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林忆与中国足球30年:错过5.19 经历黑色3分钟

2005-05-19 03:42:23 来源: 华商网(西安)
0
分享到:
T + -


  编者按 马林是谁?这个问题对于大部分力帆球迷来说,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列出许多种答案:力帆新任主帅、辽宁十连冠主力球员、曾经的亚洲第一中锋……这些都是在不同时期围绕在这个辽宁铁汉头上的光环。然而您了解光环背后的马林吗?您知道马林与中国足球的这三十年是怎样一路走来的吗?这个晚上,本报记者与这位曾经的“亚洲第一中锋”坐到了一起,没有太多的寒暄,我们的话题直接从马林触摸足球的那一刻说起。

  辽宁球员马林--永不放弃,成就个人大满贯

  1995年,马林在当时的大连万达队结束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图为马林在1995赛季甲A联赛大连万达对北京国安的一场比赛中,坐在替补席上

  “说实话,我的先天条件并不好,不管是耐力还是速度,同龄人中很多都比我优秀。但可能在某些方面我比他们做得出色,那就是吃苦。”

  《重庆时报》:截至2004年,你与中国足球正好走过了30年的时光。当初是什么原因让你选择了足球这条道路?

  马林:机缘巧合。我是大连人,但却出生在黑龙江的齐齐哈尔,随后又随父母在合肥待了一段时间,直到5岁的时候才回到大连。由于父母都是工人,平时也没什么时间管我,而且我家又离大连体育场很近,因此经常和一帮同龄人去体育场附近看球,慢慢地对足球产生了兴趣。随后入选了学校组织的足球队,之后又被教练选入大连体校,从此与足球结下了不解之缘。

  《重庆时报》:幸亏有了这种巧合,否则中国足球将失去一个优秀的中锋。

  马林:说实话,我的先天条件并不好,不管是耐力还是速度,同龄人中很多都比我优秀。但可能在某些方面我比他们做得出色,那就是吃苦。因为我知道在先天方面我无法赶超其他人,但我可以让自己通过努力成为一名很全面的球员,我可以在技术、意识和射门机会的把握上,努力超过对手。

  《重庆时报》:尽管你一直很努力,但似乎你成长的道路并不平坦?

  马林:应该说充满了磨难。我的锁骨断过,两腿内侧韧带也曾经撕裂过,还有其他一些运动员最害怕的伤病我也都尝试过。尤其是1980年那次的韧带撕裂,让我在泰国参加亚洲中学生比赛时表现完全失常,不仅使得教练对我有了很深的看法,自己也觉得自己很不争气,经常在心里自责,那种感受的确让人难受,我几乎一度想到过放弃。

  《重庆时报》:可你还是坚持了下来。

  马林:那次的坚持确实对我今后很重要。为了能够入选随后组建的国青队,我带着伤病参加了足协组织的三期集训,韧带有伤,我就用胶布把腿紧紧地包起来,到后来,我的双腿连一根毛都没有了,全部在每天训练后拆胶布时给扯了下来。这次的经历除了让我加深对足球的追求外,也告诉了我一个道理:世界上没有任何人会可怜你,要想成功,就只有付出得比别人更多。

  《重庆时报》:你在俱乐部踢球时印象最深的比赛是哪一场?

  马林:我在俱乐部印象最深的一场比赛是1989年亚冠杯的夺冠,这也是中国俱乐部唯一一次夺取亚洲冠军奖杯。

  我很清楚地记得,那次与我们争夺最后冠军的是日本尼桑队(现在的横滨水手队)。首回合比赛我们客场2比1战胜了对手,回到主场五里河体育场时,五里河出现了空前的爆满。由于伤病原因,我在下半场才登场比赛,当时的比分是0比0,但就在我上场后不久,我的一次助攻帮助徐辉打破了僵局,也凭借这个进球,辽宁队举起了亚洲冠军杯的冠军奖杯。

  《重庆时报》:作为球员,你经历了辽宁队十连冠的辉煌,也随队夺得了1984年的首届中国足协杯冠军。在夺得亚俱杯后,你的运动生涯就差一座全运会冠军奖杯,就可以实现在俱乐部的大满贯了。

  马林:这也算是我在辽宁队的最后一个心愿吧!幸好在我31岁的时候,我的这个心愿最终还是得以实现。

  说实话,其实当时的辽宁队年龄已经普遍偏大了,当然在心态上也真正成熟了。1993年的全运会,在很多队员的咬牙坚持下,我们最终在东道主北京队的家门口将冠军收归囊中,实现了我在俱乐部的最后一项赛事的夺冠。从这个时刻起,我也觉得自己的运动生涯已经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我觉得自己在辽宁队已经没有留下什么遗憾了。

  《重庆时报》:有个问题大家可能很关心,现在大牌球员的年收入动辄上百万,而且一场比赛的赢球奖金也是上万,你当时的工资情况如何?

  马林:(笑)那个时代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年薪。我1982年进入辽宁一队时,每月的工资是37.5元,随后的那些年里,我们每拿一次冠军工资便上涨10元,当涨到160元时就再也涨不上去了。至于比赛奖金,我唯一有印象的就是首届足协杯夺冠,我们每个主力队员发了600块钱,这已经是很大一笔收入了。

  中国国脚马林--错过5·19,经历“黑色三分钟”

  1988年,中国国家队完成了中国足球第一次冲出亚洲的创举, 而当时马林(前排右二)也是国家队的主力前锋

  “那场比赛,我在上半场打进了中国队唯一的进球,这个球也帮助中国队领先了将近90分钟。可就在最后的3分钟,卡塔尔队连进两球,中国队员几年的努力也在几分钟被彻底葬送。”

  《重庆时报》:谈谈你与国家队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马林:我第一次入选国家队是在1984年,但当时我只是国家队的超级替补。那一年国家队参加在新加坡举行的亚洲杯,总共去了19名队员,我虽然在大名单中,但教练组却没给我报名,我是坐在看台上度过了那届亚洲杯。

  也就在那届比赛之后,我回到国内便向国家训练局递交了报告,表示自己的能力还无法达到国家队的要求,希望退出国家队回到国家二队去继续训练。当时任训练局副局长的年维泗看了我的报告后,对我主动退出国家队的举动很赞赏,认为我有正视失败的勇气,随后便批准了我的请求,我与国家队的第一次接触也以这种很独特的方式结束。

  《重庆时报》:也正是你的这个决定,让你错过了1985年世界杯外围赛的“5·19事件”。

  马林:(笑)阴差阳错!其实在我退出国家队后,依然有机会参加那年5月19日与香港队的那场比赛。年初我在合肥参加邀请赛时,国家队曾向我发出了调令,让我随国家队参加世界杯外围赛的集训,但当时我对国家队存在着严重的心理阴影,认为如果国家队不是把我当成正式上场人选,我就宁愿不去,因此就拒绝了国家队的调令,也因此错过了“5·19”那场灾难。

  《重庆时报》:那什么时候你才真正坐上国家队主力的位置?

  马林:1985年的9月。国家队冲击世界杯失败后进行了重组,年维泗重新出山担任国家队主教练,我也被正式选调入国家队,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便一直占据着主力前锋的位置。

  遗憾的是,在我坐上主力位置后,国家队第一次大型比赛我们并未取得成功,在1986年亚运会上,虽然我个人进入射手榜前三甲,但中国队在四分之一决赛点球决胜中被科威特淘汰。而最让我遗憾的是,那场比赛下半场我原本有一次进球的好机会,但由于我没有选择立即射门,最终贻误战机,被对方回防的中卫将球破坏。那次机会的浪费也让我在此后明白了一个道理:什么错误都比犹豫强。如果那次我选择射门了,即使没进,我也不会留下这么多的后悔。

  《重庆时报》:但从总体而言,你们那届国家队应该说是成功的,因为你们在1988年第一次、也是中国足球的唯一一次打进了奥运会决赛圈。那次的冲击过程留给你最值得回忆的东西是什么呢?

  马林:那次的冲击成功是我们这代足球队员最大的骄傲。如果说有什么值得回忆的话,那就是与日本队争夺最后出线名额的那场比赛。

  由于1988年奥运会在汉城举行,韩国队作为东道主直接晋级决赛圈,东亚赛区唯一的名额,从真正意义上讲,实际上就是中国队与日本队的争夺。然而在双方首回合较量中,中国队在广州0∶1输给了日本队,而预选赛的最后一场比赛又是我们客场挑战日本队,我们只剩下取胜这最后一条路。我还清楚地记得,比赛那天是1987年的10月26日,中国队最终2∶0战胜了主队。

  现在回想起来,除了赛前我们对日本队的防线、特点和心态做了详细了解外,那场比赛其实是日本队自己打败了自己,保平即可出线让他们在比赛中缩手缩脚,当我们在赛前训练中看到场上日本队员脸部的僵硬表情后,就知道自己已经获得了比赛的胜利。1992年我被辽宁队租借到日本NKK队效力时,当时球队助理教练松浦也是那场比赛日本队主力队员,他后来在跟我聊天时也谈到过那场比赛,说日本队自己背负的压力葬送了那次进军奥运会的机会。

  《重庆时报》:可能你不愿意再提起往事,但说起你的国家队生涯,可能永远无法避开那“黑色三分钟”。

  马林:当然,那场比赛也是我自认为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场球。因为那场比赛如果赢了,我们就进军意大利之夏了。

  那场比赛,我在上半场打进了中国队唯一的进球,这个球也帮助中国队领先了将近90分钟。可就在最后的3分钟,卡塔尔队连进两球,中国队员几年的努力也在几分钟被彻底葬送。比赛结束后,我产生了退出国家队的念头,如果不是国家队希望我参加1990年在北京举办的亚运会,我当时肯定会选择在国家队退役。因为我是一个对胜利看得很淡、对失败看得很重的人。

  《重庆时报》:我还想问一下,打进卡塔尔的那个进球是不是你一生中印象最深的一个?

  马林:在我的足球生涯中,没有哪个球给我留下过很深的印象。作为中锋,我的责任就是进球,我只是完成了球队进攻体系的最后一道工序,我也从来不把自己的进球数当做值得回味和炫耀的东西。

  《重庆时报》:可不管怎样,你还是1987年和1989年国家队的最佳射手,而且得到了“亚洲第一中锋”的称号。

  马林:我觉得那是大家对我的一种激励,我从来没认为自己是什么“亚洲最好的中锋”。

  知名少帅马林--从解说员到征服足坛

  “中国青少年球员的基本功都很扎实,但一旦成年后,整体明显不足,个人位置感也不明确。这也是中国足球为什么总能在国际青年比赛取得好成绩,而国家队却难以跨出亚洲的原因所在。”

  2003年6月10日,马林成为了辽宁队的代理主教练后,所执教的第一场比赛是对阵长春亚泰,图为马林在比赛中指挥若定

  《重庆时报》:很多著名球员在退役后,很快走上了教练的道路,而你的经历似乎不尽相同。

  马林:1995年在大连万达退役后,我第二年便担任了甲B球队大连顺发的领队和助理教练。1996年底,我离开教练岗位去大连外国语学院学习法语,因为万达队想派两名年轻教练去法国深造,让我做好去法国的准备。没想到的是,1998年万达集团退出中国足坛,我的法国之行也宣告破产。

  1999年,我去了ESPN体育台,给他们当了一年的足球解说员。直到2000年10月,我才重新杀回足坛,开始担任辽宁队助理教练。

  《重庆时报》:现在很多人认识教练角色中的马林,也差不多是从辽宁队开始的。

  马林:回到辽宁队后,我干了近三年的助教。2003年,辽宁队聘请的保加利亚外教佩内夫因战绩不佳下课后,俱乐部决定让我顶上去,我这才开始真正走上执教的最前台。而在我上任后,辽宁队迅速取得了5轮不败的成绩,当年联赛辽宁队也获得了联赛第六名,这让我的角色和职务的转变显得很顺利。2004年,辽宁队夺得了联赛第四,很多人也逐渐对教练马林有了一定的认识。

  《重庆时报》:走上新的角色,自己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马林:以前我总感觉自己的球员时代还算不错,但后来才认识到这只是足球人生的第一阶段。当球员时总感觉自己挺委屈的,很多时候自己想去帮助人,但却总得不到理解,也因此会对一些人在心里产生责怪。但拿起教鞭后,才知道教练其实也有很多需要考虑的因素,尤其是在选择出场阵容时,几十号人的队伍,上场的永远只有11人,其他的队员,难免一部分会对你产生敌视情绪。

  不过接触足球这30年,我发现有一点在当球员和教练时都是相同的,那就是永不放弃!

  《重庆时报》:总的来说,在现在的中国足坛,很多人都认可了当球员和当教练的马林,但很多圈内人都清楚,你的成功除了自己的努力,还与一个人的帮助分不开。

  马林:应该是恩师王洪礼。首先,是他把我从大连体校选拔到辽宁省队;在我几乎与职业足球说再见时,又是他在2000年把我从ESPN召回辽宁队担任助理教练,他对我的栽培可以说是“扶上马再送一程”。

  尤其是在2002年,当时英足总和中国足协进行交流,准备派遣部分教练去英国深造,而王洪礼恩师又把这个名额让给了我,让我在英超学习到了不少的先进的执教理念,可以这么说,那次的深造让我对足球和执教的理解都有了一个飞跃。在英国观看了人家的训练和比赛后,许多一直在我心中隐藏的对中国足球的疑惑和茫然,也迅速迎刃而解。

  《重庆时报》:你所指的疑惑是什么?

  马林:我们很多队员虽然在亚洲名声大噪,但内心却总感觉有劲使不出,这种感觉困扰了我们那个时代的很多人。去了英国之后,我才发现问题的所在:中国青少年球员的基本功都很扎实,但一旦成年后,整体明显不足,个人位置感也不明确。这也是中国足球为什么总能在国际青年比赛取得好成绩,而国家队却难以跨出亚洲的原因所在。

  力帆主帅马林--感谢尹明善,用胜利回报球迷

  “力帆今年的具体名次我无法预测。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力帆队一定会在今年的联赛中用酣畅淋漓的进攻、固若金汤的防守来吸引球迷的眼球,用胜利来回报球迷的支持。”

  《重庆时报》:你现在已经是重庆力帆队的主帅了,而且力帆俱乐部也对你给予了绝对的信任。

  马林:经历了去年的风雨,我会更加珍惜这份信任。能够来到力帆,我最感谢的是董事长尹明善,他不仅对我的为人充分信任,也对我的能力给予了肯定,我会用自己的努力回报这种信任和肯定。

  《重庆时报》:能够谈谈你眼中的尹明善和力帆俱乐部吗?

  马林:我和董事长(尹明善)的接触并不多。但从几次见面中,我能很深刻地感受到他的正直与和善,在我来到力帆后,他不仅为我创造了一个很好的氛围,同时也最大限度地保证了教练组的权利。而且,他提出“打造中国足球百年老店”的设想,打动了我们新教练组的每一个人,他非常注重青少年足球的培养,我想这正是中国足球目前最欠缺的地方。

  至于俱乐部,我认为力帆有一个非常年轻的管理层,大家在创新和开拓意识上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我对力帆的前景是非常看好的。

  《重庆时报》:有个情况可能很现实,在你上任之后,俱乐部和你有没有制定出一个具体的目标?

  马林:力帆今年的具体名次我无法预测。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力帆队一定会在今年的联赛中用酣畅淋漓的进攻、固若金汤的防守来吸引球迷的眼球,用胜利来回报球迷的支持。

  《重庆时报》:那我也代表重庆时报体育新闻部表个态,我们一定会尽自己最大努力来帮助力帆队和重庆足球取得进步!

  马林:我也代表力帆队感谢《重庆时报》一贯以来的支持。根据我的了解,重庆媒体对于力帆队一直是很宽容的,即使在球队成绩很不理想的时候,重庆的媒体依然在为球队打气、加油。

  本报记者 宁爱军

  马林简历

  1962年,出生于辽宁

  1974年,进入大连体校

  1976年,被调入辽宁省体校

  1980年,入选辽宁青年队,获得1980年青年联赛最佳射手,同年入选国青队1982年,进入辽宁一队,一直在球队效力到1994年

  1982年,入选国家希望队(国家二队)

  1984年,入选国家队,直到1990年从国家队退役

  1992年,被辽宁队租借到日本NKK队效力一年

  1995年,加盟大连万达队

  1996年,宣布挂靴,并担任大连顺发队领队、助理教练1999年,受邀担任ESPN体育台足球解说员2000年,担任辽宁队助理教练

  2003年,担任辽宁队主教练,先后夺得联赛第六名、第四名

  2005年,担任重庆力帆队主教练

健聪 本文来源:华商网 。更多精彩内容 请登录华商网(http://www.hsw.cn)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朋友圈的残酷法则:你输在没人脉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体育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