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弘:足协对我的处罚有些可笑 可以查我银行卡

2013-02-21 02:13:28 来源: 大连晚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徐弘:我同样也不是很清楚,他们说陕西国力那场比赛,你们可以通过互联网查查当时的情况,对手要做掉卡洛斯故意输球。作为教练员的我来说,职责当然是要赢球了,所以对手要输球,是我能左右得了的吗?足协的这个判罚听起来都有些可笑。

本报记者 于洋

前晚,受到足协处罚的徐弘独自一人返回大连,虽然从韩国统营到大连的直线距离并不是很远,但在徐弘心中,那种失落感远超过了球迷的想象。回到大连之后,本报记者在昨天联系到徐弘,原本徐弘打算与记者见面详谈本次处罚及其相关后果,但因为心情不佳,徐弘又临时取消了面谈,改为接受本报记者的电话采访。

在采访徐弘的过程中,记者明显感到他憋在心中的一种郁闷,徐弘在说话间好几次无意提高了声调,透露出一些愤慨和无奈。对于接下来的打算,徐弘告诉记者,并不排除上诉的可能性:“事已至此,上诉未免不是一个好办法,在适当的时机和具备了相关法律条件后,我将会针对这个事讨一个说法。”

我是通过网络了解到的处罚结果,我有很大的委屈

记者:徐导,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被中国足协处罚的消息的?

徐弘:我是通过网络了解到的处罚结果,事先中国足协并没有通知到我本人。

记者:你对这个处罚怎么看?

徐弘:有点无法理解。这几天,我的电话被亲戚朋友,以及大连市的一些老领导打爆了,他们对我非常关心,我真的非常感谢他们,我很感动。

我做教练员已经有11个年头了,因为我的父亲曾经也是做教练的,他在2002年我当教练的第一天开始,就曾经给我写下20多页稿纸的话,内容包括作为教练员如何和队员沟通,如何管理球队,如何处理球队内部事务等等。特别在个人利益上,父亲多次提醒我,而我在这方面做的,到今天为止,不能说没有问题,但我可以问心无愧。其中在三个方面我认为我做的还可以:第一,就是没拿队员的一分钱;第二,是没参与过打假球、赌球;第三,没收过经纪人一分钱。现在中国足球有几个教练敢讲,在这三方面没有拿过一分钱,我就敢这么讲。如果中国足球的官员和教练员都能像我说的那么做,那么中国足球早就不是现在这个局面了。

记者:你觉得这样的处罚对你来说公平吗?

徐弘:说实在话,我有很大的委屈。在处罚结果出来后,我的很多朋友都给我打电话发短信来安慰我,因为他们知道我的为人。管理、训练和生活需要一个教练员的综合素质,这都是业务范畴,有不足的地方就需要努力。可是在一些涉及到经济利益的原则问题上,我自我感觉很坦荡。

中国足协可以检查我的银行卡

记者:在中国足协公布的处罚中,并没有具体说出你在哪场比赛中给予他人不正当利益,进行不正当交易,操纵比赛,徐导你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徐弘:(声音提高)我同样也不是很清楚,他们说陕西国力那场比赛,你们可以通过互联网查查当时的情况,对手要做掉卡洛斯故意输球。作为教练员的我来说,职责当然是要赢球了,所以对手要输球,是我能左右得了的吗?足协的这个判罚听起来都有些可笑。如果有人想考证我说的是否属实,我可以给他银行卡去查。

当时我执教的时候有很多球员在场,比如马明宇、邹侑根、赵旭日、阎峰、谭望嵩,你们可以采访采访他们,当时我是怎么做的?

记者:令球迷最不能理解的就是,在这次公布的名单中,其他人员都跟过去的反赌案有一定关系,而你是唯一没有关系的现役中超教练员?

徐弘:这个问题我现在也想不通,我已经当了11年主教练,能到今天这个程度相信大家也都了解我的性格。

大家都知道,那个时候中国足球很乱,我要是想赌球,一场球我得到几十万上百万甚至上千万,都是可能的,我要想做,都能做到,但我的良心不允许我那样做,我的道德观念不允许我那样做。

现在处罚结果已经出来了,我也可以毫不客气地讲,在韦迪领导中国足协的时期,中国足球的成绩确实不怎么样,不论国字号还是青少年培养,在这个方面我就没给过韦迪面子,因为这个情况确实是太差劲了。

老板真心想把大连足球做好,他想拿个冠军,还安慰我别一蹶不振

记者:还有不到半个月时间赛季就开始了,在这个时候离开大连阿尔滨队,是不是特别遗憾?

徐弘:可以说,大连队今年投入很大,不论是内援和外援都有不小投入。老板赵明阳也真心想把大连足球做好。而我这次回到球队也确实付出了真心,可以说很投入。不隐瞒地说,虽然老板给球队新赛季定了保八争六的目标,但我们球队内部有更高的目标就是拿个冠军。

从广州、土耳其、西班牙到韩国,球队正在慢慢打磨成型。以前想打4231,后来我确定了打4141,再后来就是选择谁先上,谁后上,唉,现在看,都是空话了。现在球队的问题是外援来的时间太短,亚裔外援没定,凯塔可能想直接回大连和球队会合,而瓦罗刚来不久,三个外援要重新磨合。

记者:在处罚之后你跟赵明阳有过沟通吗?

徐弘:沟通了,他也安慰我,让我别因为这个一蹶不振。我很清楚,这些困难对我来说,不会影响我从事足球的想法,执教11年来也经历了不少困难,人生经历上上下下很正常。

5年时间我可以选择别的行业,也可以选择继续做足球

记者: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你会上诉吗?

徐弘:上诉是我的一个想法,不过至于何时上诉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确定,在时机成熟后和相关法律条件成熟后再做决定。

记者:如果上诉不足以改变中国足协处罚你5年不能从事任何足球相关活动的结果,你的未来会如何选择?

徐弘:实际上我可以选择改行,同样我也可以选择继续做足球。毕竟5年过后我做教练的年龄也并不算高。这段时间我可以选择出去充电。如果大连足球需要我,我也可以在幕后帮忙出谋划策。

可乐 本文来源:大连晚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上985我发现,读书是多数的捷径"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体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