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女足后备人才全国仅300人 球员:我看不到未来

2014-03-24 08:38:50 来源: 半岛晨报-海力网(大连)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去年辽宁全运会,共有16支18岁以下女足参加了十二运会预赛阶段比赛,8队进入决赛阶段,这批1995/96年龄段的女足球员总数不到400人,而这已经是中国女足后备的所有积蓄。

虽然女足联赛一直在坚持举办,但这并不足以扩大中国女子足球的人口。女足国家队主帅郝伟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介绍,目前国家队的选才范围局限在15个省级地方队,每个队伍20人,总计300人左右,这几乎就是中国女足的全部人才“库存”。

还有一项数据是,去年辽宁全运会,共有16支18岁以下女足参加了十二运会预赛阶段比赛,8队进入决赛阶段,这批1995/96年龄段的女足球员总数不到400人,而这已经是中国女足后备的所有积蓄。

一个更令人忧心的事实是,如果还按照目前的模式培养,那么以后能否保住这近400人的规模很难说。

同样,成年女足队员的流失也很快,一些二十四五岁正处当打之年的球员就选择退役,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在国家队,你很难发现有老队员的身影。 2012年,就有这种年龄段的国脚向本报记者流露出退役的念头,原因就在于看不到未来,不趁这样的年龄退役,如果年龄越来越大,那么寻找出路也会愈加困难。

即便一些地方队为了备战全运会,在各种利益的刺激下,出现违反青少年运动员培养规律,拔苗助长过早开发青少年运动员潜力,使得部分优秀球员到了成年阶段上升空间有限等现象。从事基层培养的教练员,在自己说起这种现象时都深感痛心。

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作为国家队主教练的郝伟,对全运会的感激却远远多于抱怨。在女足商业价值低,难以推行职业化的背景下,四年一届的全运会确保了女足队伍的存在。 (赵环姝)

关注度

女足比赛很难电视直播

2012年6月,本报记者曾有幸参加在南京举行的亚足联U13女足节活动之一的C级教练员证书培训课程。其间,记者专门采访了前日本女足U19国家队成员百武江梨。

百武江梨表示,虽然日本女足顶级联赛每支球队的关注度不一样,但是“像泽穗希所呆过的球队,球迷人数最多时可以达到1万人,而现场球迷最少的也有大概2000人”。

反观国内女足联赛,近几年来,长春赛区的主场氛围算是最好的,一度数千名球迷的上座率曾让中国足协都感到异常惊讶。为了能让更多球迷到现场来支持女足,长春女足俱乐部还为球迷准备特别的礼物。还有一点相当难能可贵,长春赛区的女足比赛,当地电视台会进行现场直播。同样,上海女足曾将全部赞助资金用来付电视转播所需的费用,就是为了通过转播能让更多人了解和推广女足。要知道,就连女足国家队的比赛,现在都很难在电视上看到直播。中国女足之所以造成目前的窘境,其中最关键的原因就是缺乏关注度。因此,2011年深圳大运会,女足决赛全场爆满的火爆气氛,让冠军球员、大连阿尔滨女足队员庞丰月记忆犹新。“当所有人都在喊加油时,我们立刻油然而生强大的求胜欲望。 ”她说,“如果平日里的女足比赛像大运会那样,有电视直播,有那么多球迷现场助阵,那么我想,中国女足的很多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

大运会的曝光度,也给庞丰月、王飞、李雯等冠军球员提升了名气。不但微博粉丝数量呈几何倍数增长,而且还有球迷专门奔赴随后进行的女足全锦赛和永川四国赛去追星。经历了大运会的高潮一幕之后,如今有多少球迷会叫出现在的女足国家队的队员名字呢? (赵环姝)

硬件装备

羡慕之余难免惆怅

2014年2月下旬,女足联赛和全运会金靴、国脚马君正式开启留洋韩国之旅。在和本报记者聊及好友马君去韩国踢球一事时,前女足国门张艳茹谈到了这样一点:“韩国女足场地和装备处于世界顶级水平,这点其实是其中很重要的方面。 ”

世界顶级水平的硬件,成为踢球姑娘们锁定韩国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不得不让人去反思一个问题:国内女足硬件条件与近邻韩国差距几何,才能让姑娘们对这个层面如此牵挂?

事实上,对于国内女足球员来说,场地早已是言说不尽的痛。前国脚毕妍曾说过,女足球员为何总容易受伤,场地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本报记者曾现场采访过女足联赛、足协杯和全锦赛。“绿茵”实在是一种奢求,不少场地甚至连“平坦”都很难得。“平时女足联赛的场地都是坑坑洼洼的,球一直都在小腿肚上。 ”而其中女足联赛河南赛区的场地最为人诟病。

河南赛区除了场地差,甚至连厕所都离得很远。去河南赛区比赛若是恰逢夏季,那么所受的考验更多。“去趟厕所动作要快,否则会被蚊子吃了。踢球时候天气太热,感觉打火机放在桌子上都能炸了。 ”正是由于条件实在不堪,有球员甚至向本报记者开玩笑地说,“上个厕所就像练一次百米跑一样。 ”对于场地最好的长春赛区,大家都希望能多去几次打比赛。

还有一点不免令人尴尬,那就是国内女足比赛不设更衣室。大家一般都是躲在教练席或者队友的身后,迅速完成更换球衣的动作。

也正因为如此,登陆K联赛的马君在说起韩国女足的比赛场地时,语气中既有羡慕也有惆怅。她说,“我在17号比赛的时候,一进到场地,就感觉不一样,这种感觉就像是打国际比赛一样。 ”

说到装备,张艳茹相当感慨。 2012年3月,她加盟了瑞典女足SSK俱乐部。1个月后,她向本报记者直言,在日常训练和比赛硬件方面,国内女足与国外的差距真的是太大了。“特别是在装备上,相差很大。我来这里还不到一个月,就已经拿到了5副守门员手套了。要知道我在国家队的时候,一年能有5副手套就已经很不错了。而且,在训练和比赛服上,只要是队员需要,俱乐部管理员不会考虑很多,就会给你。 ” (赵环姝)

联赛制度

2015迎来“新纪元”?

2005年初,中国足协令旗一挥,搞了8年的主客场制女足超级联赛戛然而止,当年5月7日在天津拉开战幕的中国女足联赛正式开启赛会制形式。

但是,采取赛会制的女足联赛,并非是中国足协一时拍脑袋而想出来的。经历了几年的尝试之后,在没有完全市场化的条件下,中国女足联赛不适合搞主客场制。对于俱乐部来说,赛会制比赛能够节省大量的来往路费。这极大地减轻那些并不富裕的女足俱乐部身上的压力。

这样的赛会制虽然得到了当时12家俱乐部的支持,但不少球员依然对主客场制更加推崇。毋庸置疑的是,赛会制的优点是省钱、时间集中,但质量低、球员难以兴奋的缺点也很明显。

即便避免了主客场制的昂贵路费,但女足联赛的赛区多数都被放在偏远的城市,因此舟车劳顿自不待言。现在,河南女足在每次赶赴异地比赛时,依然还是选择火车,不管是最北边的赛区长春,还是最南边的城市广东,有时候在火车上就要度过两三天的时间。

2011年中秋节,女足联赛在节日中照常开打。遗憾的是,不仅当天四个赛区的比赛几乎都是在“零观众”的状态下进行,而且中国足协主管女足联赛的主要领导们都以“过节”为由,全部没有出现在比赛现场。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国脚直言,如果女足联赛还照这样的赛制去打,那么以后踢球的孩子将会越来越少。

日前,中国足协女子部部长陆煜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谈到了女足联赛在明年的新举措。《中国足球中长期规划纲要》(征求意见稿)指出:“健全与完善女足赛事体系。从2015年开始逐步完成对全国女足联赛分级工作,到2023年初步形成女超、女甲、女乙三级联赛体系。 ”

陆煜表示,目前女足联赛有16支队伍,“初步设想是明年实施联赛分级,以今年联赛成绩为基础,前八名打女超,后八名打女甲,实施升降级制。然后在更多省市建立女足队伍,以及校园足球队伍和U系列队伍的基础上,在2023年前完全可以把女乙开展起来。 ”

“逐步建立、女超、女甲运动员有序转会等相关政策”也成为《中国足球中长期规划纲要》的一项重要内容,在保证各省市打全运会的条件下,逐步放开转会。而转会能让女超联赛集中了高水平的球员,从而提高比赛质量和关注度。其中,还提出了引进外援的方案。

龙浩 本文来源:半岛晨报-海力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放弃1亿去读MBA的人,后来怎样了?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体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