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蒙:生猛当道和费德勒的球拍

2007-01-25 10:53:42 来源: 网易体育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纳达尔已经是网坛的一大猛人了,出道之初就以一身健壮的肌肉让可以做其叔叔的阿加西惊叹:18岁时的阿加西比起18岁的纳达尔就像还没开始发育的毛孩子。但昨天的冈萨雷斯比他更猛,当然不是猛在块头上,而是猛在那摧枯拉朽般的暴力正拍。(题外话是,年纪轻轻的纳达尔似乎已经被自己一身蛮力的“反作用力”所伤,如果他继续这样的打法,出现更多的、更频繁的伤病是不奇怪的。)

在开局之初,纳达尔宁可打反拍直线也不让冈萨雷斯有痛痛快快打一记正拍的机会——但也只限于开局之初了。冈萨雷斯的战术同样明确:反拍努力让球继续“活着”,正拍逮着一切机会得分。这一定位不但让他的反拍能同纳达尔的左手正拍对拉,甚至能磨得以稳定著称的纳达尔主动失误,而且偶尔还能打出反拍直线Winner,在纳达尔冒险上网的时候,冈萨雷斯的反拍大角度穿越球数次让我在脑海里闪过费德勒的身影。至于赖以成名的强大正拍,冈萨雷斯用41记制胜球(纳达尔是14记)做了最好的注释。

另一猛人是罗迪克,罗迪克的生猛已经无需多说,他的猛是同发球联系在一起的。用费德勒的话来说:罗迪克的发球有时“突然”丢失了,对手就如释重负,因为速度慢得接发球太容易了,但罗迪克的发球又会“突然”回来了,比如从去年美网开始到现在,他就又重新是一个great player了。

倒是也有猛将之称,且有猛将之相的哈斯,其实同费德勒差不多“斯文”:都是漂亮的单手反拍,差不多的发球速度……这也好,下半区的两个四强名额已经大大的出乎意料,决赛还会有更大的意外吗?比如:由罗迪克和冈萨雷斯来争夺新赛季的首个大满贯。不预测,以免自讨没趣。

最后说点实在的,相信身体力行在打球的球迷更喜欢看这样的内容。

在八强击败罗布雷多后的新闻发布会实录

……

问:你的球拍的拍面大小是所有选手的最小的,你是否想尝试更大的拍面?你现在用的是90(平方英寸,下同),你会尝试95吗?你不喜欢95?

费德勒:不会(换到95),我对目前的球拍很满意。我是在赢得2002年汉堡大师赛前把拍面从85换到90的,对我来说,那是大大的一步,因为我真的有很多球打在了拍框上。(注:汉堡大师赛冠军是费德勒的第一个重要头衔,他也把汉堡夺冠称为职业生涯中的里程碑, I won my first Masters Series in Hamburg in 2002. That was for me kind of a milestone. I cracked the top 10……)

问:(打到拍框的)是95拍面的球拍吗?

费德勒:是85的。然后我换到了90,我请求Wilson为我特制一块球拍,yeah,我是说,对我来说这是一支了不起的球拍。有趣的是,我(以前)想用桑普拉斯的球拍(85拍面),而现在桑普拉斯却在用我的球拍。有点像轮回(笑),看,他现在也换成我用的球拍了。

我的意思是,(现在的球拍)真的对我帮助很大,我从来没有真地想尝试更大拍面的球拍,我不认为那会对我有多大的帮助。

问:它仍然是职业网坛最小的球拍。

费德勒:是的,仍然是最小的,但也是最好的(笑)。

问:关于球弦组合,你用了很特别的球弦组合——细线和肠线,选手们通常用别的方式。(注:费德勒是竖线用羊肠,横线用聚酯线,而且磅数出乎意料的松,其在去年美网的一个穿线组合是:竖线用Wilson Natural Gut,横线用BB Alu Power Rough,而且磅数分别是55磅和50.5磅)

费德勒:对我来说,这是起作用的。我曾经看到过别的选手也用我这样的穿线,但绝大部分是不同的方式。我这么做也是从2002年开始的,我确实是最早进行那种改变的人之一,磨断了那么多的线,但它给我多很多的控制,我很开心它在起作用。

我想球弦已经在切实地改变这项运动不少,因为每个人都设法让球速慢下来,因此选手们不得不在控制上做得更好。对于赢球或失利的影响,力量的作用并不是那么大,更确切的是,不要失误。这就是我们现在的情形。(西蒙)

皮皮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专稿 作者:西蒙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学好了这个技能,副业挣得比工资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体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