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红艳,走过艰辛想回家

2011-05-28 03:39:20 来源: 华商网(西安)
0
分享到:
T + -

徐怀雯、姚洁、皮红艳、王晨,被称为史上对中国女单威胁最大的“海外兵团”,如今,只有代表法国队出战的皮红艳出现在了苏杯的赛场上,她也是本届苏杯唯一叫得上名的 “海外兵团”

青岛苏迪曼杯的赛场上,因为皮红艳的出场,观众们把热情的掌声和不遗余力的呐喊送给了法国队,一个大跨步击球之后,

皮红艳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1月份刚刚做过手术的左膝,对于一位32岁还奋战在异国的老将来说,健康比什么都重要,她还指望着依靠自己快速的步法进军伦敦。而中国羽毛球队中当年与皮红艳一起进入国家队的那批选手,夏煊泽、陈其遒、张军等,已经坐在了教练员的席位上。旅居海外十年,丹麦天气的寒冷、初到法国的孤独、翘起地板的训练场,都成为皮红艳职业生涯最为难忘的记忆,为了身为帆板运动员的未婚夫,皮红艳打算在法国安个家;为了今后帮助更多中国的青少年选手成长,皮红艳希望回到祖国开一家自己的俱乐部手把手地教孩子们打球。而后者无疑是皮红艳的终极理想和目标。

  夺冠却被逐 从法国踏上奥运路

皮红艳生在重庆万盛,8岁开始练羽毛球,随后被选入四川队,1997年成绩突出的她进入国家队集训。1999年的美国公开赛,在国家队埋头苦练了两年的皮红艳拿到了冠军。但从美国回来,教练王俊杰却带来晴天霹雳,“你已经被调整回四川队了。”教练给出的理由是,皮红艳的身高只有1.64米,且打法发展前途不大。

回到省队,拿着每月800元的工资,一年只有两场比赛可打,皮红艳想到过退役。这时,丹麦的一家羽毛球俱乐部找到了皮红艳,想请她到丹麦打俱乐部联赛。每月1000美元的待遇确实比国内高出许多,更重要的是皮红艳觉得自己可以借此狠补一下英语以增加自己将来退役后的竞争力。

2001年,皮红艳离开中国,来到丹麦的一个只有24万人的小城市打球。俱乐部承诺为她提供一年六次参加世界大赛的机会,在这里,皮红艳重新燃起了斗志。后来,急缺一位主力的法国队伸来了橄榄枝,两边都不想耽误的皮红艳开始了丹法折返跑的生活。但促成其彻底留在法国的是丹麦寒冷的气候,那时候皮红艳没有车,只能穿着厚厚的大衣,在刺骨的寒风中等公交车去训练。2002年,皮红艳终于在去雅典奥运之前的一个月拿到了法国护照,代表法国国家队参加了雅典奥运会。只可惜因为比赛前的10天她扭伤了脚腕,首轮就被淘汰。

  只能靠赞助 梦想在法国买套公寓

在皮红艳眼里,巴黎这个城市漂亮、气候好、人也多,不像欧洲其他城市那么寂寞。然而,初到巴黎。皮红艳还是很寂寞,因为她不会讲法语,别人聊天时她只能眼巴巴地站在一边干着急。

9年过去了,如今皮红艳不仅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和法语,每逢法国队到中国参赛,皮红艳都要为法国队当临时翻译,按照她的说法,没有她法国队连吃饭都成问题。

令皮红艳最自豪的是,文化基础并不好的她还拿到了法国的大学专科文凭。“我这个文凭可是货真价实的哦,不像国内有些运动员的那么水。”皮红艳骄傲地说。

在完成学业的同时,皮红艳也稳坐法国女单头把交椅,虽然是家喻户晓的球星,但当中国球星已经住着豪宅开着名车时,皮红艳还在为在马赛安家而发愁。因为俱乐部在波尔多,国家队基地又在巴黎,皮红艳和在马赛的男友一直两地分居,可是迫于昂贵的房价,原本打算购买一处独立院落的皮红艳将目光转向了公寓房,“别墅要上千万人民币,但即便是买一套100平方米的公寓还是要花三四百万人民币,”说到这些,一直快人快语的皮红艳有些失落,“还是咱们国内好,至少能有个家,我真的想回来。”

对于在法国国家队不拿一分钱工资,只靠商业赞助的皮红艳来说,这绝对不是一个小数字,她也只有尽可能地保持状态以便得到更多企业的青睐。

  专访

  很多“海外兵团”都想回国

与乌克兰的比赛结束后,记者跟随皮红艳来到了训练场,因为年龄的原因,这位32岁的老将不得不在教练的安排下做更多的拉伸练习。撕下脚上缠着的厚厚胶布,不断搓揉放松着腿部肌肉,皮红艳每一次在场上战胜对手的同时,都要和伤病做顽强斗争。从最初依靠打球为生,到目前逐渐向一名教练员转型,她的海外谋生之路堪称顺利,可是皮红艳依然强烈期盼回到故土执教羽毛球,可惜的是“目前还没有一家俱乐部或者球队来找过我,其实只要待遇合适,我真的很想回国”。

华商报:这次代表欧洲国家来参赛的前中国选手只有你一个人了?

皮红艳:我们都想回国的,只要国内有合适的机会,谁还想在外乡漂着?

华商报:那么你们回国发展的最大阻碍是什么?

皮红艳:主要是薪水待遇问题,再一个就是国内羽毛球教练员已经人才济济,很难有合适的职位留给我们。

华商报:但是你们这批队员之后,好像去国外打球的人越来越少了?

皮红艳:走了这么多地方,我觉得只有中国的羽毛球环境最好,我知道咱们国内有一些俱乐部的业余教练,每个月能拿到好几万,这个数字很正常,即使是一般的教练员一年也能拿到十几万,可在国外根本就不行,能拿到3000元就已经顶天了。除了当上总教练,否则就别想拿多高的工资。

华商报:未来有什么打算?

皮红艳:当法国队来到青岛后,我们的教练看到训练场大叫,说要是法国能有一片这么好的场地多好。我想拉一些赞助修建一座独立的羽毛球馆,因为我们俱乐部的场馆并不是专门给我们练球用的,而是每周可以用几次,每次只能用一个小时,有时我教一个孩子打球,还没有进入状态,就到时间了,很无奈。

华商报:想过什么时候退役吗?

皮红艳:伦敦奥运会之后吧,其实我在北京奥运会之后就想过退役,但是又觉得舍不得,上次在1/4决赛我在第三局19∶21惜败于张宁,这次我想抓住最后的机会再试一次。现在我的训练和比赛都是看身体状况,有伤病就休息,不参加比赛也无所谓,就是尽可能地延长我的羽毛球生涯吧。

华商报:姚洁在国内开办了俱乐部,你有这样的计划吗?

皮红艳:如果开俱乐部的话,我不希望是挂名,而是希望亲力亲为全身心地投入到教学中。假如我不能回国任教,我也想尽量找一些契机,比如可以开展中法俱乐部的球技交流,组织两国的羽毛球爱好者比赛,那边小孩子的羽毛球夏令营也可以选择来中国,总之,我就想找各种各样的机会回国。

  评论

  不是“兵团”是“使团”

对于那些远赴海外代表他国参赛的中国羽毛球和乒乓球选手,有人指责他们 “吃碗面反碗底”,反戈一击对付自己人,为此国际乒联和中国乒羽中心双双颁布限制令,开始拧紧“水喉”,严格控制出国人员数量。

其实,在记者多年采访乒羽世界大赛的过程中,接触过不少的“海外兵团”,他们出去的目的很单纯,从来没有想到过利用代表其他国家参加世界大赛的机会“报复”中国,只是希望能找到一个地方继续拿起自己心爱的球拍。如果这些“海外兵团”没有偶尔的对强大的中国队构成威胁,也不会成为众矢之的。其实,但凡这些选手能够在国内,即便进不了国家队,也有球可打有大赛可参加,他们也不会选择背井离乡。所以,问题本身并不是“海外兵团”的错。

而从另一个方面来看,他们的存在也推动了当地的乒羽运动发展,让世界上更多的人对乒羽产生兴趣,这其间,“海外兵团”往往发挥着“使团”的作用。

当然也不排除一些国外的协会也会因此对中国赴外运动员产生依赖性,希望在世界大赛上通过“捷径”拿到好成绩。

netease 本文来源:华商网 。更多精彩内容 请登录华商网(http://www.hsw.cn)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FBI找人专家:你的圈子就是你的财富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体育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