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能“王朝”呼之欲出 西部“独苗”不幸夭折(组图)

2006-10-24 14:53:00 来源: 文汇报(上海)
0
分享到:
T + -
鲁能球员中超提前夺冠后豪情满怀

  力帆球员留给世人一个凄凉的背影秋风中,中超联赛留下了3周岁的最后一个脚印。没有惊喜,亦没有激动,2006年的中超,在矛盾中仓促开始,在彷徨中平淡结束。作为一个承上启下的赛季,3岁中超始终在蹒跚前行,既延续着前两个赛季的萎靡,也艰难承载着未来几年重振联赛的希望。

  鲁能开创霸业,也许是2006年留给中国足球最深的一个印记。但山东人的风光之于中超联赛,却太显奢侈。川军解散,力帆降级,西部足球一年间彻底飘零。球市冷清,俱乐部入不敷出,赞助商兴趣锐减,中超“钱”景一片愁云惨雾。更有班古拉眼球被踢裂,陆博飞、权磊被砍伤,暴力色彩浓厚。06版中超,可谓五味杂陈,个中滋味尽在不言中。

  盘点一鲁能开创霸业

  谁也不能否认,2006赛季其实就是山东人的独角戏。自始至终,鲁能军团的优势从未动摇,强势的表现将大连、申花这样的老牌劲旅全部压倒。提前6轮夺冠,连破进球、连胜、积分等多项纪录,鲁能霸业的开创如同火山爆发,汹涌至极,无人可挡。

  就球队单赛季的表现看,山东人完全有资格向鼎盛时期的大连实德叫板。无论是球队实力、俱乐部财力还是后备力量储备等方面,山东鲁能都走在了中超诸强的前列。当然,这一切绝非一夜之间做到,山东鲁能最近几个赛季一直在招兵买马,积蓄力量。在经历2005赛季的挫折后,山东鲁能本赛季的称霸更像是水到渠成。联赛在经历长时期的连沪争霸格局后,新的鲁能王朝呼之欲出。

  和鲁能相比,两支老牌强队大连实德和上海申花尽管拥有多名国脚,但在中超魔鬼赛程折磨之下过早地停止了争冠的脚步。本赛季最大黑马长春亚泰虽然异军突起,却还是后劲不足,在下半程过后不久就基本上退出冠军争夺。

  超大稳定的资金投入,均衡的人员组合,加上郑智、李金羽这样的核心球员,在今年强化夺冠心理素质后,鲁能未来二三年很有可能继续雄霸中超。现在说鲁能王朝还为时尚早,但谁又能否认,山东人已经在书写历史?

  盘点二西部足球沦陷

  鲁能风光无限,而2006赛季对于西部足球来说,留下的却是不堪回首的记忆。四川冠城凄惨无比地宣布解散,似乎已经为西部足球敲响了警钟。而之后的整个赛季,“独苗”重庆力帆一直在泥潭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辱地提前降级。

  2004年和2005年,中超联赛都没有降级。这种畸形赛制下当然也伴生着不少畸形球队,重庆力帆就是最为典型的例子,连续3年他们都应该降级,然而却在中国这种特殊赛制下得以幸免。于是,当重庆力帆本赛季终于真正面临降级威胁时,这支西部足球硕果仅存的球队早已得不到任何同情。作为升降级制度最残酷,也是最紧张刺激的一环,重庆队毫无悬念的降级对提升中超竞争激烈程度几乎没有任何贡献。

  四川、重庆、云南、西安,鼎盛时期的西部足球曾经占据中国足球版图的三分之一,但仅仅4年时间,就从巅峰坠入谷底。陕西国力于2003年降级,云南红塔将球队转让给了重庆力帆,随后四川冠城今年年初因关联关系“突然死亡”,重庆力帆本赛季的沦陷,实际上是西部足球窘迫现实的必然结果。无钱,无人,在金钱足球面前,西部足球实在太苍白了。

  盘点三球市依然低迷

  从中国足协提供的今年联赛数据来看,今年中超联赛的上座率较之去年仅有小幅提升,但仍然无法超过中超元年(2004年)。据统计,今年中超联赛的场均人数达到1.5万人,相比于去年场均不到1万人的纪录有了一定的提高。但是,各地中超赛场上座率的不均仍然是中国足协头疼的问题。比如像山东每场观众可达2.5万人以上,而上海联城则不到3000人。最少一场观战人数竟然只有300人,这出现在第28轮联赛上海联城对阵武汉光谷一役。

  足协给出的官方数字实际上还多少含有一些水分。根据一些地方球迷协会的计算,部分场次的球迷人数和官方统计人数之间的差异甚至会达到50%。尤其是今年世界杯赛期间,中超联赛的上座率又陷入低谷,部分场次几乎门可罗雀。据联赛部主任郎效农介绍,由于世界杯的影响,联赛重新恢复之后中超的场均观众为8000至10000人之间,整体下降幅度为20%至30%。

  如果说2004年中超的主题是“革命”、2005年是“裸奔”,今年的中超联赛应该算是平稳过渡。让足协高层庆幸的是,整个赛季基本上没有出现以往一度泛滥的假赌黑问题。不过,对于球迷来说,没有了假赌黑并不意味着联赛重新具有吸引力。强弱太过分明,比赛质量下降,球场暴力不断,成为球市低迷的重要原因。

  为了重新聚集人气,本赛季末期,中国足协最终决定恢复与央视的合作。不过,中超联赛的上座率并没有因此得到大幅度提高。中央电视台虽然恢复了对中超联赛的转播,但实际上,央视并未签订长期转播协议,此举多少证明央视对于目前中超的吸引力仍然心存疑虑,球市的培养仍然困难重重。

  盘点四“钱”景一片迷茫

  2006年中超联赛开赛伊始,裸奔了一个赛季的联赛迎来了自己的冠名商——英国爱福克斯公司。仅仅过了一个赛季,爱福克斯公司就已经明确表示,下赛季将不会续约。而中超两大主要赞助商恒源祥和佳能公司也表示了同一态度。一个赛季之后,中超再度提前遇到市场开发的寒冬,着实令人感慨。

  市场开发举步维艰,这在中超联赛已经不是什么新闻。而今年整个赛季对于不少俱乐部来说,都在苦苦支撑。即便是实德、申花这样的老牌俱乐部,今年都毫不犹豫地大幅度削减支出。一个普遍的情况是,本赛季各俱乐部都在球员的工资和奖金以及引进外援费用方面紧缩开支,尽管如此,多数球队一年下来赔钱还是不可避免,想赢利实在太难。

  以最火的山东鲁能为例,鲁能的投入是所有中超队伍中最多的,保守估计至少在8000万元以上。由于国脚众多,鲁能球员的工资和奖金数目不菲。虽然球队票房一直不错,但这部分收入加上一些广告远远无法与巨额投入相提并论,财政赤字已经不可避免。与此相似的还有长春亚泰,本赛季投入7000万元,但回报除了一个联赛第四,却无多大现实收益,赔钱赚吆喝几乎是肯定的。

  相比几家排名前列的俱乐部,一些中小俱乐部经营状况更是接近冰点。比如金德俱乐部,队伍成绩不佳,拉广告也相当困难,去年亏了500万元,今年估计相差无几。而已经降级的重庆力帆,更是凄惨无比。经营状况完全凭尹明善的一人投入,降级之后注定血本无归。

  盘点五暴力事件不断

  今年7月7日,在沈阳金德对阵青岛中能的比赛中,青岛队吕刚抬起右脚解围,踢在了沈阳金德外援班古拉的眼睛上,导致班古拉右眼失明。这就是今年闹得沸沸扬扬的“眼球门”事件,职业化十多年,这起球场暴力的惨烈程度最令人震撼。

  除了班古拉事件外,2006赛季给人印象最深的还有两起砍伤球员案例。先是深圳球员陆博飞在深圳街头遭到歹徒的抢劫,在反抗中被歹徒砍伤。经过院方治疗后,陆博飞还是不能在本赛季剩余比赛中出场。然后10月初,大连实德球员权磊在自己家门口被砍十几刀,再次震惊全国。

  此外,本赛季一股蔓延在中超赛场内的“红牌流”足以令人高度警惕。两位国家队队长郑智、李玮锋同时被冠以“恶人”的称号,这在职业联赛历史上是空前的。在美国《Maxim》杂志评选出的“足坛恶人榜”上,郑智不但上榜而且位居前十。理由是,郑智在去年亚冠中辱骂裁判并吐口水,被禁赛6个月;在今年和法国队的热身赛中,郑智的一次铲球,让法国人西塞腿骨骨折,提前告别世界杯。和郑智相比,李玮锋也不逊色。一年半里,这位脾气火爆的后卫拿了6张红牌,不仅创下国内足坛纪录,本人也被足协处罚离开国家队,成为中国足坛遭受如此重罚的第一名国脚。在联赛整体平淡的情况下,层出不穷的暴力事件堪称2006中超的一大灰色印记。

  本报记者徐东海

  相关文章:

  作者:徐东海

  (来源:新民晚报)

netease 本文来源:文汇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读完这些书,我的三观再次刷新”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体育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