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足球狂!“铁门”张邦纶与“东华球会”(组图)

2006-12-11 13:29:00 来源: 文汇报(上海)
0
分享到:
T + -
  1936年2月,上海“东华队”与西侨S.F.C队相遇在足球赛场
“铁门”张邦纶

1923年夺得第三届全国运动会足球锦标赛第一名的“东华队”

张邦纶在辅导少年足球队

1947年的张邦纶与李惠堂(左)

  张邦纶率队迎战匈牙利足球队·过眼烟云·足球“铁门”与“东华球会

  金建楚\\文

  上海福寿园墓地里,有一座人物塑像,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引人注目。

  这位雕像人物,是一位曾经在中国足坛风云一时的球员。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上海的绿茵场上,他的名声为人们广为传扬。

  这位球员是谁?是张邦纶!

  “东华”练功

  张邦纶,1919年7月出生于上海松江。自二年级开始,他就非常喜爱运动。在南洋中学读书时,为校足球队的中坚。1938年,他考入沪江大学理学院,攻读生物化学。1939年,上海“东华球会”招募新手,张邦纶以良好的身体素质、扎实的田径基础再加上又是篮球好手,而被“东华球会”录用。从此,他与体育结下了不解之缘。说起“东华球会”,可有点来头。过去它在上海球迷中是叫得响的一家俱乐部。这个球会,主要由上海滩的一些企业、公司的老板出股运作,招募一批有相当实力的业余球员为其打联赛。球会除付给球员一定报酬外,其他车资、服装等都要球员承担。有意思的事,与现在的球员“专攻一项”不同,旧上海球员的身家功夫大都不凡,他们身兼数职,有人既是篮球场上的一名后卫,也是足球队里的一员前锋。

  对每位“东华球会”的队员来说,只要从加入球会那天起,他就必须具备对付篮球和足球高强度、高速度的运动应对能力。“东华队”囊括了上海球员中不少的佼佼者如孙锦顺等,他们经验丰富,球感好,后来在中国足坛都享有盛誉。张邦纶与他们同场切磋技艺,球技日趋进步,堪称“炉火纯青”。

  那段时期,是张邦纶足球生涯的“黄金岁月”。

  “有美皆备”

  上海人向来喜爱足球。1946年,上海这座城市在经过日寇战火蹂躏后,社会生活趋于正常。尤其是球类赛事的增多,使逸园、胶州公园和市体育馆等场馆的观众人头济济。要知道,旧上海联赛场上,以外国选手为主的球队不少。他们身份鱼龙混杂,不是军舰上的水手,就是租界侨民及外企、娱乐会所的职员。洋人比赛作风凶狠,但水平不俗。那时,很多上海球迷都是冲着“东华队”而来,既为了领略球艺,更为了给中国球员鼓劲加油。

  早在去“东华球会”之前,张邦纶就已小有名气。他是上海“南星”篮球队的主力队员,往往不少比赛只要有他上阵,对手竟然“招架乏术,阵线紊乱”。有一次报章报道“南星队”与“和丰队”一役,在描述张邦纶场上球技时,竟有“有美皆备,无丽不臻”这样的美誉。可见张邦纶的篮球水平也是不同凡响。那时篮球和足球联赛,几乎是交叉进行的。队员往往今天去市体育馆参加“市长杯篮球赛”,明天又要在胶州体育场的足球甲组赛上与犹太队“狭路相逢”。张邦纶甚至有时候这段赛季踢甲A,过段时候踢甲B,两条腿就没有闲过的时候。

  足球场上的张邦纶,司门将要职。这个位置向来有“足球场上半支球队”一说。他体格高大、头脑灵敏,眼界开阔、救球快捷。“‘东华队’只要有张邦纶在后面守门,我们这些人在前面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因为他是一道难以打开的‘铁门’。”原来在“东华队”时与张邦纶同为场上队友的一位足坛宿将,曾经如是赞扬张邦纶。

  不过张邦纶真正让人们刮目相看,还是一次在香港赛场上扑出我国一代“球王”李惠堂射出的一粒12码球。

  名动港沪

  李惠堂,当时在中国尤其南洋一带的球迷眼里,称得上是一位“丰碑”式的球员。他常年征战沙场,比赛经验、场上风采及文化素养,在队员和无数球迷中都是津津乐道的一个话题。在张邦纶心目中,李惠堂就是自己的“偶像”,对他怀有敬意。而在1936年上海运动会上,李惠堂与还是学生的张邦纶合过影呢!

  一天,张邦纶与父兄照例赶到江湾体育场观看足球赛,不料刚好遇见身着便装的李惠堂也在场边观球。当时,张邦纶也不知从哪来的勇气,迎上前去大胆地对他说:“李先生,我能和你合影吗?”李惠堂当即答应了。喜出望外的张邦纶靠近球王,与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合影留念。这一年,张邦纶15岁,李惠堂29岁。当时他们谁也不会想到,10年之后他俩竟然会在香港同场较量。

  那场比赛,是张邦纶一段“人生最美好的回忆”——

  1947年1月25日下午,沪港埠际大赛在香港海军球场揭幕。“球王”李惠堂坐镇港队中场。赛场上,他以排山倒海般的攻势,压得上海队门前险象环生。幸亏门将张邦纶表现神勇,球门安然无恙。就在人们以为比赛将以0比0收哨时,上海队一球员在禁区内手球犯规,被判极刑。而这一点球,当然由号称“一脚定江山”的李惠堂主罚。这时全场球迷目光,都紧张地锁定在上海队门前12码处的足球上……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李惠堂疾奔怒射出一记刁钻球,张邦纶侧身鱼跃,球被“嘭”地扑了出去……当时人们都惊愕不已,一片肃静。接着全场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欢呼声,久久不能平息。

  从此以后,张邦纶身价倍增,名声轰动港沪两地。

  奥运旗手

  上海是个“卧虎藏龙”之地,这里走出过不少足球健将,像何家统、高保正、钱允庆、张俊秀、方纫秋等。张邦纶与他们一样,工作之余经常在赛场上露面。他先后身披“东华队”、市工人队和国家队的战袍,参赛数不胜数。

  中国足球队出征第15届奥运会前,已有两次与会先例。一次为1936年,中国足球队以李惠堂、贾幼良、孙锦顺、梁树棠等球员为班底,靠一路打球、筹集路费的“沿途卖艺”方式,到达德国柏林,参加了在那里举行的第11届奥运会。当时中国队首场对英国队,即因实力悬殊而以0比2被淘汰出局;另一次是1948年7月,第14届奥运会在英国伦敦举行。旧中国派出18名球员参赛,队员有高保正和、张邦纶等。但首战面对土耳其队的锐利攻势。中国队不仅一球未进,反以0比4被逐出奥运足球赛。

  新中国首次派遣足球队参加1952年在芬兰赫尔辛基举行的第15届奥运会,从中央到地方就格外重视。周总理接见了中国体育代表团全体成员。他意味深长地对运动员们说:“此次去把五星红旗插到奥运会就是胜利。”在中国运动员所乘坐的专机飞往赫尔辛基途中,国家体委负责人荣高棠,郑重地将我代表团奥运升旗的任务交给了张邦纶。

  抵达赫尔辛基的当天,中国代表团在奥运村的住地举行了升旗仪式。当时许多国家的运动员和记者以各种不同的心态,关注新中国体育使者的一举一动。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乐曲声中,张邦纶将国旗缓缓升向奥运会上空时,禁不住流下了热泪……

  ·穿梭时空·球是圆的

  剑箫\\文

  在渐渐跻身强国之列的中国,除因发展不平衡而导致贫困人群和腐败现象外,大概要算中国足球的现状最让全国人民揪心了。

  中国人玩足球的时间不短,当宋江们拿着朴刀“替天行道”的时候,高俅高太尉也没放弃玩他的足球。他的球艺,在当时应该说是顶级的,可以推想,倘在现在,就和贝克汉姆站在了一条线上,尽管他的政治形象和生理形象并不佳。可是,他的球艺再好,也没能传给后人。或许,在更多的人眼里,踢足球哪里踢得出千钟粟、黄金屋?恐怕连武状元也捞不着,何必!换言之,既然高太尉能把江山“踢掉”,那么,谁能保证市井人士不玩物丧志、断了前程?

  我们玩足球玩不过人家,有人便说咱们的球员素质不行,咱们的教练水平不行,咱们的基础不行,甚至还要考量咱们的人种是不是行。只是,那些慷慨谠论者是否想过,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孩子送出去踢两下呢?当年张邦纶可是沪江大学毕业,还做过工程师、营业部主任啊!钱允庆,曾经是我国医学界屈指可数的骨科专家;再看李惠堂,是建筑巨商之子,曾是复旦大学的体育系主任,足球理论方面的书出过好几本……他们是真正地喜欢足球,视若性命,哪有踢不好的!

  在希望中体验绝望,在绝望中看到希望。这就是中国足球的现状。但,这不也太折磨球迷了吗?

  中国人是很有“球”情结的,我们吃的汤圆是球形的,我们的灯笼是球形的,电视塔是球形的,连农民兄弟新房上头,不也顶着几颗钢球吗?至于对足球,那可真是有着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大爱!

  好在足球是圆的,只要它不静止,就有可能改变方向,朝着有利于中国足球的发展方向滚来。

  ·耳闻目睹·他是我的前辈

  王后军(上海足球队前主教练)\\文

  上海70岁左右的老球迷,都知道孙锦顺这个“孙铁腿”,知道张邦纶这个“铁门”,知道有这么一支足球队叫“东华”。

  解放前,上海只有江湾体育场,在那个时候,地处五角场的江湾体育场在乡下,离市中心蛮远的,交通不便,足球比赛很少安排在那里,而在市中心的寸金土地上少有踢11人制的大球场,不少当时知名的球队大部分以踢7人制小型足球为主,我们小孩子更是在弄堂里以踢小皮球来寻找快乐。上海的几个公共球场每到星期天有比赛,球迷们都会闻讯赶来,里三层外三层,把个球场团团围住,呐喊声、欢呼声随之传来,好不热闹。

  我的足球兴趣爱好,是我父亲带出来的。我家住在虹口公园附近,现在虹口足球场的位置,当时正是虹口公园里一个大型足球场。星期天,父亲带我到那里去看足球。其时我才七八岁,人很小,每次都得从球迷们的腿缝中钻进去,大人们会给我们这样的孩子坐在前台的地上看球。那时候,前锋怎么进攻、后卫怎么防守,我还看不懂,然而守门员的

  表现往往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1952年,人民政府在虹口公园的这个位置建了一座木看台的体育场,我在这个地方认识了张邦纶先生,欣赏到了张先生的守门英姿。五十多年过去了,他在我的脑海中始终保留着一份美好的记忆。

  后来当我当了足球运动员、当了上海教练以后,才真正与张邦纶先生有了比较多的接触。一个身高才1.70米左右的人要守住7米多宽、2.4米左右高的球门是多么不容易!可是对方的射门总是被他拒之门外。小时候只觉得他高大,其实他的站位意识非常好,判断准确,移步迅速,弹跳出众。每当对方的强劲射门被他牢牢抱住时,他会采用双膝跪地的姿势,没见他脱手,也没见他连滚带爬,一切是那么稳当。可我与张邦纶先生无缘一起汗洒赛场。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当教练了,有时候足协召集老同志为我所带的队“会诊”,张先生是其中之一。90年代,我也跨进了“前辈”行列,与张先生有过几次为申花队出谋划策。

  每年新年伊始足协的团拜会,我总能碰到张先生。记得每次张先生总提一个建议,就是一定要抓好青少年的培养,这也是我们老一代足球工作者长期以来的共同建议。

  ··“东华”阵容一览

  上世纪40年代初“东华队”阵容:

  张邦纶、庄友仁、李宁、周光中、韩龙海、梁树棠、张昭鹏、袁锟田、王锡胜、贾幼良、戴麟经、许文奎、刘祖儒、曹琴芳

  “东华队”历年国脚名录:

  周贤言、李宁、冯运佑、戴麟经、陈家球、孙思敬、孙锦顺、陈镇和、梁树棠、贾幼良、徐亨、张邦纶、谢锦洪、张金海、宋灵圣、高保正

  相关文章:

  作者:金建楚;王后军;剑箫

  (来源:新民晚报)

netease 本文来源:文汇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传媒大学女神:不读书输了什么?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体育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