的事情口中却谈什么伸张正义,真以为自己是国家英雄?哗众取宠的跳梁小丑罢了,“东西跳梁,不避高下;中于机辟,死于罔罟。”

缃戝弸璺熻创

浜鸿窡璐达紝浜哄弬涓
璺熻创
鐑棬 鏈鏂
鏆傛棤鏁版嵁
姝e湪杞藉叆...
宸叉棤鏇村鏁版嵁
鍐欒窡璐
{{threadInfo.joinCount}}
鍙栨秷 鍙戝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