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神仙般的日子-韩文海魏意民海边的惬意生活

2005-06-29 11:20:19 来源: 足球报
0
分享到:
T + -

  (序语)6月26日这天,韩文海起了个大早,六点刚过他就已经在窗边看天色了。退役之后,大海一直过着“神仙般的日子”,不必再保留当运动员时的习惯,他晚上一般睡得比较晚,第二天也都会睡到将近中午才起床,六点就起床完全是因为和记者的约定,在躲过了几个雨天之后,这一天,他要带记者出海,去长兴岛,看他的海参场。

  长兴岛位于渤海湾东岸的复州湾,瓦房店市西侧,大连去长兴岛的路途非常遥远,路面相当难行,所以这片海岛还相当神秘。“困难是困难点,但还是带你去吧,毕竟你都跟我约了五个月了。”在确定了是个晴天之后,韩文海九点钟在电话里和记者说。的确,从1月28日韩文海宣布退役的生日宴上听见长兴岛的名字到今天,记者已经为这个神秘的海岛和那个岛上的海参等了将近五个月,五个月来,中国第一批职业球员退役后的生活状态一直吸引着记者。

  长兴岛就是长生岛

  "我们这批球员是中国的第一批职业球员,职业化十年了,我们退出足球的历史舞台了,但这不表示我们离开足球了就没有自己的生活。我和小六子说了,我们踢球的时候是好样的,退役下海也要干出个样来。"

  九点十分,记者和韩文海的至交好友、原效力于长春亚泰的刘承军一起抵达长春万达花园,这是韩文海在大连市区的住处,长兴岛之旅将从这里开始。见面简单寒暄之后,大海领着记者下楼启动车子,“你的房子不错啊!”记者说。“是吧!这还是当年王健林给我们分的福利房呢,大黑(张恩华)、徐晖他们都在这里住,有我不少以前的队友呢。”韩文海听见记者的称赞很有些感叹,足球带给他很多东西,但现在他已经不再依赖足球生存了。

  韩文海的坐驾是一辆凌志越野车,宽大的坐椅和靠背都非常舒服,底盘也相当高,看起来减震性能应该不错。韩文海告诉记者:“想养海参场,必须要买一辆越野车,我和小六子(魏意民)、张哥(张万宁)每人一辆,我这辆凌志越野连手续全下来,一共花了70万呢,不是为了耍酷啊,一会儿你就知道越野车的重要性了。”在大家的笑声中,一行人终于启程。

  以前只听说海参养殖区位于瓦房店市长兴岛的一个小渔村,但没想到会这么远,出市区用了二十多分钟,在高速公路上又跑了一个多小时。好在一路上韩文海一直在和记者聊天。“我们这批球员是中国的第一批职业球员,职业化十年了,我们退出足球的历史舞台了,但这不表示我们离开足球了就没有自己的生活。我和小六子说了,我们踢球的时候是好样的,退役下海也要干出个样来。”第一批职业化球员做生意的很多,当教练的也大有人在,但从事养殖业的却非常稀少,为什么会选择这个风里来雨里去的行业呢?“你还没听说过长兴岛的典故吧?就是因为这里盛产顶级海参,而这又是大补之物,以前都叫这里‘长生岛’呢,这里岛上的渔民的平均寿命也要长一些,我回大连之后就是冲着这个才放手投资干的。”

  车子下了高速之后,又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柏油马路,就到了真正的乡村公路,大部分都是土路,崎岖不平,如果不是坐着凌志越野,真不知要颠簸成什么样子。刘承军看着记者难受的样子笑着说:“这才哪到哪儿啊,真难走的地方还没有到呢。”近一个小时的乡村小路之后,就看到了一座跨海大桥,而过了这座桥,也就到了长兴岛境内了。就在这个岛上,车子还是直行了将近半个小时。韩文海给记者介绍:“这长兴岛看着不起眼,可是仅次于台湾、海南、崇明、舟山的中国第五大岛呢,这里也是一个很好的旅游区啊。”谈话间车子终于拐进了海域范围。“这里就是养殖区了,你自己来是肯定进不去的,里面洒的可都是钱啊,每个海参长得不太大的时候都能值几十块钱。”

  养殖区域的路面都是沙石路,而且不少都是大块的,走上去都非常硌脚,更别说是开车进来了,凌志越野在这个时候真正派上了用场,七扭八歪,一路晃了进去。记者后来从张万宁那里了解到,这些路都是他采山石自己填海铺成的,包下这片一万亩的海域没花多少钱,填海铺路倒是花了一千七百多万,工程相当巨大。

  在颠簸的路面上,记者才算真正领略了海参场的风光,一眼望去,全都被圈成大小不等的方形小海域,更准确一些说,就是几十个方形湖面,只不过里面是海水而已。大约十一点半左右,车子终于停在一个蓝色的小房子旁边,这个也就是看守海参的房子了,里面有两个在瓦房店市里招来的看参人,一天24小时在这里不停地看护。

  "长兴岛主"忆往昔峥嵘岁月

  "有好几个球员都做上了这个生意,姜峰也这在这里弄了一块地,比我的要小些,过几天他从新加坡联赛回来之后,也会到这里看看的。另外就是吴俊也有一个参场。"

  在看海参的小房子前,记者第一眼就看到了在一个硕大的土炕边上等候的魏意民。这种北方的大土炕目前在城市里面已经很少看到了,在乡村里面也已经不太多,记者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而魏意民则迎上来和记者打招呼,“怎么样,一路上颠簸的厉害吧,听说你要到这里,我一大早就赶过来了。一会请你吃海鲜啊,我们好好聊聊。”

  已经到了中午,魏意民拉着记者进了看参所,“先吃午饭,下午带你出海看参。”屋里的桌子上满满的都是一盘一盘的海物,虾爬子、大虾、海螺等等,看着就是那么有食欲。而张万宁(最初开发这片海域的人)已经早早守候在那里。见到记者过来,张万宁热情地打着招呼:“快过来喝杯酒,这桌上的海鲜可都是在这里现捞上来的,绝对新鲜。”接着又遗憾地说,“现在赶巧不是收海参的季节,要不然你倒是可以尝一尝海参大宴了。”

  坐下之后,记者仔细看了一下这房子的布置,窗外就是一片蔚蓝的大海,推开窗户,海风习习,清新凉爽,而这里的天和海,显然都比大连市里的更蓝,难怪在这里生活的人都长寿呢。

  张万宁在这里面年龄最大,大家都亲切地叫他张哥,而“长兴岛主”就是大家开玩笑时给他的绰号了。未等记者问起,张万宁已经开始说起这片海参场的起源:“弄这片参场也挺不容易的,我同这里的村长谈了几次,最后好不容易才批了一万亩海域,那时这里就是白茫茫的一片海面啊,但我看中了这里的地理优势。海参这东西对温度要求挺高的,热了不行,冷了也不行,长兴岛位于北纬39度到40度之间,是最适宜海参生长的,在亚洲也只有这里和日本海的一些海域最适合养海参,长兴岛的海参在国际上也是非常有名的。我当时包下了这片海域之后,就花费了巨大的人力和物力填海圈地,几年之后终于小有所成了。”一个如此有开拓精神和商业眼光的人,是怎么和韩文海们认识的呢?张万宁笑了:“我是球迷啊!以前就和大海、小六子他们挺熟。小六子一退役,就和我商量要养海参的事情,到现在他已经步入正轨了,有两块地了,一些配套设备也上来了,今年就可以收海参卖钱了。大海那个稍晚点,去年才投入,但现在的发展势头也不错。”

  “多亏了有这个领路人啊,你们才另辟蹊径走上了这条路。”记者感叹。“不止我们”,魏意民说,自从他率先“下海”之后,已经有好几个球员都做上了这个生意,“姜峰也这在这里弄了一块地,比我的要小些,现在主要由他媳妇负责看着,过几天他从新加坡联赛回来之后,也会到这里看看的。另外就是吴俊也有一个参场,但那是在旅顺,和我们这面的原理差不太多,但那里的水质没有长兴岛好。”

  微醺的韩文海一边扒着虾爬子,一边很有感触:“其实我们球员也很不容易啊。这么多年就是踢球,也没什么文化,退役之后也没接触过什么社会,你说能干点什么呢?这养海参只要投点钱,一个月左右来看一回就行了,而且回报也不错。也多亏张哥给我们找了一个好出路啊!”看到魏意民在旁边频频点头,记者相信,这不是韩文海一个人的感触,球员退役和下岗后的生存问题确实是一个耐人寻味的话题,在这个问题上,已经超越了一般球员开饭店、做小生意生存途径的韩文海和魏意民有很多经验,当然创业的过程也有很多艰辛。

  魏意民的“养参经”

  "一旦出现技术失误,一死就是一片,前几天附近的一片海域就由于水质的问题死了不少参,我们这里因为有闸门直接连向外面的大海,水质时刻保持新鲜才保证了没有问题。"

  午饭后,韩文海独自一人到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的自己的参场去了,而记者就在魏意民和刘承军陪同下到外面看海参。魏意民边走边讲解,但充满好奇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探索一下这个海域的记者已经按捺不住,到处找船。

  “不用出海就能看到,海参平时一般是不动的,贴在参场里面石头上,或者夹在石头缝里。”看到记者好奇得像个孩子,魏意民说。果然,在近岸的地方,记者发现了一个大个的海参,“这么大个儿?”记者兴奋得大喊大叫,赶紧掏出相机拍了下来。这个海参遍体呈黑灰色,从外面看有一种鲜亮的感觉,上面有许许多多的肉刺,从外面看去,还有些半透明的感觉。魏意民介绍说:“这个海参就属于优质海参了,劣质海参参体发红,肉刺倒着,而且颜色也发暗的。”正说着话的时候,刘承军走了过来,将这个海参捞了出来,“哟,能有三四两呢,卖个五六十块没问题,一摸也很有弹性啊,好参,好参。”说完之后,用手托起海参,脸上也露出了灿烂的微笑:“给我拍一个,效果肯定不错。”

  在岸边,记者还看到了一条小船,魏意民走到那条小船上,向记者介绍说:“这就是捕参船了。海参养起来说简单也简单,说麻烦也麻烦。说简单就是只要资金到位,配套设施都跟上了,再有专业人员看护,一般就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了。而说麻烦呢,就是一旦出现技术失误,一死就是一片,前几天附近的一片海域就由于水质的问题死了不少参,我们这里因为有闸门直接连向外面的大海,水质时刻保持新鲜才保证了没有问题。而除此之外,收海参的过程相当麻烦。海参场实际上就是圈起来的近海海域,里面有的都有五六米深,而越深的参场越贵,因为可利用空间也增大了,但在打捞时也就出现了麻烦。捞海参不像捞鱼,直接撒网就可以了,它们有可能出现在任何一个海域的石缝里,而且非常分散,打捞起来相当麻烦,我们一般都要找专业的潜水员,坐上捕参船之后,在相应的位置带着氧气瓶后潜入水底,一个一个地捕捞上来,这个过程也是非常困难的,不仅要组织起相当多的人力,而且要耗去大量的时间。”

  看过海参过后,魏意民邀请记者到他的另一处参场去观看一下。尽管两处都是他的产业,但距离也并不是很近。记者坐上了他的车,这是一辆丰田陆地巡游舰,也是一款非常有名的越野车型。魏意民笑着说:“张哥的车也是丰田陆地巡游舰,没办法,经常到这面来,越野车是少不了的,普通车子即使开过来,几次也就得把车颠废了。”

  十多分钟过后,记者来到了魏意民的第二个参场,放眼望去,也有一百多亩了,在这里面算是比较大的。对于参场,记者一路过来的时候已经看到不少,也已经不觉新鲜了,令记者感到好奇的倒是那附近的一些类似于工作车间的房子,而且在其中两个地方还正在施工,也是非常热烈的场面。

  魏意民先带记者来到了一个长长的灰色房间中,并且介绍说:“这就是育苗室了。”记者大学时代曾经在工厂的车间实习过,感觉这里面就和车间差不太多。魏意民告诉记者:“在育苗室里面主要是投一些幼苗。海参的成活率是决定收益的重要数据之一,但越是幼苗,对水质的要求越高,比如说温度了,水的活性及新鲜度啊等等,都在非常大的程度上影响着海参的成活率。这个育苗室里面被分成一个一个的小池子,里面有管道和外面的活水相连,还有一些阀门控制,由于池子比较小并且是封闭的,设备也好安装,在控制温度方面也就比较好操作了。

  之后魏意民又领着记者来到外面的一个正在施工的石头房旁边:“这就是正在建设的净水室了,里面有管道直接连到大海,中间有闸门控制,可以保证这里面的水始终是新鲜的。尽管长兴岛这一带的海域在中国已经算是相当不错的了,但依旧无法避免有一定程度的污染,然而养海参对于水质的要求相当高,有时一点污染往往就是致命的,也会影响到海参苗的成活率,建净水池的目的就是将海水引进来之后,再加以过滤,净水池底下有管道直接连向育苗室,这样也就能保证海参幼苗接触的海水都是最纯净,而且温度又适应的了。”记者在净水室旁边还有一个开山石的大铲车,以及不少袋水泥,看来就是开采山石,以供施工用的了。

  记者惊叹于球员出身的魏意民竟然有这么高深的养海参理论,魏意民笑着告诉记者:“也没什么,都是和养海参的专业人员请教的,在整个施工过程中他们也一直是技术指导,要干吗,就得干出点样子来,就像踢球一样,打前锋就得进球,要不还有什么意思啊?像这些设施总投资也就是五十万元左右,但收益可就不一样了。”

  在韩文海、魏意民以及姜峰几名球员在长兴岛的参场中,以魏意民的投资最大,面积最多,而配套设施也最为齐全,平时最不爱讲话的小六子无疑也是几个人中最有心计的一个,“要做就要做大”,没准几年之后,“魏董”在大连的海参养殖业上也会成为非常有名的人物。

  没经历风吹雨打

  "我们这里现在的主业是养参,但以后肯定不会总是这样,因为这有点太浪费了。包一片海域要不少钱,我计划在以后除了养海参之外,还会养点螃蟹、虾之类的东西,虽然收益没有海参高,但成长期短一些,与养海参也没什么冲突。"

  在育苗室的外面,记者意外地看到了魏意民的爱人和孩子。魏意民告诉记者:“长兴岛的风景好啊,我感觉应该是大连境内水质最好的地方了,正好我的媳妇、孩子也没什么事,我就把他们都领过来了,就当是半度假了,我们晚上也不回去了,育苗室的旁边也盖了几间住房,没什么事的话也许还可以多待几天呢,正好也可以照看一下参场,算是两不误吧。”说完魏意民也幸福地笑了笑,他的脸上一点没有风吹雨打的痕迹,时代不同了,如今的养参人已经不用自己去风里浪里颠簸,对他们来说,真正的考验是在投入后学习养参的科技知识上,显然魏意民已经过了这个关。

  魏意民的儿子魏勃轩今年只有6岁,胖胖的小脸蛋,鼓鼓着嘴,眉毛和眼睛与魏意民如出一辙。开始的时候,小家伙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把锹,学着旁边建筑工人那样挖沙子,之后又能和爸爸一起拿起一把锯,在那里锯木头,嘴里还大叫着:“我也会施工了。”旁边是魏意民的爱人,嘴上掩不住笑容,一家人是其乐融融的场面。

  在房子的旁边,记者还看到一个黄色的游艇,非常漂亮。“岛主”张万宁笑着告诉记者:“这个是我花了三十万买的,用他来捕参有点浪费了,但在夏天的时候就可以坐着它到海上兜风了。养海参是个很闷的差事,这就可以调节一下业余生活了,夏天的时候你过来玩啊。”

  这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魏意民说:“你一会看看撒网捕鱼吧,也挺有意思的。我们这里现在的主业是养参,但以后肯定不会总是这样,因为这有点太浪费了。包一片海域要不少钱,我计划在以后除了养海参之外,还会养点螃蟹、虾之类的东西,虽然收益没有海参高,但成长期短一些,与养海参也没什么冲突。至于一些鱼吗,直接到附近的海里撒网捞一下就可以了,一会他们就去,你可以去看一看。于是记者跟着几个工作人员到了他们的船上,大网一共撒了一百多米,一个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片海域鱼多着呢,不少地方都能看到鱼跳出来,大部分是棱鱼,也有一些黑鱼什么的,明天早上就会有不少鱼触网,到时候来捞就可以了。”

  足球还是永远的梦想

  "有钱是挺好,也够花了,关键在精神上也得有点追求啊。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离不开足球,机会合适的时候出去当个教练什么的,毕竟这些年来足球给我的烙印太深了。"

  快到五点的时候,韩文海也从他的参场那面回来了,此时已近黄昏,海上被红霞铺满了,海天一色非常壮观。

  晚餐就是育苗室外面的空地上吃的,魏意民开诊所的哥哥也来到这里。满满的一大桌子,还是以海鲜为主,最吸引人的还是一条大鱼,这也是刚刚从海里面捞出来的,加上些豆腐一炖,味道鲜美,记者也参与了打鱼的过程,所以吃起来格外香。忙了一天的魏意民和韩文海脸膛红红的,像两个刚刚从海上归来的水手,举起了酒杯。他们的脸上没有沧桑,只有满足,那种满足感是在过去的赛场上也从来没有看到过的。

  “养参低收入和踢球的收入相比,哪个更可观?”记者问,韩文海和魏意民都笑而不答,倒是岛主张万宁给了记者一个答案:“这面冷水区的海参,也就是顶级的辽参,是非常有名的,而南方的一些海域由于温度太高,生出来的海参叫海茄子,不仅营养价值不行,价格也比我们这正宗的辽参差不少,长兴岛的海参历来是不愁卖的,往往是还没到捕参的时候,就已经先都电话预订好了。这几年海参的价格也一直在暴涨,在冬天的时候,最好的海参甚至能卖到五六百块一斤。他们几个人的参场中,小六子的最大,两处有二百多亩了,大海那个也有一百亩,姜峰和魏意民哥哥那个小些,也有三四十亩,一百亩参场前期投入要一百万左右,一般来说还要撒一百万左右的参苗,平均一块钱一个,也就是说总投入要二百万左右,但两年左右成长期结束之后,平均每个参的价格要在十元左右,即使除去成活率的问题,收益也在五六成左右了,应该算是不错的生意了。我那面还有一些没开发的海域,但也已经不太多了。”

  记者正想仔细算算收入,却被韩文海举起的酒杯打断,“海参赚钱是不少,但怎么也比不上足球啊!”酒一下肚,韩文海不由自主就谈起了足球:“刚退役那会就感觉到比较失落,我们这些球员从小踢球,也没太多文化,就业也的确是个问题。我开始的时候就去大连党校充电,学一下企业管理,本科文凭也快拿到手了,现在有了这个机会,就开个参场,让自己的生活有了保证和动力,这个时候就总会想到。前一段时间我的铁哥们儿马林去重庆力帆执教的时候,就叫我去当守门员教练,我当时飞机票都买好了,最后还是放弃了,不是别的原因,主要是想再沉淀一下,多充充电,学习一些理论上的知识,那时再出山的时候自己底气也会很足的。踢了快三十年球啊,我想我以后也不会离开足球的。”魏意民也有着同样的感慨:“先把海参场这面的事情稳定了吧,以后我也有可能和大海一起出去执教的。”

  “现在的生活不能满足你们吗?”记者很好奇,毕竟足球整体环境不好,当教练也赚不了多少钱。韩文海摇着头不同意记者的看法:“还是有点失落,有钱是挺好,也够花了,关键在精神上也得有点追求啊。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离不开足球,机会合适的时候出去当个教练什么的,毕竟这些年来足球给我的烙印太深了。下个月中国足协就将在旅顺开个B级教练培训班,到时候我和小六子都会过去学习一下。”魏意民接过话头开起了玩笑:“迟尚斌不是已经下课了吗?你去深圳当主教练吧。”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在众人的笑声中,一天的寻访终于结束,离开长兴岛的时候,窗外已经是星光点点,海上,月亮已经升起来了。

奉剑 本文来源:足球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任志强解读城市抢人大战背后盘算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体育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