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明:有裁判侥幸逃处罚 牺牲联赛也要重罚涉案队

2011-12-28 00:20:44 来源: 网易体育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杨明认为,“足坛”的透明度是最高的,大家都拿着放大镜、显微镜照着,的确,照出来了,以杨一民为例,涉案金额并不让我们瞠目结舌,金额原来远远低于我们原来预想的,可见贪官贪得还不是特别黑.....

网易体育12月28日报道:

这个冬天备受关注的中国足坛反赌扫黑风暴,第一阶段的开庭审理工作已经结束,包括杨一民、张建强、陆俊等昔日足球运动管理中心领导、金哨等犯罪嫌疑人以被告的身份走入了法庭。虽然涉案金额多少不同,但法律必将给他们以公正的裁决。而此后包括谢亚龙、南勇等人的出庭,中国足球未来的发展前景等更吸引着球迷和媒体的目光。网易体育《易言堂》邀请新华社资深记者,也是8年前龚建平案的全程记录者杨明作客,谈谈他对本次反赌扫黑未来走势的判断。

杨明做客网易体育《易言堂》
杨明侃侃而谈

嘉宾简介:

杨明

新华社体育部高级记者,记者采访室副主任;采访过四届奥运会和多次世界大赛,中英文双语写作,从事体育报道21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外语系英文专业,1983年任新华社体育部记者,1988年赴加拿大自费留学,1998年至2000年在美国任专职体育记者。

杨明文笔犀利、幽默,有激情,主要报道领域为田径、足球和篮球,出版过《黑哨--足坛扫黑调查手记》、《狗仔门的快乐》、《天涯不归路》等书;采写的《花蝴蝶传奇》、《铿锵玫瑰》以及在专栏和杂文在社会上产生过反响。

一、足协官员坐在火药桶上 把持住自己非常困难

网易体育:各位网易的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网易体育《易言堂》,我是主持人思来。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新华社资深的体育记者杨明老师,杨老师您好。

杨明:思来好。

网易体育:今天请杨老师来,相信网友心中也会明白今天访谈主题了。过去一周中,中国足球迷和媒体目光都集中在东北两座城市——铁岭和丹东,在那里进行了中国足坛反赌扫黑案大规模的审理,第一阶段的开庭已经结束了。杨老师一直很关注中国足球,看到这么多以前的裁判、官员都走进法庭,不知道当时您心里有什么样的感觉?

杨明:虽然这次足球反腐已经开展了两年多,其实大家一直在期盼、在等待最后落网的到底有多少。从一些零零星星的信息上感觉,大家知道有足协高官、俱乐部高管、裁判,还有一些运动员涉案,但当铁岭和丹东法庭里鱼贯而出的一大堆涉案人员,19次开庭,50多人涉案,当他们走上法庭时,我还是很震惊的。因为其中有一些是原来在我们视野中没看到的,这次也涉及到了,尤其还有一些前国脚,包括著名教练。很多案情中的具体细节曝光后,立刻让大家浮想到前十几年中国足坛的怪相、乱象,一些大家怀疑的黑哨、假球、赌球场次,现在看来,真是得说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有些人说中国的足记们只报假赌黑,不正面写,但我觉得的确是冤枉足记了,原来只要是大家心里有怀疑的,最后在法庭上还原真相后都是做实了的。

网易体育:上周一系列开庭中,张健强作为第一案,给我们的震撼也很大,涉案金额达到了273万,但后面审着审着,开始和大家的预想有区别了,比如杨一民,此前说他的涉案金额可能达到了1200万,最后公诉书一出来,发现涉案金额少了一个零,跟大家的期待有落差,不知道您是什么感觉?

杨明:你说的这个感觉我也有,原来私下里坊间传言说杨一民应该是一条大鱼,是巨贪,可能他的金额远远超过其他人。但在法庭上,他的数额不大,只有125万,而且他受贿的情节好像还不是那么严重,因为他一共涉及40多宗。很多都是作为礼金出现的,还有一些实物,比如东芝笔记本、加油卡,林林总总算起来算了125万……但我觉得杨一民在法庭上的表现是最有戏剧性的,他痛哭流涕,还有满头白发,苍老的面容……对杨一民的涉案金额,当时我也感觉到是挺少的,和传说中、和大家想象中的还是有一定距离。

网易体育:可能因为在法庭上,一些坊间传言,如果实据没有查证的话,就不能作为他的受贿金额,只能作为坊间传说了?

杨明:对,我觉得有一种可能,现在查出来的涉案金额只是冰山下的一角,他受贿的总额可能不止那么一点儿,有些可能是没有查实。原来在我做龚建平案调查的时候,发现受贿罪是特别难立案的,在侦查取证方面特别特别严,是“对核犯罪”,比如你说行贿给了3万,最后我主动交待说得到你8万,这都不成立,一定得是严丝合缝,双方要对齐,你说那天是几号几号,我说是几号几号,你给我的钱和物能够划上等号,这样的才能成立,有些没有查实的可能就不能成立。

但我觉得杨一民这个人好像还是胆子比较小,跟张健强那种动辄几十万的大手笔收贿金还不太一样,从他收的零零碎碎的这些加起来看,大数额是不是有?现在我们也不好说,因为公安机关也经历了非常艰难的取证侦查,我相信这些东西应该是确实存在的。

网易体育:杨一民以前是教师,将就为人师表,是不是这也跟他的性格有关?既想清高,又胆子比较小,不敢迈那么大步?

杨明:我注意到他接受采访时有一些表白,对于假赌黑,他原来根本是不接触这些的,因为是技术派的嘛,又是博导,有这么高的学历,所以骨子里可能还有一种文人的气质,觉得我不能贪,你们这些都太低级了,太没有技术含量,直接塞钱这种事儿,君子不为。

但后来我注意到,包括杨一民,南勇和谢亚龙,他们都承认了,最后受贿不能全怨环境,都是内因在起作用,没有把持住,有了第一次,开了一个口子,就原谅自己了。这些人在做坏事的时候,第一道关口其实是自己的良心,人都要面对自己的良心,如果受到了良心的折磨,还有良知的话,晚上肯定会睡不着觉、会内疚、会惧怕,但像杨一民说的,“我都不知道这是不是违法了,我就收了一些礼品”,或者知名教练给了两次,一次一万。对他来说,可能他觉得这是师生情谊,是人情,作为朋友,他们跟我那么多年了,夫人病了,女儿上大学等等特殊情况下的一种表示,作为人情,他觉得好像很难拒绝。

我觉得通过这次的审判,尤其是公开审理,把所有法庭上大大小小的涉案情节和前前后后的因由还原,我觉得特别好,是给全国人民进行了一次普法教育,要不然大家都不知道什么叫受贿罪。

大家也不知道,“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国家公务人员叫受贿罪,不是国家公务人员叫“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是不一样的。我还认真看了一下《刑法》大意好像是“利用工作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而收取的钱财是受贿”,下面还有一个补充,说“收取的礼金、礼物也等同于受贿”。

可能正视下面这一条可能把他们给框定进去了,在这之前,可能他们法律意识淡漠,另外在面对钱的时候谁都愿意装傻充愣,都愿意往好处想。基本情况是,让我直接杀人放火,让我直接找黑哨裁判,把这场球给你吹赢,这可能他们都不做。“三巨头”可能也还觉得自己是好人,谢亚龙觉得我不是贪官,杨一民觉得我不是小人,但在收受礼品和礼金时,他们却是当之无愧的,因为不受良心谴责,觉得我没故意“坏”别人,没形成钱权交易,在他们的意识里,钱权交易就是你让我干一件违法的事儿,我帮你做了,或者是利用权力之便为你谋利,这才叫钱权交易。

网易体育:像谢亚龙,一些长期跑足球的记者说,坊间传闻谢亚龙不是很贪财的人,他对钱并不是很在意,看到他已经披露出来的涉案金额确实也不高,而且他自己也说觉得自己不是贪官。就像您说的,并没有一手拿钱一手办事儿,可能纯粹就是一种感谢,对于这些官员来讲,他们对于这种灰色地带,确实是不懂呢?还是主观上就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就像有人说,大环境都这样,别人都收,就我不收,就我显清高?

杨明:当大家看到了具体受贿的情节以后,每个人可能都会不自觉地都会联想到自己、联想到周围的朋友,联想到整个社会,发现这个现象、这种场景非常之熟悉,只不过就是金额大小不一样。比如我们的媒体,有时候新闻发布会给个红包,两三百块钱,当作车马费,好像确实也没什么,毕竟我打个车来回也是要花这么多钱,对自己其实也没有什么要求。虽然如果从书面界定,应该算是有偿行为,但即便书面界定是有偿行为,我自己可能也觉得这是无所谓的,就这么点儿数额。

可是我觉得对于这些当官的人来说,一个处级收个几千块钱也不当回事儿,作为局级,收个万儿八千块钱那又算什么?他们会想,我这么辛苦,我在这个位置容易吗?在官场上熬到今天不容易。要是部级或更高一点的,几万块钱,十几万上百万他可能也觉得和我付出的差不多。所以我觉得,在收受礼品和礼金这方面,法律上其实是有明确界定的,尤其是对国家的公职人员,因为你手里有权力。但谢亚龙他们觉得我这不是权力寻租,我没有主动寻租,没有拿着我的权力到处找,有什么人送钱,我给你暗示一下,你拿过来。他觉得我没有,是金钱在主动地寻觅权力,更多是行贿方的问题。

网易体育:好像都是行贿方是主动的。

杨明:这次的审理,除了几个中间人之外,从官员层面来说,多数情况下他们不是主动去索贿,目的也不是特别明确的钱权交易式的受贿,更多的停留了人情方面。在中国国情的特色下,因为掌握了权力,所以收受的礼品和礼金就是受贿。你是不是贪官,不是由你自己界定,谢亚龙说“我不是贪官”这不行,得问问老百姓,问问其他人。假设我一草根,我一民工,我到哪儿,谁孝敬我啊?

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这次审判对每个人都是一次反省,因为我们看到了,在各个行业的社会大环境中,这种事已经形成了风气,一般小老百姓没有权,要请人办个事儿也得请人吃个饭,送两条烟,两瓶酒,一个孩子要想上重点学校,现在的行规好象就是二十万、三十万……

网易体育:照谢亚龙说,他自己不是贪官,是因为他拿了钱没有办事儿,但办不办事儿应该是两个问题吧?

杨明:其实实际上本质就是受贿。现在官场上的官员坐到那个位置的确也不容易,他也坐在火药筒上,哪怕是廉洁的、洁身自好的、两袖清风的官员,因为你手里有权力,或者有人想利用你的权力谋利,他会不断地“攻”你,如果攻你攻不下,他会找各种缺口,你的夫人、你的丈夫、你的儿子、七大姑八大姨、你的发小、你的学生、你的生日……谁也不可能一生都很得意,要是谁有个灾有个病,那时候有人主动示好,你会觉得他对我是真好,是情投资,在人情关系社会,很容易就会退化成行贿受贿。

网易体育:在中国的人情社会中,当官的也都挺难的,指不定走不好哪一步就陷下去了……

杨明:我觉得真的很难把持住,有时候我会拿自己比,我不是什么当官的,但如果我要是在他那个位置上,譬如我不是当官,我做裁判,裁判是技术性工作,如果有人一开始就跟我说,那我肯定会抵制,一次、十次、一百次,一年、三年、五年、十年……我觉得到时候你真的把持不住!因为人性中都有弱点,都有贪念,你会觉得,周围的人都这样,恶人都没有恶报啊,好人就是受穷啊,我这么善管个P用?能把持住管什么用?这年头和尚都骗钱呢,我算什么?

在这种大环境下,人很容易自己给自己找借口,松懈下来,借口就是他们说的那种,“我不害人”,“我也没主动贩卖权力”,“这里面有些人情世故,我不能不食人间烟火”,反正就是没有主动。实际上这种暗示是很有保留的,下面执行的人一听心领神会,而他会觉得后续发展的事情与我无关,我说这句话没有错,谢亚龙说的那句话有错吗?“裁判要公正,因为这场比赛很关键。”听起来太冠冕堂皇了,甚至很多情况下就完全是非常正确的一句话,但下面的人会揣摩上层领导的意思,这个人平时不这么说,今天第一次说这个,那肯定是不一样的……

网易体育:这种事确实很难把控。


杨明:很难把控,在法律上对有些东西要明文规定,我注意看了电视节目、文字报道和网络传播,都是关注审判金额,我觉得应该把受贿对和行贿罪的法条具体,每天都播几遍,反反复复地重复,让大家都知道什么是犯法,法律的界限在哪儿,这是一个普法教育,这个时机可不能错过。

一、足协官员坐在火药桶上 把持住自己非常困难

二、仍有裁判侥幸逃脱处罚 涉案队应从重处罚

三、管办分离有益净化中国足坛 涉案人量刑必须尊重法律

四、足球的透明度最高 其他优势项目也有问题

格局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张思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投资自己,才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体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