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契冬奥会之烦恼(图)

2014-01-06 11:08:47 来源: 天津网-球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在距离索契冬奥会开幕还剩一个月之际,在很多人看来一届完美盛会的召开已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然而近期围绕着索契冬奥会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似乎都在敲响着警钟:索契冬奥会,想说平静不容易。

恐怖主义危险陡增

上月底,俄罗斯24小时内连发两起恐怖袭击,“黑寡妇”制造的两声爆炸让倒计时40天的索契冬奥会蒙上阴影。有媒体称,爆炸事件意味着冬奥会遭受恐怖袭击的风险提高。事实上,以往重大体育赛事,如奥运会、世界杯屡次成为恐怖分子施袭的场所和时机。

这是今年俄罗斯伏尔加格勒第三次遭到恐怖袭击。有分析家认为,此次针对伏尔加格勒的袭击并非巧合,爆炸地伏尔加格勒毗邻俄北高加索联邦区,距将举办冬奥会的索契690公里——恐怖分子的目标显然是索契冬奥会,对伏尔加格勒发动袭击是在测试政府和安全部队的反应和效率。

由于毗邻恐怖分子聚集的北高加索地区,索契从其获得冬奥会主办权开始就面临严峻安全威胁。今年初,自称“高加索酋长国”首领的车臣反叛者乌马罗夫专门发布视频,号召其支持者对索契冬奥会发动袭击。爆炸发生后,俄罗斯国家杜马第一副主席、俄罗斯奥委会主席亚历山大·茹科夫立即召开新闻发布会,再次公开表示,索契冬奥会已预先考虑到所有必要的安全措施,不会因为伏尔加格勒恐怖袭击而采取额外措施。茹科夫还表示,索契冬奥会将发放体育迷护照,这在奥运会历史上尚属首次。此举也旨在对所有来俄观看比赛的人进行登记。

事实上,国际安全专家此前早就做出论断,自2001年“9·11”之后,恐怖袭击发生了一定变化,不再只瞄准军事地区,而开始投向民用设施。这类设施通常具备人多、目标明显易于攻击、影响力大等特点。体育赛事正好符合这些条件,从而成为恐怖主义阴霾不散的目标。无论是奥运会还是世界杯,其共同点在于,他们都是全球最受关注的人类大型活动,从恐怖主义以尽可能小的代价,尽可能制造最大恐怖气氛和效果的出发点看,没有比在这样的赛事中搞鬼效果更好的了。再者,像奥运会和世界杯这样的体育赛事,往往聚集了世界各地的各色人群,恐怖分子便于伪装和行事。最后就是,体育赛事虽然近年来安保投入和安保工作不断提升,但相比重要的军事和政治目标而言,还是更容易遭袭。

格鲁吉亚带头抵制

早在距离2014年索契冬奥会开幕100天之际,格鲁吉亚就曾发出抗议并呼吁抵制索契冬奥会,这也是从1984年之后,首次出现有代表团因抵制而缺席奥运会的情形。

俄罗斯与格鲁吉亚两国之间目前最大的“恩怨”便是2008年那场最终导致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宣布独立的战争。格鲁吉亚抗议和抵制索契冬奥会并不是第一次了,早在俄罗斯刚成功申办冬奥会时,格鲁吉亚前总统谢瓦尔德纳泽就号召各国运动员进行抵制,甚至把俄罗斯与格鲁吉亚在2008年的军事冲突与当年前苏联入侵阿富汗相提并论。格鲁吉亚议会还专门讨论索契冬奥会抗议活动,并制定了相关计划,格鲁吉亚议员大卫·达尔恰什维利曾表态称,不满意冬奥会在毗邻“格鲁吉亚被占领区”(即宣布独立的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举行,“我们绝不接受这样的行为”。

在去年10月20日的索契冬奥会火炬传递中,一名叫伊万的火炬手来自俄罗斯空军并且曾参加当年俄罗斯与格鲁吉亚的军事冲突。俄罗斯电视台英语新闻频道称:“格鲁吉亚人认为,俄罗斯安排伊万传递象征和平的奥运火炬是有意针对格鲁吉亚。”在该电视台播出的画面中,参与抗议活动的格鲁吉亚人义愤填膺,活动组织者之一的伊马泽强调,大部分格鲁吉亚居民支持抵制索契冬奥会。

欧美众国借机敲打 

随着索契冬奥会的一天天临近,欧美借“抵制冬奥会”对俄罗斯人权问题的敲敲打打也越来越多。

在去年俄罗斯通过了一项禁止向未成年人宣传同性恋的法律后,便一直受到越来越多的批评。德国总统高克成为欧洲第一个宣布不参加索契冬奥会的国家元首。“越来越多欧美政治人物开始作出抵制索契冬奥会的姿态”,法国《快报》称,除了高克,还有德国绿党欧洲议会议员、曾作为无政府主义者挑起1968年法国“五月风暴”而名噪一时的丹尼尔·科恩·邦迪。他将索契冬奥会和1936年纳粹举办柏林奥运会相提并论,呼吁法国总统奥朗德抵制出席开幕式。邦迪呼吁更多运动员“自愿抵制”,或者在冬奥会上作出“必要的政治姿态”,就像1969年捷克斯洛伐克冰球队拒绝和前苏联队员握手以抗议1968年苏联入侵那样。

国家首脑出席奥运会开幕式并不是外交准则,奥巴马既没有参加温哥华冬奥会,也没出席伦敦奥运会。但德国《莱茵邮报》的一篇评论称,对普京来说,没有比缺少强大的、重要的人物出席更让他感到难过的事情了。奥巴马也确实曾对俄罗斯通过反同性恋法发表过自己的看法,奥巴马认为该法令将对俄罗斯2014年冬奥会产生不利影响。根据俄罗斯最新的反同性恋法,在未成年人面前讨论同性恋者的权益和同性恋关系均属于违法行为,并禁止公众“宣传非传统的两性关系”。对此,奥巴马表示:“该法令蕴藏风险,可能会令2014年索契冬奥会不尽如人意。他们应该知道会有很多国家和运动员参加冬奥会,如果对同性恋者区别对待,会让人难以接受。如果俄罗斯想弘扬奥运精神,他们的每一次决策都要服务于冬奥会,对每一位运动员都应该一视同仁,运动员的性取向不应该拿到这里做文章。”

不过国际奥委会方面的态度相对乐观,他们认为所谓“反同性恋”法令不会影响冬奥会的正常进行,但从俄罗斯体育部长近期的种种言论来看,国际奥委会的表态很难站住脚。此外,国际田联的一位官员也对该法令发表了看法,他认为,有必要让俄罗斯人看到其他国家人民的另一种生活方式,这也许可以冲击俄罗斯人的世界观和价值观,让他们走出孤立的社会。

来自欧美政治人物的指责在俄罗斯引起强烈不满,但普京阵营对此并不在乎。俄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普什科夫表示,那些人应当谴责的是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杀死妇女和儿童,而不是俄罗斯的人权问题。俄罗斯《莫斯科共青团员报》回击德国总统称,高克是一名老牌的反俄分子。他担任总统后从来没有对俄罗斯进行过正式访问。他曾多次批评俄罗斯压制反对派。2012年6月他还拒绝与普京举行计划中的会面。德国总统此举在俄社会引起强烈不满,从而将影响德国人在俄罗斯人心目中的形象。

除同性恋问题,有美国议员曾以“让俄罗斯为收留斯诺登付出代价”为由抵制冬奥会。另据法国欧洲新闻网报道称,俄罗斯近来“针对外籍劳工的清洗”也是促使针对索契冬奥会的名人抵制行动再度高涨的触发点之一。

欧美的这股浪潮在各自国内获得的支持度不算低。德国《图片报》的一项网络调查显示,56%的网民支持政治家抵制索契冬奥会,46%的人反对。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的评论称,索契冬奥会只不过是一贯批评俄罗斯的欧洲部分政治家又一次展示自身政治观点、立场的契机,但政治家们的角色不同,采取的姿态也会不同,如德国总理默克尔,其政治色彩和总统高克接近,但她已承诺出席索契冬奥会开幕式,很显然,默克尔作为政府负责人,必须避免过度抵制对俄德双边关系,以及对德国战略利益的影响。

本版撰文 本报记者 于港

netease 本文来源:天津网-球迷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有通关术,不再做考试的奴隶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体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