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技巧最稳金牌只是镜中花(图)

1392952396000 来源: 天津网-球迷 0人参与

索契冬奥会开幕前,在中国军团的金牌计划中最稳妥的并不在临阵突失主将的短道速滑,而是在世界排名上占据绝对优势的空中技巧项目。在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项目的世界排名中,中国队的选手在男、女两线都占据了排行榜前列的大半壁江山。然而最终一银一铜的结果却告诉我们,对于空中技巧项目来说,“集团优势”只不过是一个美丽的幻象,世界排名与冬奥会金牌之间并没有必然的关系。在空中技巧这个偶然性极大的打分项目中,“人海战术”并非灵丹妙药,在新规则下谁能在最后一跳中既有难度又有稳度,谁才拥有称王的资本。

“梦之队”走麦城

赛前,中国的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被称为是“梦之队”,男女两队拥有众多世界冠军,各大博彩公司纷纷看好,认为金牌是板上钉钉,要是拿一块都不太好意思跟人说。看看这阵容,男队的三名悍将,齐刷刷占据赔率榜前三,齐广璞拥有世界最高难度动作,是去年世界锦标赛冠军,老将刘忠庆是上届温哥华冬奥会的季军,最不被看好的贾宗洋,也拿到过世界杯冠军。

相比男队,女子方面阵容更加豪华,四名选手拿到资格,赔率榜上占据前四。徐梦桃毫无悬念稳居第一,她也是世界最高难度动作的拥有者,上赛季世界杯的总冠军,也是世锦赛金牌得主。老将张鑫和程爽同样具备不俗的实力,她们更多的任务是在前两轮帮助中国队“扫雷”。两届奥运会银牌得主李妮娜本赛季强势复出,在参加的五站世界杯中拿到两站冠军,更是夺得了年终总冠军,加上丰富的大赛经验,她和徐梦桃一样1赔3.50并列榜首。

然而,最终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率先进行的女子角逐,张鑫未能进入决赛,程爽无缘四强,而四强争夺战中,李妮娜最后一跳挑战高难度失误排名第四,一直排名第一的徐梦桃落地时手撑地与金牌失之交臂,获得亚军。男子角逐同头天的女队冲金如出一辙,刘忠庆没有通过预赛,贾宗洋和齐广璞两人晋级四强。决赛第二轮中,两人分列第一、二名,但在第三轮最后一跳中,面对对手的出色发挥,后出场的他们明显感到压力,纷纷出现失误,最终贾宗洋获得铜牌,齐广璞只拿到第四。

本届冬奥会,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采取了新的比赛规则,比赛分为资格赛和决赛两个阶段。虽然资格赛每位选手仍跳两次、以两次得分之和排定名序、前12名获得决赛资格。但决赛被分为三轮,包括12进8、8进4以及最后的四强争夺奖牌,和之前比赛不同,每名参赛者每轮都由两跳改为一跳定输赢,如此一来,决赛阶段的偶然性大大增加。

作为“夺冠大热”的中国队,肩负夺金重担的选手们势必心理压力极大,在“必须成功”的条件下,他们从心理到身体都变得沉重,远不如冲金者来得轻松。而在这种一跳决胜负的规则下,“不夺冠便是输”让他们早已输在了起跑线上。

失利原因不是运气是实力

“实事求是地说,即使我们两个选手最后都站稳了,也没有机会拿金牌。”自由式滑雪男子空中技巧决赛后,中国队主教练纪冬如此说道。徐梦桃、李妮娜冲击女子金牌未果,齐广璞、贾宗洋再次在决赛上摔倒,中国队在冬奥会上的气场和运气始终差了一截。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一结果,纪冬解释说:“因为这就是我们的真实实力,我们没有那么多的底蕴、能力和实力来完成夺金的目标。”

自从2006年冬奥会韩晓鹏在这个项目上为中国队夺得一枚金牌后,中国队一直在国际赛场上保持很高的胜率。在2013-2014赛季,中国队在五站比赛中拿到七个冠军,拿金牌已成为惯例。在难度上,无论是徐梦桃在女子项目,还是齐广璞在男子项目上,都已达到了世界最高水平。但两届奥运会,男女子项目均与奥运金牌擦肩而过,被外界视为“大热必死”。不过,纪冬并不认同这个说法。在他看来,无论是世界杯还是世锦赛,都不能代表世界空中技巧的最高水平。“我不相信大热必死。平时世界的小比赛与奥运会的比赛是不一样的,后者有自身的规律。世界高手只把世锦赛这样的比赛当做训练,并没有展现最高水平。而我们对每一个比赛都很重视,在世界比赛上获得了一些成绩,所以大家的期望值也升高了。我们虽然有了一些资本,但没有这个绝对实力,并没有把自己放在绝对冠军的位置,我们只是去拼这个金牌而已,但这需要过程,不能一步登天,我们90后拼这些70后,还差着20年的训练距离。”

纪冬认为,男子方面最终夺冠的库什尼尔是世界最高水平的运动员,10余年的训练比赛收获的经验,远远不是中国队年轻选手能够比拟的。“齐广璞和贾宗洋刚会三周跳的时候,库什尼尔就能做出超级决赛的动作了。”纪冬还透露,贾宗洋今年才开始练最后一跳的动作,一共练了不到10次,“所以用这个动作比赛就是想去拼,因为我们保证有一块奖牌了,就是想去拼金牌。”不过,鉴于库什尼尔最后一跳高难度的完美表现,两名中国选手未上场前,纪冬已经心中有数,即使两人最终站稳,也拿不到金牌,毕竟这就是中国队实力的最真实体现。

“朝中无人”打分吃亏

中国队在空中技巧项目确实培养了许多顶尖好手,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却没有在这个项目上培养出裁判。要知道,这种主观打分的项目,如果没有自己国家的裁判,那就相当于失去了比赛中的话语权,更无法让别国认同自己的选手。在这一点上,日本的做法就很值得中国借鉴。日本雪上项目的裁判已经得到国际认可,本届比赛更是执法了多项赛事。

“我们不想找客观原因,最后没赢是自己的原因,还是我们不够强大吧。”主教练纪冬无奈地表示,“中国人在技巧类项目上有优势,国家选取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作为中国雪上项目的金牌突破点,也是一个正确选择。但我们盼望了那么久的金牌,为什么总是幻化为银牌、铜牌?从中国滑雪项目的整体发展水平而言,我们还缺少底蕴,还没到水到渠成的时候。”

2006年都灵冬奥会上,被中国代表团寄予夺金厚望的李妮娜夺得银牌,但韩晓鹏却在男子项目上出人意料地夺取一枚金牌。纪冬表示,中国队获得那枚金牌,固然有选手自身发挥优异的原因,但也有客观因素。在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这样的裁判打分项目上,裁判的个人喜好、对运动员的印象、地区利益平衡的考虑等诸多原因,都可能对参赛选手的最后得分产生影响。

雪上项目是欧美国家的传统体育强项,中国开展的历史短、整体水平低,能够跻身国际裁判界的人少之又少。本次索契冬奥会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比赛的裁判名单中,无人来自中国,俄罗斯、澳大利亚和美国等强队却都有本国裁判参与打分,白俄罗斯虽没有裁判,但与俄罗斯的密切关系,决定了白俄罗斯选手在索契享受到了几乎与俄罗斯选手相同的东道主待遇。

韩晓鹏夺冠那次,是中国选手少有在国际重大比赛上未被裁判压分的情况。此次在索契,徐梦桃、张鑫等中国选手都对自己的动作被裁判压分颇有微词,但纪冬对此却已见怪不怪,“据我所知,中国目前只有一人在国际滑冰联盟里,话语权非常有限。”一个在国际滑冰联盟缺少话语权的国家,其运动员又怎么可能获得裁判的“加分”?

贾宗洋、齐广璞两名中国队员为自己在最后一轮决赛的动作失误懊恼万分,贾宗洋就认为,如果两名中国选手成功完成动作,得分肯定会比夺冠的白俄罗斯选手库什尼尔高,那么中国队期盼已久的冠军梦就能实现。但纪冬却不认同,“白俄罗斯选手占据天时、地利、人和,中国选手就算高质量完成了动作,冠军也未必是我们的。”

本版撰文 本报记者 于港

缃戝弸璺熻创

浜鸿窡璐达紝浜哄弬涓
璺熻创
鐑棬 鏈鏂
鏆傛棤鏁版嵁
姝e湪杞藉叆...
宸叉棤鏇村鏁版嵁
鍐欒窡璐
{{threadInfo.joinCount}}
鍙栨秷 鍙戝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