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琦在南京51个小时 事发前4小时还在谈人生

2005-08-15 05:49:20 来源: 扬子体育报
0
分享到:
T + -

  从8月12日傍晚6点到8月14日晚上9点,安琦在南京停留了整整51个小时。这51个小时内发生的事情,可能就此改写安琦的人生轨迹。非常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事发前4个小时,他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还在大谈人生哲理。

  8月12号6点

  随大连长波队抵达南京禄口国际机场。

  8月12号8点到9点

  随大连长波队在五台山体育场进行场地适应性训练,安琦在训练中显得颇为轻松。训练结束后,安琦非常愉快的接受了本报记者赛后做专访的要求。

  8月13号7点到9点

  两次失误导致球队客场告负

  在客场和舜天队的比赛中,安琦代表大连长波队首发出场。在被吉尔伯特两度破门之后,就连舜天俱乐部副总郑明都不得不感叹:“安琦的状态下滑得太厉害了!”

  尽管赛后主教练黄向东表示输球是因为“技不如人”,但是两个丢球都与安琦有关。舜天打进的第一个球是安琦出击太慢,最终不得不放倒吉尔伯特,被裁判吹罚了点球;第二个球则是因为第二反应太慢,导致舜天队的吉尔伯特很轻松地得到了空门机会。

  如果不是舜天队王扬和尹优优的几次机会没把握好,安琦把守的大门还要被洞穿,连舜天副总经理郑明都感慨安琦状态下降得厉害:“说句实话,王扬和尹优优的几次绝对机会之所以没有取得进球,并不是说对方门将安琦的水平有多高,主要还是我们的队员在射门时心态没有把握好,你看小黑面对安琦的那次吊射,如果他选择推射,我看安琦绝对不会有反应。”

  8月13号10点到10点50

  国瑞宾馆602房间接受记者专访

  电视里,轮回乐队在撕心裂肺的唱着“我要飞得更高。”安琦也在跟着哼唱“我要飞得更高。”折翼的angle是否可以再次一飞冲天,我们谁都不知道,就像安琦自己说得那样“两年前,谁会想到我的今天会使这个样子的,所以,谁也不会知道两年后的我又会是什么样子。”

  关于过去:一段难以磨灭的映记

  “现在还有人来采访我啊,那我要把握机会。”自我解嘲折射了安琦现在的心态,虽然不得已要在中甲讨生活,但是安琦还是想抓住每一次机会,让自己重新回到大家的视线中。

  在安琦冲凉的时候,记者恰好发现他的床头放着一本《羊皮卷》,碰巧记者也看过这本书。此书主要是介绍了一些如何走向成功的心理成长及调节的过程,比如如何让人们笑着面对挫折等等。由此可以看出,安琦在被实德抛弃了之后,虽然不得不认命,但还是在努力寻找使自己心态调节到最佳状态的方式。不管承认与否,这种心理和现实生活中的落差,或多或少都会对个人产生一些不好的心理状态。就像天堂和地狱只在一线之间,从angle(天使)到devil(魔鬼)也是转瞬之间。

  潮湿的头发,淡淡的阿迪香水,刚冲完凉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依旧是那个曾经的俊朗少年。也许是曾经的生活给安琦留下了太多的印象,他展现的依旧是桀骜不驯的“实德”感觉。不过安琦的见多识广还是令记者佩服,没有说两句话,安琦就直接指出“你肯定是新手。”被洞察了底细的记者不禁暗自差异,他怎么看出来的。安琦解释说:“我那个时候见过的记者多了去了,可以说每一种类型的记者都见识过。只有新手才会这么小心翼翼的。”又是过去,虽然说时间可以冲淡一些事情,但是,刻骨铭心的东西是很难被磨灭的。

  闲谈间提到了这次四强赛,提到了已经在曼联打上了主力的朴智星,安琦突然变得很沉默。的确,作为同辈人,朴智星已经出人头地,而安琦却混迹于中甲。曾经的超白金一代,曾经为国家队四处征战,都给安琦带来过快乐,但现在却变成了痛苦的回忆。此时,安琦不再说话,只是专注著与电视里拜仁与勒沃库森的比赛……

  关于现在:一个必须接受的现实

  “在比赛中,有球迷在喊9:0,你却竖起了大拇指,为什么呢?肯定不可能理解成你在赞扬他,对吧?”“不是赞扬,这只是表明我一种态度。那是个事实,我不能不给别人提,我只要觉得自己在比赛中尽力就足够了。他说这话,就是为了气我,我要是真的生气了,到中了他的心思。”看来一段波折之后,年少轻狂也会变得恬淡,或许这就是成长。

  但有些事情终究是会被在意结果的,这些安琦也都明白。“比赛输了一定说明队伍有一些问题,但不能完全说,就是我一个人的问题,我比赛时候的表现,我训练时候的表现,教练是看得到的,我想球迷也是看的到的。不是我不在乎结果,我既然在踢球,就肯定希望能赢球,但是,输球有多方面原因,要客观地分析这个问题。”

  享受足球,享受那种大汗淋漓的感觉,安琦是热爱足球的。“每天踢完球,冲个凉,真得很舒服,我在工作,我热爱我的工作。不会说是因为换了个工作环境,我就不热爱这份工作了。”

  提到实德,记者不由得小心翼翼,担心触动了安琦某根神经。“知道自己被挂牌,知道自己被下放到中甲球队,那段时间怎么熬过来的?”“难过是肯定的,但是总要面对,那个时候感觉到了家人才是真正关心自己的人。现在的生活虽然平淡,但正好给了我更多的时间陪家里面人,现在我有时间陪父母一起吃饭,陪他们散步,这是以前很难做到的事情,那个时候不是国家队比赛就是国奥队比赛,在家的时间很少。”可怜天下父母心,在安琦处于人生转折点的时候,安琦的父母所承受的心理压力,一定程度上比安琦的还要大。“父母的承受能力没有我强,毕竟我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了,而我父母只是普通人,一直生活在很恬淡的环境中,这种突然的巨变所带来的打击,对于他们来说,是很难承受的。但是,我的父母包括姐姐,都给了我坚持下去的决心和勇气。”

  “如果再次给你选择的机会,你还会愿意回实德踢球吗?”“为什么不回去,没有理由不回去的。我相信他们会在关注我,我也相信自己的能力,我可以再回到中超踢球。联赛还在继续,我会努力表现自己,机会使自己创造的,不是别人赐予的。”

  关于生活:每天还是打扮的很光鲜

  足球曾经给了安琦优于常人的生活,现在混迹中甲多少让他的生活会有落差。

  “不是说我以前的生活怎么怎么样的,现在的生活怎么怎么不堪的。我还是我,我其实是一个喜欢平淡的人,并不喜欢太多的关注。我依旧会按照我以前的生活方式生活。我很满意我现在的生活状态,虽然是和从前很难比较了。但是,我每天还是会打扮得很光鲜的出去,和朋友一起唱歌,去海边BBQ,聚会,我的生活和工作并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我的业余生活是很丰富的,包括我喜欢的高尔夫。”

  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安琦会喜欢高尔夫,这种和足球完全不同类型的运动,运动与安静,爆裂与高雅看起来完全没有交集。“蓝天,草地,很自信的挥杆,这就是一种享受,一种可以使自己放松地享受。并不是说什么高尔夫是贵族运动,我只是喜欢那么一种环境,一种可以使自己安静下来的环境。高尔夫在韩国、日本和欧洲的普及率是很高的。而平时出来比赛的时候,我也给自己安排得非常好,我有DVD,笔记本电脑,我看碟,和朋友上网聊天。虽然球员的生活是比较枯燥的,但我会自己调剂自己的生活,让它变得丰富。”

  “有女朋友吗?这个问题是很多女孩子很关心的哦。”记者调侃安琦。“还没有,缘分还没有到吧。现在的生活圈子比较固定,而且有些事情时可遇不可求的,顺其自然吧。”“那梦中情人是什么样子的呢。”“这个不好说,当然希望是十全十美的,但是不可能有这样的人存在,所以,还是看缘分。如果我有了女朋友,肯定会说出来的,起码要对别人负责任的。”

  8月13号11点到11点30

  在记者陪同下买龙虾吃

  正当记者结束采访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名教练走进房间,委托安琦去临近的湖南路买一点回来尝尝。但是安琦仿佛对南京的路非常不熟悉,对于传说中的湖南路更是不知所云,身为南京人的记者,自然当仁不让的给安琦做起了导购。

  在出租车上,安琦和记者侃起南京的特产:“其实现在特产都没有什么特色咯,就比如说你们南京的盐水鸭,我们在大连也能买到。都不用来南京,我们也能吃到。但是我们队的人在大连的时候就听说了南京的麻辣小龙虾非常的好吃,而且非常的出名,今天过来比赛,我们早就计划好了一定要买一点来尝尝的。”

  “其实从南京到青岛的途中有个地方叫做朱坝,那里的龙虾才正宗呢,活鱼锅贴也非常的独特,南京这边做的就差了很多了。”记者卖弄着自己的美食经验。

  说话间就来到了湖南路,由于是周末,虽然已经将近11点,湖南路上还是热闹非凡。“我们队的人都不喜欢太辣的,还一定要找一家比较正宗的。而且我们队要查房的,我们也只有买回去吃了。”安琦一边在寻找店面,一边在“陈述”着要求。

  最终,安琦选定了一家叫做“朱太”的龙虾店。在等待龙虾做好的过程中,记者提出为安琦拍张照片,看起来心情不错的安琦欣然答应。灯影迷离的湖南路,使安琦俊朗的面容看起来如此得不真实。但路上还是球迷认出了他,“那不是安琦吗,真的是他艾。”

  看见还有球迷认出自己,安琦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8月14日3点到4点

  嘉年华找小姐陪酒

  虽然对本报记者表示,队里晚上要查房,所以龙虾只能带回宾馆吃。但是到了8月14日凌晨,安琦还是和体能教练孙日鹏私自外出,去家年华夜总会喝酒。一种未经考证的消息表明,安琦在包间内就和后来报警的张姓女子发生了性关系。

  8月14日4点到4点50

  酒店房间内图谋不轨

  8月14日凌晨5点,安琦已经喝得醉醺醺,和孙日鹏带着两名小姐回到下榻的国瑞大酒店。随后在602房间内,安琦企图和张性女子再次发生性关系。有知情人士透露,小姐开价1500元,但安琦坚持最多给800元,双方由此产生分歧。随后,张姓小姐以洗澡为借口去卫生间打电话报警。

  8月14日5点

  警察带走安琦

  在接到张姓小姐的报警电话后,鼓楼派出所派人赶到国瑞宾馆,在602房间带走了安琦和张姓小姐。据悉,当警察冲进房间的时候,安琦浑身上下一丝不挂。

  8月14日5点15到17点

  接受警方讯问

  被警方传讯的还有张姓女子的同伴,昨天和安琦一起喝酒的另一名女子。8月14日中午的时候,安琦曾给俱乐部打去电话请假,表示自己有私事,不和球队一起回大连。

  8月14日8点20

  在南京禄口机场办理登机手续,准备搭乘9点20的班机回大连。据目击者介绍,安琦看起来非常疲惫,不断打哈欠。

  8月14日23点20

  大连机场否认强奸传闻

  特约记者卫东报道  走出机场,安琦多少有些疲态,但他的精神并没有想像中那样沮丧。见到记者,安琦并没有什么抵触的情绪。“都解释清楚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事了。要是真像网上所说的那样,警方也不会让我回来。不是吗?”安琦解释说。对于这件事的发生,安琦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在南京的朋友请我吃饭,当时喝了不少酒,后来在一家夜总会又喝了不少,当时的确找了几个女孩来陪酒,后来我有些喝多了,是朋友送我回酒店的。回来后我就睡着了,直到警方敲门我才醒,我也不知道那个女的是怎么进来的,可能是朋友把我和她一起送回来的吧。”说完话,安琦摇摇头。

  安琦说:“警方调查清楚才好,这也是对每个人负责。”对于报警的小姐以及她的同伴,安琦说:“我根本不认识这两个人,我都不知道她们姓什么,更记不清她们长得什么样子。”对于这两名小姐是否存在敲诈的可能,安琦说:“我不知道,但不排除吧。”

  仔细想一想,安琦甚至有些窝火。他说:“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谁身上都很上火。唉!吃一塑长一智吧。”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安琦说:“比赛结束后,我见到好久没见的朋友很高兴,有些贪杯。最后的事情虽然调查清楚了,但对我来说还是教训深刻。以后我会更严格地要求自己,这件事对我是一个警醒吧。”

奉剑 本文来源:扬子体育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跟异性聊天法则,千万别说:看看照片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体育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