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运赛马赛程长再次成焦点 官方:伤马与此无关

2009-10-28 15:55:57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这完全是意外,运动难免有损伤,奋斗总有牺牲。”中国马术协会秘书长成庆说,本届速度赛马,竞委会对马的安全已充分做了保障。

新华网10月28日报道:

十一运马术竞委会副主任、中国马术协会秘书长成庆昨日说,在26日速度赛马比赛中受伤的湖北队赛马“金银庄主”当晚已被实施安乐死。但成庆对赛程过长导致赛马受伤的说法予以否认。

悲 马主痛哭一夜

“‘金银庄主’受伤后已站立不稳,被车拉走后,经兽医诊断为左前腿踝关节骨折,另外它的筋腱也断了,痛苦异常。本着人道主义和减轻马的痛苦的考虑,在征求马主和兽医同意后,按照国际惯例、正常的手续,已于26日晚对金银庄主实施安乐死。”成庆说,“‘金银庄主’的马主从北京过来了,他昨晚哭了一晚上,我们都很难过。”

“这完全是意外,运动难免有损伤,奋斗总有牺牲。”成庆说,本届速度赛马,竞委会对马的安全已充分做了保障,包括报名时严格的资格审查,赛前严格的医疗检查,赛中赛后充分的医疗保障。

十一运速度赛马比赛26日下午举行,“金银庄主”在第一小组比赛的最后阶段,在争夺小组头名的过程中重伤下场。

惨 16匹赛马9匹完赛

据成庆介绍,报名参赛的原有77匹马,先剔除到43匹,到比赛前只剩下30匹左右,最后出赛的只有16匹马。这16匹马中有7匹中途退赛,其中1匹死亡,只有9匹马完赛。记者昨日上午在场地障碍个人赛场,听见一名教练与人交谈时说:“昨天的比赛,除了我的马没事外,其他的马都在输液……”当记者就此向成庆核实时,他说:“除了‘金银庄主’外,其他马都没事。”

针对12公里赛程是否是金银庄主受伤的元凶,成庆说:“没有关系,应该是剧烈的奔跑中马腿意外扭了一下。”“金银庄主”是全运会速度赛马史上第二匹受重伤后被实施安乐死的赛马。

【落地】

“马受伤因为训练不到位”

北京队三匹马伤无大碍,领队拒谈赛程问题

北京马术队领队郭靖昨日透露,北京队的三匹赛马都有轻伤,但并无大碍,“主要都是肌腱、韧带和关节的问题,没有特别的严重伤病。”对于速度赛马赛程过长的说法,郭靖并未正面回应。

谈到备受质疑的速度赛马赛程问题时,郭靖表示,他不会评价赛制问题,“距离长短都是(体育)总局定的,我们作为参赛队伍,只能遵从和适应。我们会从自身找问题,我们的马受伤可能还是因为训练不到位吧,我想通过合理的训练是可以弥补的。”

按规定,本届全运会特地配备了3名兽医,他们在赛前一天对参赛马匹身体机能和健康情况进行系统检测,并给出是否适合参赛的建议。有消息称,香港马术队兽医丹尼尔·詹姆斯·哈姆夫莱夫的“验马”结果是,“所有赛马身体指标均达不到参加12000米距离跑的标准”。

郭靖介绍,兽医检查结果属于建议性凭据,各队都会根据自身情况决定是否参赛。“在香港和欧洲,负责检验马匹的兽医有绝对权威,赛事组委会不会允许兽医认为不合格的马匹上场。但全运会不一样,运动员和马都苦苦训练了四年,一般来说,兽医的检查结果只是建议性的。”

郭靖透露,北京的3匹马赛前都有老伤,但为了比赛还是决定拼一下,“自己的马有什么伤情,心里都有底,我们在拿到了兽医的建议后,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参赛。这确实是冒险,中途有两匹马退赛,好在没出什么大事儿。”

【现场】

赛马鼻孔喷血 骑手仍挥鞭

漫长的12公里,竟成了令一些赛马筋断骨折的“魔鬼赛道”。

在比赛现场,记者看到,一些赛马甚至鼻孔里喷着鲜血,拼命地奔跑;而骑手为了冲刺奖牌和更好的成绩,仍然在挥舞着手中的马鞭。现场一位执勤警察对记者描述“金银庄主”受伤的情景时说:“赛马在弯道的时候,就已一瘸一拐,骑手早就应该下马了。”赛后,一位外籍裁判连声说:“太长了,太长了!”

【释疑】

为了少数民族 要跑12公里

全运会速度赛马设立的初衷,是为考虑少数民族的传统体育,最初为5公里,十运会上开始延长至12公里。

十运会马术项目仲裁委员会主任常伟表示,之所以设12公里,是有地区提议,认为他们那里的马更适合跑长距离。在十一运会上,常伟也表示,12公里的速度赛马,是国家体育总局为增加内蒙古、新疆、西藏等经济欠发达少数民族地区夺金可能性而设置,“经过广泛征求意见,并进行了充分科学论证”。

国际上的速度赛马最长为8公里,参赛马匹主要是爆发力强而耐力较差的纯血马。还有一种耐力赛可达120公里,但比赛分段进行,每段休息1小时,经兽医检查后方可继续进行。

【现状】

为了获得金牌 放弃蒙古马

在12公里的赛道上,赛马受伤的可能性很大。冠军得主、湖北队的阿力泰说:“赛道长了一点,平时没有跑过这么长的路程,而且马在松软的沙道上跑很艰难,如果是草地还好一些。”更重要的是,参赛马匹大部分不符合速度赛马使用国产马(主要是蒙古马)的要求。

黑龙江领队毛建伟表示,参赛的都是纯血马。“蒙古马爆发力差,成绩不会好,而纯血马一旦跑起来,勒都勒不住。为了成绩,无论东部还是西部的代表队,都选择纯血马参赛。这种做法太不讲‘马’道,也显得很不人道。”

本届全运会,速度赛马再次承担起平衡金牌的重任。结果湖北夺得了金银牌,西部仅上届冠军内蒙古染指铜牌,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反讽。

【声音】

金牌至上战略 终究靠不住

“这种看似维护公平的做法,其实暴露出全运会比赛‘唯奖牌论’的实质,金牌至上带来了种种不平等、不公平和不和谐。”山西大学体育学院教授成民铎一针见血。

赛马的悲剧,让许多人把责任归咎于设项。为了金牌,值得让众多赛马牺牲吗?不少代表队认为值!金牌可以决定官员的政绩和升迁。

“金牌至上是靠不住的,迟早会受到惩罚。金牌与体育精神,竞技体育与群众体育,东部与西部,这些差距才是从体育大国走向体育强国必须考虑平衡的。”成民铎说。

果冻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哈佛学霸:"穷忙"的勤奋者有多惨?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体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