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喀尔无愧勇敢人游戏 为烧钱的赛事死也值得?

2011-01-10 06:01:09 来源: 半岛晨报-海力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北京时间1月8日,一名为达喀尔拉力赛搭建营地的工人触电身亡,这是本届达喀尔拉力赛发生的第一起死亡事件。也是自从1979年首届赛事以来,第56个在这项赛事中不幸罹难的人。

第33届达喀尔拉力赛将于2011年1月1日从阿根廷发车,这是继2009和2010年之后,在南美举行的第三届达喀尔拉力赛。车手们从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出发,北上向智力北部行进。最终抵达出发地——布宜诺斯艾利斯收车。

1977年,一个名叫泽利·萨宾的法国人参加了在利比亚沙漠中举行的一项拉力赛,漫天黄沙中他迷了路,从此就被沙漠彻底征服了。回到法国后有个念头一直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他想将每一个人都送到沙漠里去感受一下那种浩瀚,达喀尔随之诞生了。

这是一项争议与美誉并存的赛事,看不懂的人说:“有钱烧的。 ”看得懂的人说:“幸福是什么,幸福就是遭罪。 ”

苦也值得

1月8日,一路状况不断的中国车手麻俊昆终于退赛了,这一次是因为加错了油,导致发动机故障。中国车手参加达喀尔已有7年历史,麻俊昆称得上遇到麻烦最多的选手。参赛7天,没有一天不出状况的,但只要车还能跑,他都会坚持,每个赛段到达终点时,老麻心里都充满了成就感,很享受。就在退赛之前的第五赛段,麻俊昆还差点在沙漠里过夜,挖沙挖得他胳膊都抬不起来了。在著名的“费事费事”(fesh灰尘)路段,路上的石灰岩变成了散装石灰。老麻一直都戴着防毒面具,尽管如此,他的眼睛还是充血了,回到营地后,老麻赶紧去医疗中心让大夫给洗眼。依老麻的性格,就算真的看不见路了,他能在车前面拴上一只拉布拉多导盲犬继续前进。但赛车终于跑不动了,老麻最终遗憾退赛了。 53岁的老麻虽然未能比完赛,但他享受了前五个赛段的冲线时的喜悦,他来过,他体验过真正的达喀尔,所以苦也值了。

累也值得

与汽车手相比,在达喀尔的摩托车手要更艰苦更危险一些。汽车手坐在车里不会风吹日晒甚至挨冻,身旁还有领航员提醒看路书等等,而摩托车手一路只能依靠自己。苏文敏说“比赛越深入,赛段不断加长,路书不停变厚,做完作业都比较晚了,争取能多睡会儿就是很大的幸福。”车手在疲倦时,注意力比较难集中,再加上车速快,经常会遇到危险的情况。苏文敏说,当他感到疲倦时,就会看一下时间,如果时间还充裕,那么他就会选择降低车速,保证安全。虽然很累,但苏文敏说他最喜欢在沙漠中的赛段,虽然很困难,但是跑起来却很过瘾。用刚刚创造新纪录的周勇的话说:“我现在最大的感受就是,在比赛中要享受比赛,平时要好好地享受生活,相比较而言,只有在达喀尔的赛道里跑上一天之后,你才会突然想起来,原来平时在家里的生活是多么的幸福!”

伤也值得

半程结束,著名的瑞典女摩托车手安妮·希尔总成绩排在第38,在所有女车手中排名第一。去年达喀尔,安妮·希尔曾经掉进了墓坑里,大拇指错位她硬是用牙咬正继续坚持比赛。后来几天里,安妮由于大拇指不敢发力,只能用一只手控制刹车。即便这样她也没有退赛,今年她又一次出现在达喀尔赛道上。第一赛段由于油箱漏油,她还没出发就落后了,以第105名的成绩冲过终点。第二赛段,她狂追50名车手,令参赛的男选手们汗颜。到了第五赛段,多年的伤病又开始找她的麻烦,这回不是手指,而是后背肌肉严重拉伤。尽管如此,安妮在第六赛段还是以第39名的成绩完赛。安妮说:“受伤之后真的是太难太难了,但越是艰难,当你完成比赛冲过终点时,你的喜悦越大。正是这种感觉,让我酷爱达喀尔。”

死也值得?

北京时间1月8日,一名为达喀尔拉力赛搭建营地的工人触电身亡,这是本届达喀尔拉力赛发生的第一起死亡事件。也是自从1979年首届赛事以来,第56个在这项赛事中不幸罹难的人。达喀尔不是周星驰喜剧片里一个人颠来倒去投胎的虚构故事,这是真正的死亡,你可能从悬崖坠落、被游击队枪击、踩踏地雷、遭遇沙暴、与出租车相撞,甚至是机能性猝死。就连发起人萨宾都因为直升机坠落而死亡,如果苦也值得,累也值得,伤也值得,那么死到底值不值得?抛开那些“享受战胜死亡的刺激感”之类的理由,我们现实一回,看看死了的话能如何赔偿?组委会会给车手们上保险,保险金一般包含在车手的报名费里,会有指定的保险公司承保,另外参赛车队在参赛前都会给车手们买保险。具体的保额至今无人透露,但从300万元这样的巨额报名费来看,保险额显然也是巨额。

如新ham 本文来源:半岛晨报-海力网 作者:韦伯宁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投资自己,才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体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